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perfect order

甜甜圈

首先, @苞谷Kongu 佬爷生快!

然后,你不知道本大爷每天导师的任务已经干不完了吗还来卖萌压榨我写文!!!

特种兵paro(不过好像被我写成杀手了额)。人间兵器真波和技术宅小野田的故事。

充满活力的山坂,太太们今天也要干劲满满哦❤

 

perfect order

 

华盛顿皇家酒店1层的VIP电梯前。

“明明建在东京市中心却叫这种西方的名字,真差劲耶。”

“啊。”

两名服务生装扮的人正在等电梯。

“说起来,新开前辈,真的一定要穿成这样吗?真让人不舒服。”

“稍微忍耐一下吧,真波。”

这是新开隼人第一次和真波山岳作为搭档执行任务。

尽管在同一个组织共处了近十年,新开对真波也并不了解。

毕竟,组织里唯一和真波比较亲近的,就只有东堂和首领福富了。

一想到每当东堂提起真波时,荒北忌讳的表情,新开不禁有些好奇。

真波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在他思考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对方也没停止他的喋喋不休。

“……可以的话我还是想换回大学制服啦,虽然比起学校毫无亮点的男生制服,超短裙配上藏青色过膝袜的女生制服还比较有看头。”

“……连过膝袜都包含在校服里了?”

“嗯嗯!很不错吧?我选的大学。”

没错,这家伙还在是大学在读生。

新开并不理解,身为他们这一行,有什么必要再去学校学习一遍早已掌握的知识。

“不过真波,你是在紧张吗?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停止话题呢。”

对方顿时噤了声。

“……讨厌啦前辈,不要揭穿我啊。”

“任务完成率100%的你也会紧张吗?”

不过确实,这次的任务可不怎么轻松。

“怎么可能?我只是很气愤,这群人为什么开个会还要跑到那么高的地方去啦!”

“……啊?”

新开有点反应不过来。

而站在他身边,一直以来不管面对多么可怕的敌人都显得游刃有余的真波,罕见的涨红了脸,恼羞成怒的瞪着快到1层的电梯。

“……我恐高啦!”

 

与此同时,距离华盛顿皇家酒店700米远的某栋写字楼顶。

“可恶、最高也只有40层吗!这样根本看不到他们的情况,更别说狙击了!”

“我想对方也正是考虑到这点才选在华盛顿的55楼吧。安心啦荒北,不是还有真波那家伙在吗?别看他平时不怎么靠谱,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是可以信赖的。”

“嘁!”

荒北不屑的将望远镜塞回了包里。

不同于东堂对他们这个后辈的赏识,荒北始终忌惮着真波。

每次任务都能圆满完成,兼顾着日常的大学生活和严酷的佣兵角色,完美到挑不出毛病的一个人。

可是,出于近乎野兽的敏感直觉,荒北认为真波甚至远比他们的敌人要危险的多。

这种猜测在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和真波搭档的任务中被证实了。

完成自己的任务后就站在一旁等待着结束,同行的队友再怎么陷入苦战也丝毫不为所动。

“你这家伙!!”

事后面对荒北的质问,他只是不紧不慢道:“福富前辈给我下达的任务,就只有解决掉那个人而已啦。”

也正是在那时,荒北终于意识到,那个传言是真的。

据说真波小时候曾被福富救过,而自从福富把他带进组织的那一刻起,他就只服从于福富一人的指令。

没错。比起人类,真波更像一台机器,只对持有人命令绝对服从的机器。

不做思考,不带感情,即使队友在面前死去也不为所动。

因为那些,都是任务以外的内容。

真波山岳,就是这样一台人形机器,杀人的机器。

 

华盛顿皇家酒店54层。

这次的任务,是真波负责解决位于54层的保镖们,而新开负责55层会议的首脑。

当然,电梯是无法直达55层的。他得先和真波一起在54层下,由楼梯上到55层。

保镖有21人,首脑只有5人,新开对于福富的安排还是有些不解的。

“真波,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你就逃吧,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了解~”

看着才从电梯里出来就又变得生龙活虎的真波,新开也忍不住回以了微笑。

“那么,一会儿见吧。”

“待会见,新开前辈~”

 

整理好领结,确认了手枪已经装好消音器上了膛后,真波没有犹豫的推开了宴会大厅的门。

舒缓的音乐和食物的芳香瞬间将他笼罩其中。

大厅里,17个人正优雅的举杯闲聊着。

“放下你的枪。”

而剩下的4人,此刻正围在门口拿枪指着他。

真波撇撇嘴,枪在手里转了个圈,自由落体到了花纹繁复的豪华地毯上。

“这还真是,令人不爽啊。”

对方看到他的配合明显松了口气,拿枪点了点示意他跟着他们走。

“真是令人不爽耶。”

然而仅仅是眨眼间,真波空着的双手就仿佛变魔术一般的出现了两把军刀。

“什?!”

在全场的人做出反应前,离他最近的四个保镖颈部已经喷涌着鲜血倒下了。

“这样一来,服务生的制服根本就白穿了嘛。”

一边碎碎抱怨着,一边在掀起桌子躲避着枪击的同时接近目标将其解决。

“下次,我一定要穿最爱的LOOK车衣!不过是蓝色的好还是黑色的好呢?”

以这种宛如饭前料理一般的悠然态度,轻松的开始了致命的反击。

 

“……结束了啊。”

趁乱穿过大厅爬上楼梯到达了会议室,尽管预料到目标身边也会带一些保镖,不过这些对新开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将桌上关于军火与毒品走私的情报传回本部后,新开没有留恋的离开了会议室。

“那么,差不多也该去帮下忙了。”

这么想着,新开走下楼梯,推开了宴会大厅的门。

优雅的古典音乐仍然回荡在大厅里,只不过原本酒店里好闻的熏香,已经完全被血腥的气味掩盖了。

新开四处看了看,终于在大厅的一个角落发现了真波。

——真波和他身旁的一座小山丘。

酒店里当然不会有山,那个几张桌布覆盖下的“山丘”是什么,新开根本无需多想。

“啊,前辈也搞定了吗?我们可以走了吧?”

看到他进来,真波高兴的挥了挥手。

新开微微蹙起了眉。

“真波,这是什么?”

“唔,我怕等会酒店员工近来这里被吓到啦。垃圾也好尸体也好,都不能随便乱扔吧?”

理所当然的说着这种话。

新开无法想像真波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21具尸体拖到房间的角落并为他们盖上桌布的。

“……呐,真波,杀人会让你感到快乐吗?”

他知道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的,但是他想听听对方的回答。

“在说什么啊,新开前辈?”

然而真波只是一脸惊讶的盯着他,仿佛听到了多么天马行空的疑问。

“杀人,可是超级无聊的呢。”

 

 

上膛,瞄准,射击。

命中。

一百米也好,一千米也好。

对于荒北而言,万无一失的狙击只是没有任何难度可言的家常便饭。

“……所以,荒北,你认为?”

嘭!

最后一发子弹穿透了靶子的正中,荒北烦躁的将枪随手丢在了旁边的匣子里。

“这种事不要问我啊福酱!既然东堂他们愿意去,就让他们去好啦!”

“我担心的是真波。”

一直守候到荒北训练完,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的福富丝毫没有受到荒北强烈低气压的影响,继续不解风情道,“对方要两个人,东堂说那是他朋友所以他去没问题,关键是真波。”

尽管听到这个名字就头疼,荒北还是给足了福富面子认真做了回答。

“我知道啦!你不就是担心真波所有权的转让吗!既然东堂这么器重他的后辈,那就让他付全责好啦!”

武器自己是不会思考的。

一旦真波被“转交”,大概即使被下达了手刃福富的命令,那家伙也会照做的吧。

这样一来,“行使人”的选择就变得至关重要了。

“然后?对方是什么人?”

 

卷岛裕介,日本头号财团卷岛家的现任当家。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现在的他正坐在办公桌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敲着桌面打量着对面的人。

“没错小卷!”

仿佛看穿了卷岛的不信任,东堂连忙殷勤的介绍道,“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不过任务完成率可是整个组织里最高的!”

说着,他还拍了拍真波的后背示意他也说两句。

后者完全不领情的打了个哈欠。

卷岛停下了敲桌子的手,站起身绕过他们俩准备离开。

“小、小卷!你不是说你弟弟和他同岁吗?”

卷岛开门的手突然停住了。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小野田需要的不只是保镖!”

想到因为出生名门而生活处处受限,甚至考虑到安全问题连普通人的校园生活都无法体会的弟弟,卷岛缓缓的回过了身。

除了亲人无法与任何人亲密接触的小野田。

“他需要的不是保镖、是朋友!”

东堂的话确实使卷岛动摇了,但他还是忍住了立即点头的冲动坚持问出了自己最后一个问题。

“那么,你的这个后辈,需要的是什么?”

这次,真波没等东堂提醒,直接给出了答案。

“你是说现在吗?最需要的大概是睡眠吧,先生。”

 

 

“你就是裕介哥指派给我的保镖?”

好奇的围着真波绕了三圈,小野田抑制不住激动的问道。

“……啊。”

被对方闪闪发光的双眼看着,真波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退。

“听说不管下达给你什么任务你都能完成?”

听到这问题,真波一扫几秒前的不自在,止不住的得意了起来。

“没错哟。就算要我去刺杀日本首相也完全没有问题~”

小野田困惑的歪了歪脑袋。

“我为什么要让你去刺杀日本首相?”

“……”

“啊、对了!我需要的是一个管家!不瞒你说,我就是什么都不会做的宅男啦哈哈哈……”

“……”

真波突然有些后悔接下了这个任务。

可惜现在,福富已经完全把他的“使用权”交给了眼前这个和他同龄却各方面看起来都还未成年的男孩。

“没错!我需要的是一个管家!”

好吧。只是料理、清扫和照顾起居这种事,排除主观意愿,真波还是能胜任的。

“……我知道了。”

“然后就是……那个……”

小野田涨红了脸,无意识的扯着衬衫的下摆吞吞吐吐道,“真波君、是叫真波君对吧?”

“啊。”

小野田猛的抬起头,真波看到了那双眼里比刚才更加耀眼的光芒。

“可以请你、穿着湖鸟公主同款的限量女仆装工作吗?从S码到XXL码我都有买!绝对能找到合身的……”

“那个,坂道君,打断一下。我是男生。”

“没有关系!真波君、可以吗?”

“……”

对命令绝对服从,完成率达到不可能的100%的真波山岳。

不管任务是什么都能完美执行的真波山岳。

面对他的新雇主,闻名世界的卷岛财团的次子——小野田坂道时。

“我拒绝。”

这样坚定的,说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No。


END


如果有后篇,大概也是这对毫无默契鸡同鸭讲的主从怎么联手对战BOSS的不过我觉得这么糟糕的发展也没人会看吧嗯那么下次再见么么哒(跑路

评论
热度(160)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