【恭苏】代价(一)

莫要执着:

作为我恶趣味开的坑,是很久以前的一个脑洞。


—————————————————————————————


春暖回温,蚊虫也未起。


隔着两层衣料作垫,也感觉不出新草的扎厉。


“星河涌动,高月皎洁,先生能不做这事吗?”百里屠苏颇不习惯赤身躺露于野地,收了收腿,感觉浑身上下都是不自在。


“不能。”


星光被遮住,欧阳少恭垂落的长发有些遮覆住百里屠苏的面颊,有一缕掉进了眼睛,百里屠苏难受得眨了眨眼,张口咬住了落于唇上的头发,以示抗议。


“少侠松口…”欧阳少恭颇为无奈地略拉扯下被百里屠苏咬住不放的头发,从旁揪了根青嫩的狗尾巴草,轻轻在百里屠苏的腰侧骚动了几下。


百里屠苏立刻痒得松口,捂腰侧蜷成一团。


“不是说好不用道具吗?”百里屠苏眼中满满都是被欺骗的受伤。


“的确未用啊。”随手抛了那根草,欧阳少恭笑得极为自在。


手从外插入百里屠苏夹紧的腿缝间,勾梳着中间软垂的茎物,趁着百里屠苏抖动着潮软时,欧阳少恭一手掰开了这只闭合的蚌。


百里屠苏身姿柔软,双腿能够十分轻易地被拉开呈一直线,或是被折弯压扣于己肩,于是下身的浅红入口便被高高抬起。


欧阳少恭忍不住又偷偷掐了根狗尾巴草,俯身将细长的茎身轻插入肉口内,百里屠苏似有察觉,抬首一看半插入身体正迎风招摇的毛绒茎草,报复还是扯头发。


一回去他就把头发剪了,欧阳少恭再次从百里屠苏手中抢回头发后深沉地想到。


利索地拔去茎草丢于欧阳少恭脑门上,百里屠苏捂着被扎痛的下身壁道入口,眸中带怒。


“很痛吗?那少恭可得陪个不是~”


百里屠苏骤然清醒过来。

评论
热度(40)
  1. 中二病患者莫要执着 转载了此文字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