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年節做什麼!下 東卷 新荒 福金 今鳴 山坂 葦黑

渣文筆什麼的任君踹我是幸福的病受:

[弱虫]年節做什麼!下


 


 


 


#年節都過完了的產物下文、模擬考什麼的真的很折磨、抱歉。


 


 


 


#文字造詣什麼的負分


 


 


 


 

#OOC


#OOC


#OOC


 


 


 


 


 


 #CP:東卷 新荒 福金 今鳴 山坂 葦黑,坂道總受。(福金有點微弱這樣
排列不等於含量多寡。有雷CP的請左轉。


 


 



 


 #溫馨可愛的歡樂文、上+下+尾聲 共三篇會在近日完成。


 


 



 


#時間為第二次IH後,小野田二年級過年這樣(因為不知道怎麼形容只好拿總受主角了23333


 


 


 


 


可惡吃飯時實在太無聊就去看了第二季腳踏板,一口氣看到了11集,結果我的心頭肉小荒荒小北北小靖靖小友友居然掉隊了掉隊了掉隊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直接在電腦螢幕面前內牛滿面內牛滿面內牛滿面內牛滿面了滿面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荒北北荒荒荒北北啊我昨天才燉了肉孝敬你啊你居然這樣對我嗚嗚嗚嗚嗚嗚(自己愛看自己愛哭


不過有整整兩三集都是滿滿的北北我看的也是津津有味喔齁不管是不良北還是初期北還是狼狼北我都愛一輩子^///////q//////^製做組的私心神之明顯啊哈哈wwwww


內牛滿面了一會兒真的承受不住(?)就來打文了!(如果沒有荒北北就沒有這篇文的意濕O


 


 


 


發現上一篇文有快一半都是今鳴的私心啊,Don’t Worry!(講什麼英文)絕對會努力(?)放東卷和新荒的!畢竟是本命CP組^qqq^(新開手勢((#########


然後東堂、真波和葦木場有點糟糕。(X


 


 


 


對了大家對這樣的文章長度覺得如何呢?


渣文筆什麼的我是國三狗(欸↓


 


 


 


 


 


 


 


 


 


 


 


 


 


 


 


 


 


 


 


 


 


 


 


一路上的對話莫不過是東堂和卷島的打情罵俏,兩人也有一陣子沒有好好說說話了,卷島在英國時雖然每個禮拜大概有兩三個晚上都會和東堂視訊,但是因為時差還有課業什麼的,不是東堂被母親大吼太吵客人在睡覺或需要幫忙,就是他做報告或騎車太累,所以每次都不超過一兩小時。東堂像隻太久沒見到主人的黃金獵犬一樣講個不停,卷島卻依然沒什麼理,只是應聲負荷。他在想他們已經有一年沒見了,這次東堂能撐到什麼時候才吼他?(笑


 


“Maki醬Maki醬Maki醬!”終於要來了嗎?不對啊等等東堂的雙眼怎麼閃閃發亮的啊眼中的下弦月牙狀的也變成了愛心是怎麼回事…?


 


“咻?”他一樣單調的應聲,想看看老了一歲的東堂指控會不會有那麼一點有趣或改變什麼的。


不過他不知道他馬上就失望了。


 


“Maki醬其實你今天要跟山神我告白對吧喜歡我很久了對吧敵不過我耀眼的外型和體貼的態度對吧?Maki醬我早就知道了哦雖然講出來會讓你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已經等不及了啦Maki醬在馬路中間跟我求婚什麼的也是可以的哦我不會在意的我對你的愛也是跟你一樣堅貞聖潔白淨的哦來吧Maki醬——“東堂用住在山上的強大肺活量一口氣講出了一長串的話後還羞赦的單手摀住了臉龐。


 


“那個啊,真、真波”卷島叫了聲箱根的後輩,因為不熟悉有點結巴,”最近日本很流行的那個詞句叫什麼啊?”


 


“前輩說的是棄療嗎?還是有病就該吃藥?啊還是那個,中二病?”真波天真無邪的笑著說。


 


棄療。不過其他的也是。”卷島完全不看東堂一眼,”謝謝啦,請多指教。”他靦腆的笑了下。


 


“Maki醬不是吧!?Maki醬我等了好久啊Maki醬Maki醬我知道你只是害羞對不沒關係旁邊有公共廁所Maki醬我們進去談Maki醬不要用看到垃圾的眼神看我啊Maki醬我對你日思夜想的你就這樣回報我嗎Maki醬你那個被變態騷擾的表情是怎麼回事Maki醬你是說我是變態嗎Maki醬你不要一副本來就是的臉啊Maki醬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所以說Maki醬你沒有要跟我告白也沒有要跟我求婚嗎Maki醬不要用”你懂我”的臉看著真波啊Maki醬醬醬醬醬醬醬醬醬”


卷島和真波加重音的幾個字深深的戳痛了東堂那所謂未堅貞聖潔淨白的小小心靈。


 


 


 


新開雖然也想效仿,但才剛講出個字就被荒北罵了。果然靖友不喜歡草莓嗎?他覺得有點委屈,靖友又沒有說他不喜歡草莓,也太彆扭了我們已經是這樣子的關係難道不能跟我說嗎?果然靖友鬧起彆扭來很可愛啊(冒愛心)可是到底什麼時候才願意跟我講話啊?靖友我知道你不喜歡草莓了靖友不要再生我的氣了靖友我最愛你了靖友靖友靖友靖友我忍不住了!


奇怪?新開那個呆茄怎麼突然這麼安靜?還一直看著地板走路等下撞到電線桿毀容了怎麼辦這樣以後帶出門就...等等我在想什麼啊!!誰要帶那個蠢貨出門啊我怎麼會在乎他那個能量棒笨蛋啊啊啊還有剛剛的草莓能量棒真的有夠TMD,等等還是不要跟他講話好了難得跟福醬出來跟福醬聊聊天吧——正要把手伸上拍福富肩膀的荒北忽然被新開有力的手臂勾住。


 


“什——“鬼才知道新開突然倏地把荒北箍自己懷中,因為靠近草叢而且一點聲響也沒有發出所以並沒什麼人注意到,荒北還來不及大喊混帳你想幹嘛嘴巴就被強硬的進入了粗大的柱狀體,甜甜鹹鹹又有點熱熱的…什什什麼東西!!!!


 


 


 


 


 


 


 


新開的臉在自己面前無限放大,嘴巴含著另一邊。


 


“靖友如果不喜歡草莓口味的話,我這裡有可樂口味的。”新開舔了下唇,微笑道,”我已經吃一半了哦。”


 


荒北氣的想要一拳往那個原本該撞上電線桿的臉揍下去,可是看在是百事公司的限量可樂口味能量棒厚感到一陣無力,使勁掙開新開的胸堂後繼續跟著大家走。


 


“謝、謝了。”荒北耳根發紅,吃著能量棒。


 


“靖友沒有再生我的氣就好了。”新開燦笑。


 


鳴子和今泉兩人像心有靈犀一般默契的完全沒提起那件事,也並沒有因為害羞而彆扭什麼的,今泉還發覺鳴子好像開心了些,自己也有些欣慰。葦木場這邊看看那邊走走,還差點要離開了大家,黑田則負起保母的責任霸氣不減的把葦木場抓了回來後,好好的罵了一頓。金城和福富走在最前頭,兩個人雖然平時都不多話,難得見到面還是互相問候了一番。


 


“咦?手嶋和青八木呢?”走在金城後的田所現在才想到那兩個默契好到不行的傢伙怎麼沒來?


 


“田所你怎麼現在才發現咻。”卷島沒想到畢業了的他還是依然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不過這樣講出來一定會被他打的,”手嶋他們一家去沖繩玩了,青八木則聽到手嶋不來便婉拒了。”


 


“哦…難怪。”這種天氣去沖繩冬眠嗎?


 


走在最後頭的真波緊緊握著小野田的早餐提帶,看著巨乳泉田前輩也跟田所聊了起來,實在是不甘心不甘心,臉上雖然掛著平和的微笑,感受著風一般徐徐走著,內心卻希望趕快來一陣大風吧把這些討人厭又現充的情侶一個吹到北極一個吹到南極去凍死吧一輩子不能再觸碰到對方什麼的真是太美好了呀風神賜予我真波山嶽力量吧我定會好好的運用的絕對不是只有在自行車上了我一定會好好運用的,當然我也會贏得第三屆IH的,只是比起把那些無法直視的一群人揍飛什麼的還是比較不重要呢。啊真希望我有帶公路車啊我絕對把他們撞飛,不,我絕對先從情侶們的中間騎過去然後再把他們撞飛。


 


一陣強勁的風扶過真波的臉頰,他卻覺得無比舒適。


 


啊,神啊。


 


你也覺得實在沒有必要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懲罰他們的罪是嗎?也是呢。


 


 


 


 


 


趕快下起滿滿的公路車雨吧把那些好像有了鑽石還不夠要裝在全身出去閃的傢伙全部砸的血流成河吧…吶坂道醬你覺得怎麼樣呢?咦坂道醬你一定會喜歡的對吧?


 


“嗚哇!真波!你怎麼了一臉恐怖的樣子!?”正要搶走卷島的手機仔細看看他的愛人一整年的通訊紀錄,衝上前的剎那被他一個俐落的閃身往後跌了過去,幸好後面還有真波在,不然他昨晚為了要見Maki醬的敷的保濕美白面膜和富含檸檬精華的黑眼圈眼膜可不就前功盡棄了!?跌下去的瞬間他扶上了真波的肩,抬起頭來正要說聲不好意思便望見真波明明在笑,卻彷彿是FFF團轉世的汙濁氣息分布在他的臉頰,偏偏爬坡時像天使一樣,把東堂快一半的粉絲全搶走了,現在粉絲不在居然是那麼可怕的一張臉!


 


如果趕快把這張臉拍下來放上箱根自行車部粉絲團匿名投稿,原本我的粉絲一定會全部回來的!都怪他原本要放八個鞋櫃的情人節巧克力和要塞五格抽屜的情書被他搞成剩五個鞋櫃和三格抽屜!可惡這樣就跟新開差那麼一點!新開可是有四個鞋櫃兩格半的抽屜,東堂原本早就有打定主意到現在還是找不到實行的可能…現在被我逮到機會了吧哈哈哈哈哈!


 


可是如果有太多粉絲的話Maki醬會不會不高興!雖然以前曾經這樣問過Maki醬結果得到的回答是冷漠的”干我什麼事咻!”加上唾棄的眼神,好像我在炫要什麼了不起的事似的!絕對不是這樣的啊Maki醬我對你的愛等於一座喜馬拉雅山的山坡道!不過喜馬拉雅山有沒有車道我就不知道了…一定要找一天跟Maki醬去好好騎一趟才對!


 


“嗯?前輩我的臉怎麼了嗎?”真波很努力的擠出了和善的笑容。


 


“呃…不…什麼事都沒有。”東堂冒著冷汗,怎麼有一種現在的真波惹不起的感覺。


 


“沒事就沒事,攀在人家身上做什麼?”卷島看不太下去。


 


“還不是因為Maki醬很奇怪!都不理我!Maki醬你是不是在英國的時候交了女朋友!?如果沒有的話為什麼不給我看手機通訊紀錄還有簡訊!”


 


“哈啊?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咻!?”他在心底翻著白眼,我這頭髮色這張笑起來嚇死人的臉還有媲美紙片人模特兒的體態,東堂這傢伙怎麼會覺得我交到女朋友?!


 


“因、因為"東堂抓抓臉,"因為Maki醬你的推特上不是有一張跟女生一起拍的合照嘛…”


 


卷島真心佩服了東堂。


“我姐去英國看我順便去玩個幾天拍個照而已咻。”他無奈。


 


“咦欸!?好、好像真的有點像耶!所以是Maki醬的姐姐嗎!?現在住日本還是英國!?”改天得去好好跟Maki醬姐姐認識下,才能知道Maki醬喜歡什麼吃什麼等生活習慣!!


 


“她跟她未婚夫住在法國啊,你還真要去咻?”卷島嗤笑。


 


“唔…我以為很近的說。”


 


卷島皺著眉看著東堂的反應,怎麼好像是有了喜歡的人似的!?該不會是我姐?不是吧他們根本不認識啊傳說中的一見鍾情嗎?這個感覺是怎麼回事,覺得心底酸的好像胃酸往上跑…他怎麼會想看通訊紀錄啊?就只是怕我交女朋友?還是想要圖片上那個女生的電話號碼什麼的?


 


“喏、拿去。”卷島把手機遞給了東堂。


 


“啊…Maki醬,”東堂一邊看著整個通訊紀錄和簡訊都只有”盡八”的來電時,原本失望又漫不經心像極了失戀的臭臉緩緩勾起了微笑。


 


“怎樣,看夠沒咻。”卷島不太習慣做這種事,原本病態白的頰上有點粉紅。


 


“Maki醬你果然還是愛著我的!我絕對沒有愛錯人!Maki醬我要跟你一輩子死也不分開我們去英國結婚吧英國同性婚姻有通過哦還有啊密月我想去法國看望下你姐姐然後我們就像王子與公主的童話一般住在英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吧Maki醬!”東堂興奮的連珠炮似的說完後緊緊的抱住了卷島。


 


結婚?!他在開什麼玩笑啊他,一大早喝醉了嗎?不過你終於又恢復精神了啊盡八。


 


“…咻。”反正看起來不太像是喜歡上我姐,管那個自戀狂心裡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姑且相信點他說的吧,姑且!


 


“呃、金城前輩。”真波已經快把手上的塑膠袋捏爛了。


 


“嗯?”正和福富聊得開心(?)的金城有點驚訝箱根的後輩會叫他,一時有點不習慣。


 


“請問、還要多久才能到呢?”


 


“啊,就在前面而已了哦。”他微笑,指著前面的一台淑女車。


 


“坂道?”鳴子第一個衝上前,雖然也才一個年假,不過已經那麼久沒見到了還是有些想念,畢竟以前每天都會見到的。


 


“哇啊!鳴子君!好久不見了新年快樂!”同樣看到了好久不見的鳴子還有大家,有點反應不過來,鳴子衝過來的時候他還愣了下。”大、大家!大家也都來了嗎!”雖然是晴天,但冬天的空氣還是濕濕冷冷的,小野田的臉頰和鼻頭被凍的有點紅,配上足以融雪的微笑,把真波萌的早餐都掉到了地上。


 


“咻!”雖然第二次IH後才剛見了一面,卷島還是開心的走到了他身旁。


 


“卷島前輩好久不見!外套好好看哦!"小野田對他一向是崇拜和崇拜的,如果說湖鳥是第一名的話他就是次位了吧(你把真波放哪!),更不用說對卷島的服裝品味也是喜歡但不解。


 


“坂道君,早餐。”真波從地上拾起塑膠袋拍了拍後,遞到他的面前微笑。


 


“謝、非常感謝!”他的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聲。


 


“所以說啊金城,今天到底要做什麼啊?!”荒北看著大家都往小野田那聚集,好像是發熱體似的拼命靠也想過去,卻又想到他曾經對自己怕得要死的表情和冷汗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當然是騎車啦!難不成去吃吃到飽嗎這個時間!雖然我也很想哈哈!”田所說道。


 


“大叔你剛剛不是才說你早餐吃了十幾個巨無霸麵包嗎…等等!大叔你說騎車!?我沒帶車啊!”


 


眾人一陣譁然,除了卷島田所和金城,還有津津有味的吃著早餐的小野田外全部都一副被整了嗎的表情,連葦木場也停止了和雪成的對話。


 


“不…不是吧!?田所前輩你別開玩笑啊…安迪、弗蘭克!不要緊張!Abu!”泉田的雙肩隱隱的發抖。


 


“田所親可不是開玩笑,你們自己看看坂道君身後的店名咻!”


 


“””租…車…店…”””


 


“租車!?Maki醬你的車壞了嗎!?不然從英國把公路車運過來運費也不會很多吧還是晚到了!?我們的自行車也都好好的啊!”東堂一臉不可置信。


 


“少烏鴉嘴咻,今天可不是要騎公路車。”


 


“那又七什麻(那要騎什麼)?”新開吃著香蕉巧克力口味的能量棒。


 


“咦诶?大家原來都不知道嗎?”小野田困惑的看了看金城前輩。


 


“今天要騎淑女車。”金城像是吃了糖似的露出了連福富都沒看過的燦爛笑顏。


 


簡單的七個字在眾人的腦海裡不知道繞了幾個銀河系。


 


“我很強,”福富冒了汗,”對吧新開?”雖然對自己公路車的技術有著毫無疑問的自信,但淑女車這種只為了方便和便宜還有置物等,完全不為了速度創造的腳踏車他還真的沒有騎過,這感覺或許就像是叫荒北再回去打棒球一樣沒有頭緒,但是看在金城期待(?)的樣子,他打定了主意今天絕對要贏了金城。


 


“應該、應該…”明明一樣是腳踏車,一樣有踏板有輪子有把手有座墊,還多了龍頭前的置物籃和後方的置物架,怎麼看起來是完全不一樣的生物?新開完全沒有注意到能量棒已經掉到了地上,他彷彿聽見了荒北拒絕自己的告白的聲音。


 


今泉從小受到高橋和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和富裕的家境,雖然很小很小的時候看過高橋先生騎過,但是也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雖然看過小野田騎的輕鬆又開心快樂的去秋葉原,卻又莫名有一種自己會不會無法駕馭的畏懼。淑女車!那就像同齡少女所說的「腐」、「BL」什麼的一樣完全無法理解的東西…


 


鳴子這邊,則是只看過大阪的外婆騎去買菜,完全對那種車沒有任何興趣和印象。但看見小野田騎上了總北前的陡坡便覺得沒什麼好害怕的!坂道既然可以本大爺一定也可以的!話說為什麼今泉一臉沉重的樣子?肚子痛嗎?


 


荒北用力揍了自己一拳,才明白這不是夢這不是夢這不是夢。”什麼啊淑女車這種東西!就是淑女那種生物要騎的車吧?!叫我騎淑女車!?哈啊說笑嗎金城!?”荒北揪住了金城的肩頭大力晃著,那樣子和曾經被福富騎公路車超過機車的時候一模一樣,除了頭頂的飛機頭。


 


“小雪醬他們的說的是真的嗎…”


 


“走葦木場我們回家吧。”大老遠叫我們來千葉騎淑女車!?說笑嗎!?


 


“葦木場、黑田。”泉田低著頭喚住了他們。


 


“不是吧塔一郎!?你還真的要我們騎!?我絕對不要!絕對不!”黑田大吼。


 


“可是小雪醬…”


 


“葦木場你安靜!”


 


“可是…我想騎耶,小雪醬。有點酷的感覺,”葦木場雙眼閃著光芒。”拜託…小雪醬,晚點我再買草莓能量棒給你吃嘛,雖然不知道有沒有賣…拜託!”


 


“吶,黑田你也聽到葦木場說的了,而且也那麼久沒見到前輩們了,身為隊長我要求你們留下來!特訓!”


 


“你們兩個…”黑田完全放棄了反駁。雖然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傻眼無奈了也沒有要回去的樣子,如果他自己回去了反而會更奇怪吧?而且也搞不懂葦木場和泉田到底在想什麼,特訓?能學到什麼!?


 


“好了好了,荒北冷靜點,福富看起來沒有打算要回家哦?”金城無奈的笑著說,言下之意便是如果他現在回家的話可就損失了和福富的相處機會。


 


“你…”


 


“靖友別擔心!如果跌倒的話我會把你扶起來的哦!”新開一掃剛剛的低落,想到能好好和荒北騎車也是值了。


 


“誰會跌倒啊你個呆茄!”荒北大吼,”我們今天就來好好比一場!”


 


“Maki醬就算是淑女車我也不會放水的!”東堂自信滿滿的說道。


 


“不需要咻!盡八你有騎過淑女車嗎?”


 


“當然!兒時我可是把老舊生鏽的淑女車騎的完全沒有發出任何擾人的聲響哦!”


 


“咻…我這幾天可是和同學借了台淑女車好好練習過了咻。”


 


“假正經你肚子痛嗎?我剛剛有看到一家藥店哦?”鳴子湊上前。


 


“沒事。”如果他這個ACE都害怕的話還配的上是王牌嗎!?冷靜、冷靜,連鳴子都不緊張了,他有什麼好緊張的。可是不是啊那個傻子對什麼都漫不在意的,還是說他以前騎過!?金城前輩他們也是提早就知道了,一定也有先騎過或做好心理準備什麼的。箱根的幾個也都不怎麼緊張害怕的樣子…沒、沒問題的!


 


“難不成你緊張了嗎假正經…?”鳴子一反常態的湊在他耳邊說,平時要是知道他是緊張定會大聲的笑出聲,這次突然小聲又不帶嘲諷的語氣甚至說中他的心聲,是受到什麼創傷嗎?


 


“都說了沒事了!”今泉假裝卡痰咳嗽,摀住了整張臉。才不會讓鳴子和大家看到他發熱的臉頰。


 


“坂道早餐好吃嗎?”真波才不管騎什麼車,只要能和坂道醬還有風一起翱翔,享受活著的感覺他已經心滿意足了!其實還滿想騎坂道醬的淑女車的…這樣就能更接近坂道了!


 


“很好吃哦!謝謝真波君!”


 


“嘴角有飯粒呢。”真波伸出食指,把他嘴角的飯粒放進了嘴巴。


 


一連串親密的動作快的讓小野田嚇得說不出話來,只能僵硬的繼續吃著飯糰。


 


“呃…啊…謝…”


 


“不會哦。”真波很滿意(?)小野田的反應。


 


“Maki醬你犯規!雖然我這個山神的實力不容置疑是天照大神也能夠見證的但是也有五六年多沒騎了啊!Maki醬你怎麼能這樣不公平我們每天視訊你都不跟我說一聲Maki醬我好難過好難過Maki醬難道我們的關係已經這麼疏遠了嗎Maki醬你不愛我了嗎Maki醬不要滑手機啊聽我講話啊難道是因為我有黑眼圈了所以覺得我不帥了嗎Maki醬我一定會好好保養的Maki醬不要不理我哇啊啊啊啊———“


 


“…吵死了咻。”卷島望見東堂的嘴巴一直停不下來,一隻手拿著手機一隻手摀著耳朵阻擋著噪音,完全沒有辦法可以叫這傢伙閉嘴啊,他還在講他聽不見我的聲音嗎,可惡天氣好冷喉嚨好痛又不想大喊,他要講到什麼時候啊…才這麼一句話也能吵成這樣,是小學生嗎。


 


東堂大概碎嘴了兩三分鐘後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卷島終於再也受不了了後俯下身,在角落當著所有人的面吻上了東堂,因為大家各自在聊各自的反而沒有什麼人注意到,東堂感受到唇瓣上略帶冰冷的觸感還有淡淡的薄荷香壓上,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上一次也大概是去年IH前的事了...兩人明明沒有交往的關係曖昧卻已堪比戀人,有時候卷島突如其來灑糖般的舉動也會讓東堂傻笑半天。


卷島心想反正不是第一次,雖然在眾人面前很難為情可是沒什麼人看到應該沒關係,這樣子的話東堂這傢伙整天應該都會乖一點安靜一點了吧?真是的,每次都要這樣才會開心的傢伙很麻煩啊…


 


“Ma…Maki醬你…”大概有一分鐘多,卷島的雙唇才離開東堂的。


 


“…我原本在視訊的時候就有打算要跟你說的,哪知道你在那邊開心後就被伯母叫去幫忙了。”卷島在他耳邊輕聲說道,”還有誰說過喜歡你了咻…”


 


“Maki醬你這不是口是心非嘛!?”


 


“什麼咻!死刑!”


 


 


-


 


 


大家一個個走進租車店租了台淑女車,東堂一想到要騎別人騎過的車坐別人坐過的坐墊,那從小到大沒變過的潔癖讓他深深的厭惡,最終向店家借了酒精和擦拭布消毒。真波問了下店長有沒有和小野田一樣的車,店長便找了給他。店裡的淑女車都是沒什麼牌子的簡單車子,顏色也沒什麼特別,原本想要租台大紅色的鳴子在繞了整家店只看見兒童騎的車是大紅色下便放棄了。今泉倒是憑著過人的記憶力選了台和高橋相似的車款,金城田所和卷島在來以前早就預約好了,直接到櫃台領了三台看起來像剛進貨的車種,好像還有點小名氣的牌子,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幸運了。福富努力的找了台和金城一樣的,荒北則是隨便找了台前面沒有籃子的,說是有籃子蠢死了又不是要去買菜,一看見福富的車子有籃子便立馬閉上了嘴。新開也和荒北牽了同一台車,理由是沒有籃子比較快。緊跟在泉田後頭,正打算要牽車的黑田眼角瞄見葦木場在一旁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皺著眉頭喊了下他。


 


“愣什麼啊蠢貨。”黑田內心翻著白眼,”去牽車了,該不會是你又反悔了吧?”


 


“才沒有呢!小雪醬才是!”葦木場回過神跟上了黑田。


 


葦木場並沒有告訴黑田,他看見了箱根的髮箍前輩和總北的玉虫色頭前輩接吻了。前一刻東堂還在咄咄逼人,下一刻仗著身高優勢的卷島直接彎下腰吻上了他。雖然說他們倆的身高也才差兩公分,但是實在是很可愛什麼的,更何況如果東堂主動要吻卷島話也非常容易,甚至連腳尖都不用顛。


黑田靜靜的望著泉田前輩,思考著等下怎麼說要租車,葦木場低頭望著矮了一節的黑田,幻想如果換成他要吻小雪醬彎腰應該會很痠吧?尤其是如果小雪醬的嘴巴看起來軟軟綿綿的像雪一樣,他覺得一定會想要一直不放開,小雪醬感覺就很可愛呢。若是換成他要吻自己不就要跳很高?哇啊——好想看小雪醬跳高高的樣子——可是如果親不到怎麼辦!?把小雪醬抱起來的話小雪醬會不會生氣?還有什麼辦法呢…


 


“啊!蹲下來就好了!”葦木場不自覺的說出口了。


 


“什麼蹲下啊?!”黑田回過頭看著自嗨的葦木場,像是聽到了什麼優美的古典樂。


 


“吶、小雪醬,轉過來一下下。”葦木場纖細的手指比著要黑田轉身的手勢。


 


“哈啊?做什麼?”黑田一時沒有想這麼多便轉過身面向著他,反正問了也沒什麼用的感覺。搞什麼啊到底要不要牽車?


 


高大的葦木場蹲下身,仰望著黑田,過不久露出了天然呆的微笑。


 


“這樣子的話、小雪醬就跟我一樣高了呢!”


 


 


黑田雪成瞬間有股想把葦木場拓斗揍飛的衝動,鄙視!這一定是鄙視!


葦木場發現黑田的臉轉成鐵青色才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想緊緊的抱住小雪醬卻又想到可能不會比較好一點,小雪醬可能會氣的把他一拳揍飛揍遠遠地然後再也不願意跟我說話什麼的,可是小雪醬的臉感覺已經很想要這樣做了或著說正要舉手想要怎麼做什麼的…嗚哇這兩種都不太好啊!該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小雪醬你不要生氣了小雪醬!!!


 


跳高高!小雪醬如果跳高高的話一定就不會生氣了!


一想到這邊,葦木場兩手抵住黑田的腋下,站起了身把他舉的跟租車店的牌子一樣高。不料黑田有不為人知的懼高症…


 


“呃啊!放我下來啊蠢貨!呆子!混帳放手啊啊啊!”那一瞬間黑田的臉從鐵青轉為黑紫色,完全不敢張開雙眼的他一感到自己的雙腳懸空晃著就嚇到四肢無力。


 


“咦…小雪醬不喜歡飛高高嗎…”


 


“鬼才喜歡!放手啊你!”黑田很想大吼,可是又不希望大家往這個方向看過來。


 


“…現在放手的話,小雪醬會骨折哦…”葦木場輕輕晃了下手,把他嚇的心臟都快要停下了。他沒想到小雪醬不算矮,在女同學身旁也算高的一百七十幾公分居然這麼輕!好像初雪一樣,看起來瘦瘦的腋下卻有點肉,很好抱!”如果小雪醬不生我的氣我就把小雪醬放下來…”他再次想到了個好(?)主意。


 


“好你說什麼都好我不生氣了你快放我下來葦木場拓———“


 


終於碰觸到地面的雙腳隨即癱軟了下來,就好像參加完三天的IH般抖著,黑田不斷的安撫自己,直到葦木場伸出了手扶著黑田站起來,也幫他租好了車,一行人也都準備出發了。


 


雖說這傢伙是個天然呆看起來像天然呆講話也像天然呆做事天然呆行為天然呆…沒想到思想這麼腹黑嗎!不過要說他會這樣想也是不太可能,該不會是什麼潛意識吧!?認識那麼久也從來沒有看過他有什麼腹黑的舉動,哪像那個呆毛翹的老高的二年級,不過腦子裡的東西可以這麼恐怖也是遺傳什麼之類的吧!?真是太小看他了…


 


 


-


 


 


“哇啊——看到大家都騎著淑女車的感覺好奇妙~”小野田冒著小花,在鏡片後大大的雙眼快瞇成了條兩條直線。從沒想過大家會一起騎淑女車!而且還有箱根的前輩,雖然手嶋學長和青八木學長沒有來,鏑木和杉元也說沒空,不過人已經多到把整條馬路都占滿了!等等不知道大家騎淑女車會是什麼樣子—


 


“難得又一起騎自行車了、來比個賽怎麼樣,福富?”金城在店裡的置物區旁脫下了外套,對著正在試車的福富開口。


 


“我不會輸給你的,因為我很強。”他平時堅定的眼神不變得看向金城。


 


“福醬你騎過淑女車嗎!?福醬你剛剛明明還用很害怕的口氣跟新開講話啊!?福醬不要勉強我們可以回家——“


 


“都是自行車,沒什麼好怕的,因為我很強。”福富一句話讓荒北再次失去了信心。


 


“我們只有六個!他們有八個欸!不公平吧!”鳴子很早就不爽這點了,為什麼他們人那麼多啊?


 


“還不簡單,我們把泉田分給你們不就好了?”東堂笑著說。


 


“東堂前輩我——“


 


“不行!我們箱根一個人都不能少!”新開駁回,”你說是吧壽一。”


 


“對。”


 


“果然還是別比賽了咻?”


 


“這絕對絕對絕對不行不行不行的Maki醬!好久不見了怎麼能不好好的比一場呢!Maki醬Maki醬—難道說是Maki醬你車技退…”


 


“你才車技退步咻!我除了回日本沒什麼練習外在英國每天都騎!”卷島狠狠地瞪了東堂。


 


“呃…大家…”看著所有人苦惱和快要吵起來的樣子,小野田只能在旁邊揮著手,可惜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的存在,畢竟是存在感低到沒有人會把它當成主角的主角啊。”…難得一起出來騎車,怎麼會這樣…”他低著頭小聲的說。


 


“金城前輩,我這裡有個提議哦?”真波微笑,明明聲音不大卻停止了大家的吵鬧。


 


“不如來比個人賽怎麼樣呢?”


“既然這裡有坡道也有平地,不管對衝刺選手、爬坡選手或全能型都一樣哦。就沒什麼好不公平的吧?贏了的人也不代表自己的學校,代表就是在這裡的人之中最強的哦。”


 


雖然這麼說,但真波和眾人心底很清楚,並不是和所有人比賽的意思了。


而是和自己想超越、想一分高下的人的一對一!


反正贏了也沒什麼,輸了也只算是場友誼賽。


尤其對平時一起合作的雙人組選手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真波君…!”小野田彷彿看到救星般望著真波。


 


“不用謝,坂道也開心的騎吧。”真波覺得坂道的臉有點誇張,苦笑了下,”我也想感受下千葉的風呢。”


 


“嗯!”真波人真好。


 


 


 


 


-


 


 


 


 


一行人穿著簡便,襯著放晴的藍天白雲,彈性布料包裹著的修長雙腿和鬆軟的皮鞋踏上了銀黑色的踏板,發出清脆的聲響。一陣帶著清新花香的風朝著真波的雙頰徐徐吹來,把混著藍色的黑色髮絲吹的迎風而起,他深吸一口氣,用不習慣的姿勢坐在不習慣的淑女車坐墊上,坐墊太低不能調整,把手太高也不能有什麼大幅度的移動。車子又重又大附加的東西也多,但一想到坂道曾經騎著這台腳踏車來回秋葉原和千葉後,便覺得沒什麼不適合了。身旁有坂道還有舒適宜人的風,真想馬上轉動那腳底的踏板!那就像一個開關,踩下後,沒什麼是不可能、


那便是自己活著的感覺。


 


“真波君看起來很開心呢,不是第一次騎淑女車了嗎?”


 


“沒有哦,第一次騎。”真波一邊閉眼享受著陣陣吹來的風,一邊回答著小野田。


 


“好、好重!”第一次碰到淑女車而且只差自己的身高一丁點的鳴子發現自己可能連車都舉不起來,要怎麼衝刺!要怎麼爬坡!要怎麼和假正經競賽!不過假正經看起來也不太好的樣子…?


 


“…嘖…”沒想到除了公路車以外,高橋騎的淑女車這麼不方便嗎,哪天送一台公路車給高橋好了。今泉僵硬的前後移著車子想試試車輪還有沒有氣,比公路車重了幾倍的重量對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他有點緊繃。


 


“哈哈哈豆丁!爬不上車嗎!要不要去換一台兒童騎的?”田所笑著看只比淑女車高一顆半頭的鳴子。


 


“吵死了大叔!你那台才是看起來快要被你壓壞了!”他不爽的回瞪,車子還差點倒下來,他趕緊使力把車子抬了起來。怎麼感覺已經沒什麼力氣騎車了啊…


 


“咦?金城你是第一次騎淑女車咻?”卷島看著動作不熟練金城正在試剎車的穩定性。


 


“是啊,雖然很早就知道了也沒什麼時間練。”他苦笑。


 


“新開,還好嗎?”福富早已準備好了,發現新開臉色不太好。


 


“呃…嗯!很好哦壽一!”他剛剛還差點跨不上車!超級不穩又重!不過果然一樣是腳踏車,至少有踏板,應該能衝刺吧?”靖友呢?”


 


“混帳!呆茄!啊啊啊啊!”荒北用力的甩著淑女車的畫面怵目驚心,”你給我站好!站好啊你怎麼那麼肥!不是說淑女車嗎!淑女還那麼胖你嫁的出去嗎!站好!”


 


“靖友,那只是台腳踏車,不用擔心嫁不嫁的出去的問題…”


 


“哈啊!?你給我閉嘴!我當然知道!"荒北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點大聲,原本只是普通的碎碎念罷了,蠢到家的辱罵倒是傳進了新開泉田和東堂的耳中。”他是沒氣還是太老舊!又吵又重又肥!什麼淑女車!根本老太婆!老太婆都比他安靜!”


 


“荒北你吵死了,”東堂皺眉,”你那台沒氣了,去換一台就好。”


 


“嘖!運氣真背!”荒北牽著生鏽的車子回到店裡和老闆要求換一台。


 


“泉田你的怎麼樣了?”新開望著後頭的泉田。


 


“哦哦!比預想的輕呢!Abu!安迪和弗蘭克覺得很適合拿來練習肌肉耐力哦!只是不夠快就是了。”泉田平時就有再練舉重等健身,覺得沒什麼。


 


“小雪醬,你可以嗎…?”葦木場坐在車上,看著黑田像是第一次學騎車的小學生一樣發紫的臉龐和顫抖的雙臂,難道是因為剛剛舉太高的關係?車身還一抖一抖的。


 


“我…”黑田身心靈才剛剛受創,再接著第一次騎上自己根本沒騎過的腳踏車車款,他真的覺得就算要比賽什麼的他應該也可以退賽了,理由是身心俱疲,準備不足。


 


“要、要不要我幫你啊小雪醬!?”


 


“不!你滾!”黑田靠著過人的意志力終於跨上了腳踏車,接下來就是踩上那沉重的踏板帶動那沉重的鐵鍊和齒輪再使沉重的輪往前滾,可惡這到底有什麼好玩的我還寧願回箱根去做重量訓練…


 


 


直到荒北換好車後,大家也差不多可以準備出發,人群四散的散在還有點融雪的柏油路上,說定了以距離車店約有十幾公尺遠的櫻花樹旁為起跑線,沿著筆直的鄉間馬路開上第一座山丘後下山,繞過一座杳無人煙的湖畔,第二座較高但路程較短的坡道,最後以另一條靠山的直路騎回租車店的櫻花樹。大約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公路車只需一兩小時不到便騎完了,放鬆騎也不算難事,這裡也全是領教過高中聯賽IH的真正難度的人,三十公里根本不算什麼,連練習都不算是。眾人一聽到這全自信滿滿的,全然沒想到身下的淑女車有什麼難騎的,小野田看著大家都沒什麼問題的樣子,來之前怕大家不適應的事看來是白擔心了,畢竟是淑女車啊。


 


真波滿面笑顏的請店長當發令員,店長二話不說的拿了哨子站到了櫻花樹旁,所有人已經單腳踩著踏板蓄勢待發了。


 


“三、二、…”


 


“真波君,等等要加油哦!”小野田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和傻笑讓真波心裡有點疙瘩,難道說——


 


“一!”


明明是個沒什麼重要性的個人賽,明明只不過是千葉的鄉下短短的三十公里賽道,但光是在真波君旁邊,那如初春一般的喜悅像盛櫻被風吹下似的溫暖。那不像高聯的緊張,不像IH的壓力和巨大的團體使命感,是為了自己,為了腳踏車,為了超越而騎行!


小野田在尾音落下的剎那已衝離櫻花樹,卷島和東堂也不落人後。


 


真波正打算踩下踏板時已看到話音的源頭背影,他臉上綻放發自內心的微笑。


「坂道君,盡管踩吧。你的身旁永遠只會有我哦。」


 


雖說身下像是拖著鐵塊移動,卻阻止不了隨風展翅的他。


 


金城和福富剛開始在爬坡組的後頭,但直道依然不是他們的主場,兩個上屆主將沒兩下子便衝上前,三十公里的較勁在起跑線早已開始。


 


“只有三十公里呢,壽一。”金城腳下動的飛快,卻不見絲毫喘意。他更無意識地喊出了福富的名字,”勝負等等就揭曉了。”


 


“真護,我很強。”他注意到了他對他的稱謂變了,但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如果我贏了你,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他的語氣是肯定句。


 


“你的語氣根本不是疑問句啊。”金城望著福富,只見他一心一意的望著前方,也像是只傾注了不到三成的能力一般,兩人卻早已把後頭所有人拉開了五分鐘的距離。”前提是你贏的了我。”


 


福富的嘴角勾起了個微小到看不見的弧度。


 


“福醬!"荒北在福富後頭緊皺著眉,"可惡這麼早就衝出去了嗎…雖然說是個人賽,還是好想去福醬的身邊…”為什麼這台車還是這麼重!而且姿勢蠢死了跟白癡一樣!


 


“壽一剛剛不是有告訴我們不要去追他嗎?”新開跟在荒北旁邊,明明是淑女車也踩的光還不減,要是一旁有女孩子的話一定還是會這傢伙尖叫吧。


 


“是有啊可是…”好久沒有一起騎車了…快點啊淑女車!


 


“他現在跟金城桑肯定有什麼話要說吧。”新開的語氣意味深長。


 


“不是吧!福醬你!”荒北雖然搞不太懂,但新開的表情在他看來非常的不妙!正打算衝出去的瞬間,新開突然衝到了荒北面前擋著。


 


“混帳給我讓開!我要去找小福!”


 


“壽一可是有叫我要好好跟你比一場哦,贏的人可以單獨和壽一騎車一整天後再一起吃晚飯。”後段都是新開瞎掰的。


 


“真、真的?”荒北的瞪大了眼,有點不相信的看著他,腳下甚至減慢了速度。


 


“當然啊,”只有前面是真的啦,靖友對不起。”他還叫你不要去追他哦。”壽一我也對不起你。


 


“我絕對不會輸給你的!新開——!!”荒北沒有多做思考,即刻衝了出去。


 


“哦!”


 


 


“前、金城前輩,衝出去了!”鳴子緊張的看著今泉,似在詢問是否該追上去。


 


“不必衝,鳴子。”今泉望著急躁的鳴子,果然還是沒有變呢。”今天是個人賽,


“是該來比完高聯沒有分出的高下了!”


 


鳴子愣了下。


“樂意之至!咔咔咔!假正經你可不要被鳴子大爺我多次進化後的成果——超級高速噴射鳴子列車給遠遠甩在後頭了!”


 


正打算換檔次加快速度的今泉和鳴子這才發現這台淑女車沒有可以換檔次的按鍵。


 


“假…假正經…我…這台不能換檔次…”鳴子看起來快哭了,完全沒有幾秒前的氣勢。


 


“我的…也是…”手把上空空的觸感使今泉完全沒有安全感,還有過低的坐墊過高的手把,要怎麼抽車!?


 


“哈哈哈!看你們兩個呆滯的樣子!”田所一瞬騎到他們身旁,用手指轉著檔次的輪盤,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這是先預訂的好處!”一旁的泉田也運氣好的挑到了有檔次的車款。


 


“總北的,先檢查腳踏車不是比賽前應做的事嗎?”泉田質疑。


 


“去死!誰知道啊!”


 


 


“唉呀,福富果然心急呢,一下子就和金城衝出去了。”東堂舉手遮著陽光,望著開賽沒幾分鐘就衝過自己的兩人,”Maki醬,我們的第一個比賽就是誰先到第一座山坡的起點哦!”東堂的眼神是必勝的樣子。


 


東堂應該是這裡除了小野田外、騎淑女車騎的最順暢的人了吧。聽他在剛剛還沒開始前所闡述的話,他從小就是騎淑女車長大的,如果細問的話說不定比小野田還要久。沒想到東堂這個自戀狂小時候會騎淑女車這種東西…完全搭不上啊。而且小時後好像就很受歡迎了,他到底哪裡好了?眼睛?眉毛?像蟑螂一樣的瀏海?還是完全沒有品味的髮箍!?


 


“咻,知道了!"卷島率先往前方騎去,一望無際的平原,地平線和天際線的交點已模糊不清,第一座山就在這條寬大的路的終點,也就是他們比賽的起點。


 


他們的比賽,也是沒有終點的。


 


 


 


 


 


 


 


 


 


#


本篇結束囉,先謝謝大家願意看到這裡(土下坐


結尾有點不知所措是正常的(誤)順應東堂說的話,起點就是終點(幹#


反正還有尾聲wwww尾聲的長度可能跟本篇差不多、也可能很短喔(到底


尾聲的話會更智障一點就是了,大家不要太期待啊__( :3 __| ) |________


 


終於把年節打完了其實也還滿開心,都過完年了ˊ艸ˋ..終於可以寫一些自己想寫的小短篇了!雖然國三很想死、可是靈感如泉湧(你夠###)小短篇不會像這篇一樣這麼久出啦、可是也沒什麼營養的砂糖歡樂物吧,希望大家會喜歡。


然後CWT39入手的荒北北本子真的超爽233333333在這裡感謝同行好友蔥蔥。


可以先預告下、尾聲的福金和真坂應該會比較多,因為很對不起等了這麼久才等到下文的太太們( ; /////// ; )福金跟真坂實在少的我也不能接受!(#


以後有機會也會寫寫井待和御坂、最近萌上了^//q//^還有歡樂輕鬆文什麼的,真的很喜歡!雖然手感渣到一個人神憎恨的境界、可是以後會再繼續努力的!(有空的話。


 


最後、


我再也不要寫總北箱根全員向了,累死我老娘。明明悠人、銅橋、鏑木、手嶋和青八木都不在可是真的好糟糕、尤其是對話。


 


#我要去補本了,如果喜歡還請按個+關注<3謝謝!


 


2015/3/8,PM9:30



评论
热度(58)
  1. 中二病患者渣文筆什麼的任君踹我是幸福的病受 转载了此文字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