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山坂|用男孩子的魅力來攻略心上人吧 05

S.B.:

【用男孩子的魅力來攻略心上人吧】




05


因為東堂的緣故,小野田並未申請學校的宿舍,而是住在一條街外的新世紀社區。


這間專門出租給學生的大樓,價格雖是比校舍稍貴了一點,但整體機動性還是比較高的,而且也是腳踏車可以來往校園的距離,到市區也不算太遠——對於早已習慣當天來回秋葉原的小野田可說是綽綽有餘,小野田的母親也一下子就答應讓她住在校外。




一直到站在標有「17-6」的門牌前,小野田仍然有些恍惚,拿著鑰匙的手一抖一抖的,心中的興奮難以克制,只能盡量克制別在臉上露出花痴的微笑。


這也難怪,因為在前往社區的路上,東堂彷彿若無其事地說出「因為真波拜託了我,所以就幫你們找了一樣地方的套房」這樣的話後,別說是讓腦袋運作了,她的靈魂在那瞬間就已離開肉體繞著地球跑三圈才回歸到身上。


東堂指著小野田隔壁房的門牌,對著真波說:「還好這裡有多出一間房間給你,之後記得好好向房東太太道謝啊。」


「哇!太好了,不用露宿街頭——謝謝東堂桑。」


「不用謝,先來幫小坂搬行李再說。」東堂可不會放過現成的搬運工。




真的要露宿街頭的話,還有我的床可以讓給真波君啊——這種話當然不可能直接說出口,小野田也只在心底想著而已,但光是想著,整個人就忍不住燥熱起來。


……太不知羞恥了。她反省地心想,然後用東堂交給她的鑰匙打開17-6房的大門——現在扶著她的人變成了東堂,所以她才能夠保持鎮定地開門。


伸手很快就摸到了電燈開關,室內的佈景被白光籠罩時,小野田瞬間瞪大眼,發出驚豔的嘆息。


雖然是坪數不高的兩房一廳,卻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客廳備有微縮廚具,普通的料理都一定可以應付,還有最重要的單獨的衛浴——以學生套房的價位卻能租到這樣的房子,小野田再一次地在心底感謝表哥的體貼。


前天就先寄到這來的行李被擺好在鞋櫃旁,小野田正想著該如何搬運這些箱子時,才發現其中有不屬於她的東西。


「這是……收件人……真波山岳?唔——真波君!?」


「嗯——真的是我的行李呢,不過,為什麼會在坂道君這邊呢?」湊上前來的真波也發現了自己的東西,「我的東西晚點再搬吧,坂道君的是這些對吧?」


「嗯、嗯。」小野田紅著臉點頭,雖然東堂也在場,但看見真波進入了自己的房間還是讓她害羞起來。


真希望……真波君可以也住在這裡啊……小野田對自己慾望滋長的速度感到力不從心,僅僅只是一天的時間,太多不曾奢望過的心願卻迅速地逐一發生,讓她不自覺地去想要得到更多。




「咳咳,真波……小坂,你們聽我說。」


東堂的表情有些為難。平時看真波,雖然是個性格飄逸到簡直是要脫離人群社會,直奔大自然就不會回頭的異類,但整個人看在眼裡還是個足以繼承山神之名的優秀後輩,然而現在一知道他是妹妹的心上人,反而不停地冒出「這種傢伙真的沒問題嗎?」之類的泡泡,怎麼看都好像都有個角度不順眼。


可他也無法真的就讓真波露宿街頭……當然沒那麼慘,但能在小野田這裡借宿一陣子,還是比較舒適的。


大概……小野田也不會拒絕。東堂不禁有種養得好好的小精靈就快要被搶走的感覺。




「什麼!——真波君要住在這裡嗎?」


雖然小野田極力地把語氣控制在純粹的驚訝,但東堂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光是那雙已經像閃過流星般刺眼的雙瞳,就出賣了這個人的真心話。


「是『暫時的』。」東堂再次加重語氣強調,「似乎是因為水管的問題結果需要重新裝潢,雖然大部份工程是結束了,但房東太太說至少還要觀察兩個禮拜……在那之前,小坂另一個房間就先暫時借給真波住吧。」




——開學的前一個禮拜,忽然接到真波一句「東堂桑,我好像忘記申請宿舍了——」的電話,東堂就明白這個天然系的後輩根本沒仔細考慮過日後的生活問題,就準備來大學報到了。於是縱使時間緊湊,他還是盡力地替真波找了住處,幸好事前替小野田找好的地方有多出房間,否則他真的會乾脆叫真波露宿街頭。


雖然他現在也真的想叫真波露宿街頭。




「反正房東太太也承諾了會打折這個月的房租,不賺白不賺。」壓下腦中反覆萌生要真波自生自滅的想法,東堂勉強給了自己一個可以讓步的理由。


雖然是東堂負責找小野田的住處,但房租還是由小野田自己負責的,聽到這樣的好處不管對誰而言都會覺得賺到吧,然而此時的小野田根本無法進行深入思考。


她忽悠忽悠地聽完東堂的話,總之只得出一個簡單的結論:「同居」。


而且是和心上人同居!小野田當下想把表哥拋起來歡呼的心都有了——當然完全做不到。




「——真的可以嗎?坂道君?」


小心翼翼地詢問著自己的真波君,幾乎是當場麻醉了小野田的心臟。咚咚咚。


露出笑臉回應已是她最大的極限。


「當然了——嗯,能幫上真波君真是太好了呢。」


她內心的小人點頭如搗蒜,幾乎都快把頭給搖下來了。


「那就這樣吧……」


在場只有東堂聽得出自己的語氣裡藏有小小的焦慮。




再三確定妹妹的居處沒有問題,東堂留了自己住處的地址給小野田後,就算心底有再多不安,最後還是驅車離開了。


總算是整理好了大半的行李,噗地把身體扔上床鋪,小野田長長地吁了口氣——用奇怪的姿勢走動,時間不長還是會累的。


雖然搬運的工作大部份都落到東堂跟真波身上,但小野田從來就不是什麼嬌弱的個性,冰敷過的腳感覺也好了許多,便主動搬了些較輕的物品——尤其是那裝有滿滿野湖鳥姬的箱子,死都不能被真波君看見。


躺在床上放空的小野田,隱隱約約可以從門縫聽見外面傳來的碰撞聲,是真波君在整理房間的聲音——


小野田忍不住用力地捏了下自己的臉頰,痛感瞬間在臉上炸開,眼角被逼出淚水。


雖然很痛,可是,這就代表她真的不是在作夢。


希望真波君可以住在這裡。剛才的她,她確實是這麼想的。




「……真的,什麼都發生了。」用手臂擋住天花板上的光線,於是視野暫時變成黑暗。


從變成男孩子開始,她的人生就不斷地朝著不可思議的方向進展著。


這樣說反而不太對,因為變成男孩子這件事,才是她最一開始的願望。


然後事情漸漸地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果然……如果不變成男孩子的話,真波君就不會有興趣了吧。」


哪怕她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但小野田是女孩子,對於自己無法用「真正的自己」和真波相處,還是會覺得難過。


而且變成男孩子的她,也沒有因此而變得更有魅力——能夠吸引到真波的目光,都是靠著東堂有在其中當接線人,因為還在社辦的時候,真波根本沒有發現到她的存在。


即使她的眼神注視著他上千上萬回,也不見得能得到他一個真正的回視,就跟眾多的女生一樣,她也不過是其中一個罷了。




「可是……不能就這樣消極下去。」


小野田倏地坐了起來,盯著自己仍包著繃帶的右腳。


希望腳能快點好起來……不,是必須快點好起來。至少要可以踩動踏板才行。


她見識過真波君騎上公路車的速度,只是眨眼之間,他卻可以像長出了翅膀般急速地離你遠處,視線裡真波君的背影會慢慢地變成遠處的小黑點,可事實上,被拋下的是她才對。


至少……至少……要有過一次,和真波君一起騎行的經驗。




『屬於第一個到達山頂的人的景色,很不可思議喔。』


現在的她還是可以清楚地回憶起當時真波說這句話時,語氣溫柔並嚮往。


……所以不快點恢服騎車能力的話,是不行的。




叩叩。


被突來的敲擊驚得回神,小野田這才發現門外的窸窸窣窣已經停止。


「那個……坂道君,我可以開門嗎?」門外傳來真波遲疑的聲音。


「嗯嗯,當然可、可以!」


小野田立刻跳下床,而同時打開了房門的真波手中拿著便利商店的袋子。


「剛才出去了一下……順便去買了飯團,坂道君在居酒屋沒有吃到多少東西,現在應該餓了吧?」解釋著的真波已經把袋子遞到了她手上。




原、原來她神遊了那麼久嗎……!竟連真波君離開了都沒發現,瞪著手中突然多出的重量,小野田才感覺到自己確實餓了。


嗚嚕嚕低聲抗議的肚子更是證實了這點。


「……謝謝你,真波君。」真波君應該是聽不見的,但小野田還是忍不住臉紅。


「不用客氣——」小野田發現真波君原來是個非常愛笑的人,他的笑和東堂大多得意的笑臉不同,那是彷彿發自內心的,對身邊的事情感到愉悅而展露的微笑。


那些事情中,有包括她在內嗎?




「如果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就叫上我吧。那麼,早點休息喲,坂道君。」


「那、那個——真波君!」宛如鬼迷心竅一般,她忽然大聲叫住了準備要關上房門離開的真波。


小野田內心很惶恐,她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腦袋又在想些什麼,可是嘴巴卻自顧自地開始說起話來,擋都擋不住。


「為什麼……為什麼,真波君……會願意住在這裡呢?」




因為別無選擇、因為東堂桑的安排——問題從脣齒間吐露的剎那,許多制式的回應便從腦海自動地回應自己,小野田想著自己真是問了個爛問題,如果不是逼不得已,真波君又為何要跟一個半生不熟的人一起住呢。


——於是小野田從來沒想到,真波會給予她這樣的回應。沒有時間思考過的,立即的回應,彷彿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認為的回答。


「唔唔……大概,因為對象是坂道君吧,讓我感到十分安心呢。」




「其實還在居酒屋的時候看到坂道君的樣子時,我就猜坂道君也許跟我一樣,對聚會啊聯誼一類的事不太擅長。」而且他更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卻勉強自己處在那樣的場合中。


因為那裡有坂道君在。


「於是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出去透個氣,卻沒想到靠得太近嚇到你了。」


「是……這樣啊……?」小野田一愣一愣地聽著,她以為不斷被搭話的真波根本不會注意到自己,原來不是這樣嗎?


但真波的話還沒結束。


「而且……坂道君也不像其他人一直對我問東問西的,明明大家都還不熟……相比之下,待在坂道君的身邊就很輕鬆自在,嗯——就好像是在爬坡的感覺吧,我最喜歡了!」


真波搔著頭腦傻笑的樣子,瞬間炸得小野田四眼昏花。




小野田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和真波互道晚安的,總之回神過來時,房間已經重回原先的寧靜。


手中的塑膠袋啪地摔到地上,失去支撐力的雙腳讓她瞬間跌在地板上,可她並不覺得痛。


「什麼啊……太奇怪了。」


太奇怪了。太不可思議了。她喜歡上的男孩,原來是這麼難以用常理判斷的人嗎?


最喜歡什麼的……這種話,會被她當作是允許的喔。因為——


「真波君……對你最有妄想的人,就是我啊……」


就算是變成了男孩子,也無法停止愛戀像隻破蛹而出的蝴蝶,義無反顧地衝向陽光的所在之處。






————————————————————


這麼多回合終於讓助攻退場,短時間內希望不必再看到他。


(東堂表示兔死狗烹啊!)


之後就是M波的回合了,大概?到底會不會棄坑啊我!(怒捶胸)




附帶一點閒話,


這次cwt39順利的話也會有無料,可是...因為一樣是超寄居模式,很猶豫到底要印多少份。因為是簡單的8p短篇所以可以印多點...有人要的話(乾)


而且是寫哭哭的M波,更讓我猶豫要不要出手了。(TMD這人)




mac沒電了,充飽再來挑挑錯字蟲。(





评论
热度(48)
  1. 中二病患者よあい 转载了此文字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