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卷] 论东堂尽八是跟踪狂的可能性[完]

Joy-syuuka:

声明:人物和故事灵魂属于渡边航的《弱虫ペダル》


    本同人属于nononpo様(pixiv ID:4351048)


    我只拥有翻译


 原作地址: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698817


授权如下:







[弱虫ペダル 东卷] 论东堂尽八是跟踪狂的可能性 [完]


原作:nononpo


翻译:Joy-Syuuka




    事情发生在高中联赛结束,第二个学期开始前的暑假,一个较为舒适的练习日。


    总北自行车竞技部一年级正选,鸣子和小野田,正因为练习结束后热得要死,一边在休息室里换衣服散热一边闲聊的时候。


    突然很熟悉的来电铃声在室内回响起来。


    仔细辨认一下发现是从卷岛的柜子里发出来的。


    两人不由得看了看铃声发出的方向,然后相互对上了彼此的视线。




    “卷岛前辈的手机,动静总是那么华丽……”


    “这个铃声,我记得应该是,箱学的东堂前辈吧……”




    箱学的东堂,是他们的卷岛前辈的对手。


    明明是个有些奇怪自称美型并且话痨得让人目瞪口呆的男人,却有着超一流水准的爬坡能力。在高中联赛中与卷岛之间的激战直到现在两人都记忆犹新。


    面对这样宿命对手的来电,让小野田和鸣子不由有些措手不及




    “该不会有什么要紧事吧?要不要去叫卷岛前辈来接?”


    “我记得刚才,好像是跟大叔一起在外面洗车!”


    “啊,那我去叫他!”




    小野田正要慌忙的跑出去的时候,休息室的门被外面打开,田所和卷岛前后走了进来。




    “哟,辛苦了!”


    “辛苦(ショ)”


    “啊,卷岛前辈!电话…!”




   小野田刚想告诉卷岛有电话,铃声就停止了。




    “啊,断掉了…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去叫你的…”


    “响了好长时间的说…”


    “哦,也就是东堂打来的吧”




   面对小野田和鸣子很抱歉的样子,卷岛只是挥挥手,示意他们不用在意。




    “反正马上又会打过来(ショ)”


    “嗯,就跟往常一样!”




    田所“哈哈”的笑着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卷岛也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水坐到他旁边,递给田所一瓶后,给另一瓶插上吸管开始喝。


    看着前辈们,小野田不由得有些不安起来。




    “那个,卷岛前辈,不用给东堂前辈回个电话吗…?”


    “啊—待会儿再说(ショ)!”


    “可是,也许有什么要紧事也说不定!”


    “哈啊!不会啦!”




    卷岛咬着吸管,微微扬起嘴角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先不论是不是对手打过来的,只要是打给自己的电话都应该要立刻回拨才对,在有着这种常识的鸣子和小野田看来,卷岛对于对手的态度冷淡的让人惊讶,两人不自觉的拔高了音量:




    “这样不对,卷岛前辈,宿命的对手打来的电话,应该要马上回拨才对!”


    “咦,不,那个…”


    “没错,现在打回去还来得及!”


    “…我说,你们干嘛那么拼命啊”




    面对后辈二人攻势卷岛不由一缩,气势明显低了一截。反而是旁边的田所开始大笑起来!




    “哈哈哈!鸣子,小野田,你们也别那么激动!”


    “可是,大叔!”


    “不用担心,只要是东堂的电话的话,没事的!”


    “咦?这是什么意思?”


    “一般情况的话,没接到的电话是要马上回拨的吧!”




    也许是两个后辈不明所以茫然失措的样子实在很有趣,田所一口气将还剩下半瓶的水喝完后,豪爽的擦完嘴,才一脸教坏小朋友的表情带着恶意的笑容咧着嘴说道:




    “所以才没问题,因为,那个东堂可不是什么一般情况!!”






*****






    “东堂的来电,都是有规律性的。”




    鸣子和小野田坐在折叠椅上面对着田所的表情就像正在接受比赛任务一般的严肃认真。


    而卷岛却一副麻烦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为了尽可能不被两人的视线扫射到似的斜对着另一个方向坐着,专心的含着吸管喝着运动饮料。




    “规律性?”


    “没错。首先,电话打过来了,如果卷岛没有接的话,会再打过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再打过来的时候一般都是在7分钟以后。”


    “嘿~还有定好的间隔时间啊…”


    “东堂前辈,好细致呢”




    鸣子和小野田一脸佩服的小声嘟囔着,田所笑着继续说道:




    “然后,如果还是没接的话,等7分钟后再打过来。”


    “咦,重拨两次吗?”


    “这个,真有耐心呢”




    两人的嘴角稍微都有些抽搐的时候,田所却用力的将喝空的宝特瓶拍在手上发出“砰”的一声,如同这才是开场的信号一般:




    “接下来,以上的频率重复10次!”


    “10次!太烦人了吧!”




    鸣子猛地站起来脱口而出,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嘎啦”的声音。




    “一般情况也就再打两次,想着也许对方有什么事不能接等着对方回电才对吧!?”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东堂才不是什么一般情况!”


    “喂,卷岛前辈,对手什么的,那个也太麻烦了吧?”


    “也不会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ショ)”




    对于鸣子的发问,卷岛依旧没有转过头来,只是用手指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看到这个反应,鸣子心里诧异的吐糟着“这人在不好意思什么啊”。而田所则是笑得不怀好意。




    “坐下,鸣子。现在吃惊还太早了。”




    仿佛是机器人发出的声音一般,鸣子机械的将视线重新转移到了田所身上。


    觉得后背毛骨悚然的冒着冷汗,鸣子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一般人顶多也就做到这个地步了吧?可是东堂却不一样。”


    “不一样…大叔,怎、怎么说…”


    “都听好了。东堂的话,第10次的电话之后,间隔时间会缩短!接下来的是间隔6分钟一次。”


    “呜哇,缩短了1分钟!”


    “然后,这样的频率20次之后变成5分钟一次,30次之后变成4分钟一次…”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逐渐缩短的距离肉眼都能看见了!!”


    “这么有规律性反而更恐怖!!”


    “这个,完全就是跟踪狂嘛!!”




    鸣子和小野田不由得紧拽着彼此的双手站在一起不停的发抖。可卷岛却摆了摆手完全不在意的说:




    “那家伙每天都在做间歇性训练,对时间的把握很精确,习惯了就好了(ショ)”


    “唉唉唉!卷岛前辈,直接接电话不是更省事吗!?”


    “不行了这个人,被魔鬼来电攻势攻击的各种意义上都已经麻痹了……”




    就在鸣子就像失血过多后脸色惨白的病人一样喃喃自语的时候,休息室里又一次的开始回响起了来电铃声。同样是从卷岛的柜子里发出的声音,一年级的两人瞬间就全身僵硬了。


    看了看时钟,和之前的电话之间确实是间隔了7分钟。




    “那个,又打过来了呢”


    “……是呢”




    相对于田所不停的笑,鸣子和小野田也只能在一边战战兢兢。


    卷岛完全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突然变得很安静的休息室里只有来电铃声在清澈的回响着。




    “…呐,大叔,虽然很不想问…可是万一,卷岛前辈一直没接的话,会怎么样…?”




    一小段沉默之后,全身都僵硬了的鸣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向田所询问道。


    田所低下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不接电话的后果… 你们俩,真的想知道吗…”




    抬起头的田所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从来没有过的严肃认真的双眼中仿佛掺杂着一丝怯意般,那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表情。


    一年级的两人,双手紧握彼此紧靠着,好像这样才能不至于倒下。




    “该、该不会…”


    “难道会是……”


    “…没错,电话会永无止境的响下去,响到卷岛接电话为止!!”


    ““呀啊——””


    “顺便说一句目前为止来电次数的最高记录,8小时300次以上!!”


    “那是诅咒的电话呀!!绝对不是人干得出来的!!”


    “东堂前辈,这是病啊!!!”


    “再加上,这中间还会夹杂着短信发过来!!”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之类的短信收到超过200条的时候,就算是我也有些害怕了(ショ)”


    “呀啊—!!恐怖片啊!!这是恐怖片里才会有的情节啊!!”


    “好可怕!东堂前辈太可怕了!”


    “都跟他说过好多次这是精神攻击了,可是还是不改(ショ)”


    “话说回来,这是会对对手做的事吗!?为了什么打电话过来啊!?”


    “身体健康的管理之类的(ショ)?”


    “不不不不。这也太奇怪了吧,就算是女朋友也不会查岗查的那么勤,绑得那么紧的!”


    “不、不过,就算对手像个跟踪狂似的也毫不在意,卷岛前辈果然好厉害啊!”


    “小野田,受的刺激太厉害了吗佩服的地方完全搞错了吧!还有卷岛前辈,这种魔鬼来电你就没有想过拉黑吗?”




    鸣子刚问完,这次轮到卷岛一动不动了。然后:


    “那个,这件事我连跟田所(っち)都没有说过…”


    卷岛说着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




    “其实…以前曾经有过一次把没电了的手机落在休息室忘了带回家……”


    “等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没听你说过…”


    “…喂小野田,我怎么有种完全就是恐怖片即将开场的预感…”


    “…鸣子,我也好害怕…”


    “那天东堂直接到我家来了(ショ)”


    ““呜哇哇哇哇!””


    “而且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2点了。”


    ““嘿唉唉唉唉!””


    “啊,说起来那家伙是骑车过来的,不过为什么会知道我家的地址呢?我不记得有跟他说过(ショ)”


    ““唔咦咦咦咦!!””


    “不过既然来了也没办法那天就这么在我家过夜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时候开始跟我父母关系莫名其妙的变得很好(ショ)。现在偶尔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有电话联系什么的,还特地送些合宿的土产礼物什么的过来。”


    “…小野田,这个似乎就是所谓从外围入手包围进攻的策略吧。”


    “那种所有退路都被堵上了的感觉,无比的强烈啊…”


    “话说回来,和半夜两点登门拜访的儿子的朋友,关系变得那么好。你家大人也太厉害了吧…”




    田所的意见无比正确,卷岛完全无法反驳,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拢了拢头发。




    “就是那样,从那以后,我也尽可能的手机不离身(ショ)”




    所以,放心了吧?


似乎是想让因为过度恐惧而依旧处于僵硬状态的后辈们放松下来,卷岛伸展双手笨拙的挤出一个笑容。可是仿佛造成了相反的效果一般,打从心眼里尊敬崇拜着卷岛的小野田似乎陷入了极度混乱的状态,一脸铁青的抓着鸣子的双肩用力的来回猛摇。




    “鸣子!!卷岛前辈不会像美少女恋爱游戏的BE结局里一样,被精神出问题的东堂前辈给刺伤吧?!不会吧!?怎么办我好担心啊啊!!”


“喂,冷静点小野田!美少女恋爱游戏什么的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被刺伤这种事…应该不会的!没、没问题的,对吧,大叔!?”




     鸣子被眼泪汪汪几乎歇斯底里状态的小野田弄得也慌张起来,求助性的看向田所,却没想到田所也同样双臂抱在胸前僵直着身体脸色煞白。




    “听完刚才的话,连我也开始不安了……原来如此,都跑到家里来了啊…”


    “大叔—!!”


    “我说,田所(っち)也是小野田也是,你们都担心过头了(ショ)!!”




    卷岛看着眼前一片混乱的,不由站了起来提高声音说道!可田所完全无视了他,将手放在后辈的肩上背对着卷岛开始说起了悄悄话。




    “…其实,事实上我曾经也因为担心的不得了,所以找箱学的新开商量过。”


    “唉,真的吗大叔!”


    “嗯,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据新开说,东堂好像只有对卷岛的时候才这样,所以应该问题不大…”


    “不对不对,问题大了,分明就是目标明确好不好—!”


    “而且还约好了要是东堂的样子有一点不对,箱学会集体出动压制住他把他关起来,既然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当时也就安心了的说…”


    “请等一下,居然需要被关起来……山神到底有多危险啊…”


    “可是,事情都发生了哪怕再做什么也为时已晚了吧!”


    “喂—我说你们啊!都给我差不多点(ショ)!!”




卷岛火大的冲着背对自己的田所的屁股踢了好几脚。




    “田所(っち)你也不要故意吓唬他们(ショ)!”


    “痛死了!你干嘛啊!”


    “还有你们,想得太多了!!”




    卷岛强调性的用力的指了指两个一年级,不过很快就脱力了似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为了让小野田和鸣子冷静下来似的,卷岛用力的将两人按坐在椅子上,而自己则面对两人坐了下来。接着,像是在努力的寻找着比较合适的说辞似的视线游移着,长长的手指习惯性的挠着脸颊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东堂呢,其实是个从根子里就非常认真而直率的人。虽然大概是因为一般常识的认识上有些脱轨的原因而造成言辞举动过于引人注目……但他似乎也不是故意的。那家伙只是单纯的,因为能跟我比赛而感到很高兴很快乐而已,也就因为这样才会控制不住一直打电话过来(ショ)。 ……知道原因以后,我也不会感到害怕,更不觉得是麻烦,也没有想过要特地去阻止他。”




    所以多余的担心是没有用的,仿佛这么说着卷岛伸出过长的手臂,将手放在了两个依旧满脸不安的后辈头上,似乎想让两人安心一般轻轻拍了拍。


    被卷岛那么温柔的对待着,小野田更加坚定了卷岛前辈真是帅爆了的想法双眼都在发亮,而鸣子则是惊讶的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说起来听新开说,东堂在跟卷岛认识之前,因为实力出众自信心爆棚在加上话多啰嗦还有那副世界是围着我转的态度,在队里好像很招人反感的样子。”




    田所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说道。




    “可是自从输给卷岛,认定卷岛是对手之后,开始了前所未有严格而繁重的训练,速度越来越快记录方面也越来越好…,然后,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被后辈们尊敬着,很有责任感的副部长…”


    “真的吗…”


    “所以啊,箱学的那些人似乎都觉得东堂能变得那么可靠都是卷岛的功劳什么的,背地里可没被少感谢。”


    “哈啊,你从哪儿听来的(ショ)?”


    “联赛第三天,跟新开两个人一起跑的时候。”


    “哦~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感动!”


    “而且,给卷岛打电话,似乎是对于东堂来说是似乎是种调整状态的方法似的…”


    “…也差不多就是这样(ショ)”


    “再说了,自从跟东堂开始这种竞争关系以来,你爬山的时候不也爬得比以前更加开心了吗,这也是相辅相成的双赢的结果!”




    田所说着“这也不错嘛”用力的拍着卷岛的肩膀,卷岛一边抱怨着好痛一边一脸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


    这样的卷岛在小野田看来仿佛被镀上了一层光一般的耀眼。




    “相辅相成啊…,果然,卷岛前辈真是太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跟真波同学也能这样……”


    “小野田,眼睛,闪闪发亮哦…”




    小野田的反应让卷岛也有些不好意思,挥挥手,就像是为了躲避这么直白的视线卷岛站起来走向了自己的柜子。


    正好这个时候,仿佛是经过精确计算过一般卷岛的电话再次响起来。




    “卷岛前辈,东堂前辈又打过来了呢。”


    “啊…算了,也差不多也该接了(ショ)”




    卷岛打开柜子拿出手机,刚按下通话键。


    声音从电话里立刻就传了出来。




    “哟嗬!小卷你好吗!?没有因为太热就偷懒不训练吧!?就算联赛已经结束可练习也不可以有所懈怠哦!虽然高中赛段的胜负以我的获胜而暂告结束可是绝对不可以就此止步不前哦!为了今后更广阔的舞台日夜更加勤于练习经与磨砺方为上策!话说回来小卷应该没有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吧!小卷很迷糊总是很容易就忘记我们重要的日子,就让我好心的告诉你吧今天是我和小卷第一次在不是正式比赛的个人练习中一决胜负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大日子哦!本来应该到小卷那里去跟小卷一起庆祝的说可是怎么也挤不出来去千叶的时间…不过不用担心!我准备好了蛋糕!晚上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会点好蜡烛到时候一起吹蜡烛吧小卷!哇哈哈哈哈好好期待吧!!回想起来那天也跟今天一样是个有些炎热但是晴空万里的好日子呢!那还是去年联赛结束的闭幕式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单独说话的时间…”


    “啊—够了—!你这家伙话太多了(ショ)!!!”




    为了打断几乎是连气都没喘就像机关枪连发一般攻击过来的东堂,卷岛不由了提高声音大喊道,并且单手握着手机出了休息室。


    被留下来的,是因为包含着东堂无比高昂情绪的声音大到轻易便回响在休息室里,因此几乎把内容一字不漏的听得清清楚楚的三人,此刻正被奇妙的紧张感所包围着。




    “…虽然内容似乎是很温馨…但是东堂前辈果然很奇怪啊…那样的对话,怎么听都不应该是跟对手之间的对话吧…”


    “可是,卷岛也不讨厌样子,没关系吧。”


    “话虽这么说…可是打个比方吧,如果现在突然卷岛前辈因为什么原因无法再一起爬山比赛了的话,那个人估计会失去理智跟卷岛前辈一起同归于尽……山神大人,感觉就像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别、别说了,鸣子…!”


    “你这家伙别说得那么恐怖好不好!!”




    这一天,被山神仿佛是肉眼都能看得到的神力而导致的未来逐渐引发不安甚至感到恐惧的三个人,作为万一有个什么的时候而采取的对策,开始跟箱学的新开等人取得联系,经商讨后秘密成立了“卷岛护卫队”。




    …不久后,卷岛告诉东堂要去英国留学的这一天。




    新开给田所发来了一条短信,上书“尽八已监禁”。




        




                                                                           —FIN—


                                                                         2014/04/21



评论
热度(375)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