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烟火

咚二儿

山坂,ooc有,题文越来越感觉没什么联系了

HE

非【懒】常【得】简【去】洁【写】的故事开始前发生的事


↓↓↓

今天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小野田坂道在与家人吃过晚饭后本来想着快点回卧室和恋人真波山岳通电话,但母亲却让他就在客厅里陪她看电视。好不容易在新年到来的前几分钟成功脱离了母亲的魔爪,回到了卧室……


“啊!!!”

看着手机中显示的上百条来自真波山岳的未接来电,小野田坂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真波君怎么打了这么多啊……我要赶快回过去……”小野田坂道感觉此时自己的手正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实际上他的确在发抖,毕竟自己的恋人脾气有些喜怒无常而且时常会开一些奇怪的脑洞,这么多的未接来电指不定他想到哪去了。

♪hime~hime~♪

“啊啊啊啊啊!!!”突然响起的铃声吓到了正在思考如何与真波君道歉的小野田,手一滑,差点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手忙脚乱的接住后一看,果然是真波君的电话。

“啊!坂道你没事吧?”

刚按下接通键便听到那边真波君极其焦虑的声音,以及不停的喘气声。

“啊……啊!抱歉抱歉真波君!我妈妈要我陪她看电视,所以我就想晚一点再和真波君联系也没关系……”小野田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明是自己的错却还扯上母亲,怎么说都有种自己在推卸责任的意味在其中,“啊啊啊啊啊!真的很抱歉啦真波君!”

真波君可千万别讨厌我啊!

小野田咬紧了下唇等待着真波君回复。电话那头真波君的喘气声逐渐变小,能感觉到呼吸慢慢的平稳了下来,最后叹了口气,伴随着阵阵的风声将这些传入了小野田耳内。

“……真波君,是在山上吗?”

“啊,是啊。”跟平常一样,说话的尾音微微上翘,可以感受到此时真波君正在微微笑着,就像伴随着微风飘浮在空中,安详,自由。“我以为坂道君出什么事了呢,就急急忙忙往你那里赶了,本来打算如果到这个山顶上的时候你还没接电话就再加速呢呵呵。”真波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其实自己才打第三通发现没人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去找小野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是想着去见他,而不是后来的担心他。

“真波君……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坂道君别道歉啦,我还没弄清状况就下结论是我太莽撞啦!再说你没事就好了。”

我自己真是笨啊!

从听到真波君焦虑的声音时变湿润的眼眶,现在终于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了,“对不起……对不起……”声音细如蚊音,哽咽着不停的说着。

真波在说完后那句话后半天听不到小野田的回复,看了眼手机,

还是在通话中啊,难道说是风太大所以听不到他说话么,可刚才也听得到啊……噢,对了!估计他……

“坂道君不要哭噢,新年快到了我想听到坂道君笑着的祝福。”

也不知道坂道君是不是在哭啊,要是不在哭的话那估计就有些尴尬啦哈哈。

“……嗯!”小野田用手抹掉脸上的泪水,这时新年的第一朵花也正好在天空中绽放。

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零点,步入了新的一年。

调整好自己的嗓音,使它听起来不像刚哭过的沙哑声,“真波君,新年快乐!”

真波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果然是哭了呢,坂道君。

原本是打算这时听着小野田说着他这边的烟花多么的美丽之类的然后自己要突然深情地插话道「烟火再美,也不及你」,这样坂道君一定会又一次爱上我!【x

在许久得不到回应后,小野田有些害怕了。

真波君是不是嫌我烦了,是不是讨厌我了……我要赶紧找个话头!

“真波君……喜欢烟花吗?”

突然被问到的神游中的真波君倒是完全浑然不知刚才自己的沉默给电话另一端的人带来多大的困扰。“嗯?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嗯……我在想真波君没有和我说新年快乐,是不是在欣赏烟花入了迷之类的……”

听到了这些,真波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是不会对坂道君以及坡道以外的事感兴趣啦。”

傻笑着说出动人情话什么的,真波君真是太犯规啦!

“坂道君……我一开始估计我可能没法对你说出新年快乐了。因为总感觉说了新年快乐之后就到了新的一个时间段,能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会越发的变少,与你的分离又近了一步……”

风依旧在吹着,像流水一般连绵不绝。

“有时候我会很自私的想让时间就这么停止下来,停止在你说你喜欢我的那一刻,停止在我们紧紧相拥的那一刻,停止在唇齿相交的那一刻……甚至想过定格在那个炎炎烈日下的道路旁,我发现倒在路边像身处旱地的鱼儿一样渴求水的你时,想着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递给你水壶,就不会认识你,就更没有后来的IH,也不会那么难受……”

天空中的烟火没有停歇,不断绽放出它们最美的形态展现给世人,尽管只是那一瞬,但它的美丽被人们深深的烙印在心。

“但现在的我感谢经历了的这些,不管它们带给我的是喜悦还是悲伤。因为,正是这些经历给了我另一种感情。你是除了自行车之外,唯一能让我感到「我活着」的存在,坂道君,我大概比我想象的更喜欢你,更想和你在一起,但我并不想加上一辈子之类的时限,我怕到了那时的分离……”

“真波君……”小野田想说些什么,开口后却不知所措的愣在那。

“不过此时我却一点都不怕,因为比起去思考分离还是珍惜好眼前的更重要。”

噔噔噔——

是敲门声。

从听筒中传来,从家门传来。

母亲此时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电视中播放着什么小野田完全在意不起来,只是想着快点去开门。

打开门后,远处烟花的余光照射在真波君因为终于安心了而笑着的脸上。

“坂道君,新年快乐。”

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FIN.

大家新年快乐!感谢阅读!

真波其实一直担心着往小野田那里赶呢,虽然接通电话后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很担心呢。

评论
热度(15)
  1. 中二病患者咚二儿 转载了此文字
    咚二儿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