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温泉约定

宅家鱿鱼

温泉约定

*山坂暧昧向

*渣文笔逻辑死

*有OOC有BUG

*时间设定为卷岛和小野田最后一次爬坡之后,三年级离开之前,但其中已经发生了秋叶原水壶归还【干脆算成架空好了QAQ

鱼唇的我在写完之后发现时间线不对了!!秋叶原水壶发生在卷岛离开之后,结果我给记混了_(:3JL)_所以事件顺序剧情什么的是最大的BUG啊QAQ不想改就只能这么设定了OTZ

现在开始奋战期末了!

 

车上的颠簸让人昏昏欲睡,现在总北几人才消停下来。自从上车之后,小野田的精神头显然消减了许多,晕车的感觉明显不好受。其实除了晕车还有一个原因让小野田一直情绪低落。

这是一次旅行。

是三年级前辈们的毕业前最后一次旅行。

当初三年级的前辈们即将毕业的消息仿佛一盆冷水浇灭了IH夺冠的喜悦。小野田有些难过,因为入部后的他才真正体会到同伴的乐趣,但是还没有感受多久,敬重的前辈们就要离开了。

小野田到现在还能记得最初爬坡时看到卷岛前辈帅气的爬坡姿势。之后卷岛前辈为了和他搞好关系而特地将水瓶上的玩偶送给他,记得当时自己看到时兴奋的一直在前辈说个不停。爬坡的时候前辈也给他很多建议。田所前辈和金城前辈也都非常照顾他。

和大家一起去训练已经成为了他每天的习惯。

现在,马上,就要看不到前辈们了。

不,不能再想了。

小野田使劲摇了摇头,想将这些悲观的想法甩出脑中,但是随后晕眩的感觉更加严重。他沮丧地闭上眼睛。

旁边的卷岛瞥见这一幕轻叹了一声。

这次虽说是旅行,但是选择的地方并不陌生,还是当初特训的地方——箱根。

听说是金城前辈的决定,打算在离开前自行车部之前大家一起去旅行一次,至于为何旅行的地方选择箱根还有去玩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终于,车子到达目的地,缓缓的停了下来。

小野田下车后才看到他们所要到的地方。艳阳高照,四周郁郁青青的树木映入眼帘,满眼的绿色让人不自觉的平静下来,享受一时的宁静。前方不远处有家小店,上面好像写着XX旅馆。

“就是这里了。”金城扭头,指指前方的店,说,“这次来泡温泉好好放松放松吧,当然还有其他玩的地方。”

小野田愣了下,没想到最终目的是要泡温泉。

“耶!!!没想到是要来跑温泉啊!温泉!等我!”鸣子立刻大喊大叫的跑到前方。

“喂,别跑这么快。”今泉在后面追了上去。

“小野田,比赛之后也要学会放松下。”面前的卷岛转身提议,“不要想其他的。”

听到这话的小野田愣了下,没想到被卷岛前辈注意到了。

“恩!”似乎这一时刻小野田才提起了出来旅行的兴致。

“诶!!!?”

小野田刚刚跑到门口,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鸣子的叫喊声,吓得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走进去看看。

走进店里,待小野田看清里面的状况,他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一伙人。

“箱学!?”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切,应该是我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才对!”荒北不满的开口,“这里可是箱根。”

没想到IH的第冠亚军队会在一个小小旅店再次碰面,真是冤家路窄。

突然,小野田注意到荒北身后的一抹蓝色,高兴的开口打招呼,“真波君,好久不见!”

被点到名字的真波探出脑袋,看到是小野田后走上前去,笑道,“好久不见,坂道君!”

自从真波在秋叶原给他打了一通电话之后,两人基本上没怎么联系。

那次放在角落里的水壶让小野田觉得他和真波即使很少联系,但是双方应该还是归在朋友那一类。

因为那是一个新的约定。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啊,真有缘分~”真波笑眯眯的说。

“说的也是!”小野田兴奋的赞同道。

“这次你是来泡温泉的?要住在这里吗?”

“恩!金城前辈提议要到这里玩,今晚应该是要住在这里吧?”

“那我晚上去找你玩!”

“好啊好啊!”

“……..”

“……..”

东堂无语的看着身边旁若无人似的愉快交流情感的两人,他不会说都能看到周围蔓延着粉红色的气息,好像都能看到小野田被一朵朵小花包围着。

看着一直和小野田说个不停的真波,东堂表示无法和之前沮丧悔恨的家伙联想到一起。

“小卷~小卷~没想到我俩会在这里见面,好有缘分啊!”

“额….”卷岛不知所措的往后退了几步。

“这次你听我说……”

“……..”

在这期间,两家队长已经在前台和店家打好了招呼,等人领到各自的房间。

等到店家领人上去时,小野田发现箱学和总北住的房间相差一层。

这家店二层是箱学,三层是总北。一层是大厅,食堂和泡温泉的地方。这里的温泉有露天和室内,要去露天泡温泉的话,老板说是在一层走廊尽头不远处,而室内的话有好几个房间。

小野田正要往三楼走的时候,发现真波冲他挥挥手,“坂道君,晚上见!”

“恩!”小野田也摇摇手。

小野田上楼拉开自己要住的房门时就看到鸣子正激动的在榻榻米上滚来滚去,一旁的今泉似乎有些无奈。

这次是三人一房间,小野田鸣子今泉住在一起。

看来衫元似乎和手岛前辈青八木前辈住在一起,三年级的前辈们住在一起。

小野田进屋将带来的行李放在屋角,打算先整理下衣物。

“不行!我忍不住要先去泡温泉了!”原本在打滚的鸣子突然一骨碌爬起来,冲到屋内拉门拿出旅店早已准备好的浴衣换了起来,“你们不一起去吗?”

“不了,我先休息下。”

“我等一下就去。”

小野田和今泉同时开口道。

看着已经闭眼躺着的今泉,鸣子撇撇嘴,扭头对继续收拾东西的小野田说道,“那我就先下去了,你可快点来!”

“好!”

 

终于收拾好的小野田这才打算去泡温泉,看到房内似乎已经睡熟的今泉,他轻手轻脚的换起浴衣后便下了楼。

之前好像店长说露天的温泉是在走廊尽头….

小野田从走廊上下来时,看到眼前空地有牌子提示这家店有几个露天温泉。看着提示,小野田想了片刻觉得随便选个就好了。

不一会儿小野田就已经走到了,没想到竟是空无一人的浴场。看来鸣子在另一个啊,不过另一个貌似离这里远。随后小野田决定就在这里呆着了。

温泉里所蕴含的热气在水面上缭绕不断,雾蒙蒙的看不清。被四周盛开的花木包围着,再配上有些发暗的天色,也是难得的美景。

已经在旁边的房间换好衣物的小野田缓缓的走进水里,挑了个树上开着红艳花朵的地方,靠着岩石发起了呆。

没人打扰,寂静的环境很容易让人瞎想。

小野田又想起了之前早上的沉重。

待在部里将近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大家相处愉快,一起努力训练。

即使最初知道前辈们已经三年级,要即将毕业了,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刻这么快就来临了。

虽说卷岛前辈之前找他单独谈了,当时的自己也作出承诺,接受了这个现实,但是现在想想还是有些伤感。

陷入沉思的小野田并没注意到此时有人进入浴场。当哗哗的入水声响起,小野田才惊觉有人靠近,连忙抬头,结果吓得差点整个人跌入水中。对面的人连忙扶住小野田。

“真、真波君!?”

没有衣物的阻挡,温热的体温,光滑的皮肤,这些直接接触让小野田不禁脸红。

“抱歉啊,吓到你了。”真波歉意的说。

“不、不是,是….是我没有注意到…..”小野田低头呐呐地说道。

仿佛有声轻笑,听不真切。

小野田还保持着低头害羞,就听到旁边的水声,真波走到一旁,就待在了小野田的身边。

之后,两人都没有出声,浴场内一片安静。

真波不着痕迹地瞧了下旁边陷入沉默的小野田,不知为何今天的小野田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充满活力。

回想以前,每次见到元气满满的小野田都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提起干劲,现在消沉的一面真波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让他不禁有些担心。

“坂道君,你刚才好像一直都不开心,怎么了?”

小野田听到真波的询问慌忙的抬起头,想笑笑说没什么,但是看到对方认真的盯着自己,他张了张嘴又说不出口,然后泄气地低头盯着水面。

此时又是一片沉寂。

就在真波以为小野田不会回答自己时,小野田缓缓开口,“真波君…我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没用…”

真波诧异的转头看向小野田。

“前辈们马上就要毕业了,之前卷岛前辈告诉我即使他走了,我也要努力,要超越他,我也承诺了一定会的….可是,现在一想到即将的分别,在想以后会不会部里也陆陆续续有些人离开之类的,我又有了这种不应该有的伤感….”小野田说着说着渐渐没了声。

“什么嘛,原来是这个。”真波靠在后面的石头上,双臂往后搭在上面,“坂道君居然因为这个一直不开心啊。”

“那是因为….”

“前辈们离开的确会有些伤感,但是卷岛前辈不也鼓励你之后要努力么?既然坂道君做出了承诺,就要努力达到啊,哪里有时间想这些。再说离开了也不是永远不会见面了,前辈们也只是选择了别的学校而已,以后我们也会这样。以后总有机会会见面的,何必伤心!”真波打断小野田的话语,扬扬洒洒的说了一堆。

小野田被说的一愣一愣的,瞧着真波久久不语。

真波看着呆愣愣的小野田,倾身向前,不禁笑道,“再说了前辈们不在了,但是你身边还有别人陪着你呢,即使没有,你还有你的对手,我。”

看着对方靠近自己,倏忽放大在自己眼前的容貌,小野田觉得脑内砰的一声,一片空白。

 “坂、坂道君!”

就见小野田悠悠忽忽的,身体开始往下滑。吓得真波赶忙拉起小野田,阻止下滑的趋势。

小野田觉得现在自己有些晕晕乎乎的,真波的声音也听不太清楚。

 

“呼,真的是要被你吓死了。”

“抱、抱歉,真波君。”小野田手拿着一瓶矿泉水。离开闷热的浴场,清凉的微风让小野田感觉好了些。

想到刚才真波君连忙抱着自己跑出来的样子,小野田感觉要浑身烧起来了,忽然攥紧水瓶,猛地往嘴里灌上几大口让自己降降温。

“怎么样了?”真波蹲下身关切的看着小野田。

“已、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了!真、真波君!”小野田说话断断续续的表示感谢。

真波无奈的笑笑,“下次泡温泉时间不要太长了,会容易蒸晕的。”

“恩…”

等小野田休息够了,两人决定回到旅馆内吃个晚饭。

回来的路上,两人肩并肩走在幽静的小径上,安静的四周,只能听见清脆的木屐声。

小野田偷偷的抬眼看了下身边的真波,旅馆内的普通蓝色条纹浴衣穿在真波身上也是不一样的,与他的深蓝色头发相呼应,衬的更加好看。

这一刻让小野田觉得这是只有自己和真波君的两人世界。

真希望以后像这样的相处能有很多。

即使是再长的路也会有走尽的时候,更何况这种短短的路。

小野田先脱鞋走上旅馆内的走廊,正想要继续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衣服一紧,身后有人在拉他。意识到是真波在拉他的时候就停住不动了。

“其实…卷岛前辈走了,最难过的…是东堂前辈。”真波忽然开口,“上次IH看到东堂前辈一直在等卷岛前辈和他一起比赛,一起爬坡的时候….我有些羡慕….尤其是之后他们一起全力以赴的冲向目标。那是他们最后一次一起爬坡。”

小野田转身看着真波,可是对方低着头根本看不见表情。他想了想,伸出手。

真波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抬起,对方的面容映入眼帘。

“那么我们做个约定吧。就像卷岛前辈和东堂前辈一样,三年的时间一起比赛,最后三年级的时候我们一定一起爬坡!尽兴的,全力以赴的,爬坡!”

此刻小野田的笑脸在月光的照耀下莹莹发光,让真波挪不开眼。

心中的悸动让人觉得陌生。

真波抿抿嘴,弯起嘴角,“好。”

 

小剧场

鸣子气愤道:“小野田!你去哪里了!我一直在浴场等着啊!”

真波笑道:“坂道君一直在和我泡温泉呢~舒服的都泡晕了~”

小野田的脸腾的一下红到耳根。

 

END

 

评论
热度(46)
  1. 中二病患者宅家鱿鱼 转载了此文字
    宅家鱿鱼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