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错就改

文嘛来自@来碗炸酱面

 

小野田很难看到那个年轻武士那么安静的样子。

像是之前干净利落地他家店门前砍了两个人,进了店还能挂着副轻松的笑容跟他打招呼,扛着把剑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笑嘻嘻还愣是吓跑了一干坐在屋里的老客人。小野田胆子小,怕刀又怕血,尤其是怕刀剑撞击时发出的刺啦声,上酒的时候手略一靠近刀鞘都在抖,半天连头的不敢抬,只能听到面前的人似乎是轻笑了几声,叫他心里愈加觉得自卑。

年轻武士健谈,又长的俊俏,小野田是很羡慕的。他不喜出门,一面战战兢兢地守着这家店,一面老实本分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这极寒之地没有多少阳光,大都是雪花纷飞或者阴云压城的天气,难得遇见个艳阳天气也值得庆贺。店里生冷的寒气会被驱走,客人三三两两结伴而来,渐渐坐满整个酒屋,他还能在闲暇的时候坐在后院里闷哼着曲儿晒晒太阳,傍晚时看着大雁并排一字地飞向余晖落日,靠着柱子闷头打完瞌睡再晃晃悠悠着去关店门,再把剩下的东西打包后带回家,一日就算是完了。

远处落日愈发染红,他站在原地浑身剧烈地抖了一下,街道巷口里传来人交杂着的嘶吼,小野田不敢多看,只下意识捂住了耳朵,脚下加快步子,眼睛却忍不住斜着瞟了瞟。那头立着个隐约有几分熟悉的人,偏偏不等他多想,那边又是一阵刀光剑影,吓得他魂一丢,抱着东西立刻夺命似的狂奔起来。

闲事莫管,闲事莫管。
他嘴里念念叨叨,一阵风似的到了家,一直到做到榻上还好半天失魂落魄着,连开水滚了半天都没想起来。小野田傻愣了半天,靠着茶的热度才回了神,好不容易平静了,蓦然又想起那个映入眼帘的人影,被一群人包围着却还是斜靠着墙,自如的不得了。他别的事情虽不擅长,记人却是一把好手,偏巧那人又是他将将心里暗自羡慕过的,定格了之后连那声轻笑他都极快地忆了起来。

小野田愣着神又坐了好久,身后的柴火燃的越来越旺,火星蹦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外头夜幕降临,寒风阵阵,只吹得窗户吱呀着瘆人。

他觉得脚有些发麻,从店里带回来的东西早就冷的透凉,空气里也带着潮湿的气息。小野田对这里早已熟悉的不行,心里知道是快要下雨了。闷头坐了好半天,周围渐渐有了唰唰的雨声,他也不知道是持了怎样的心思,起身时差点脚一软摔了过去,一瘸一拐地走到柜子里拿出了把纸伞。一直到出门走在雨里了,他都还觉得自己跟中了魔似的,明明手脚都在发软,这时却不知道怎么走在平时怕的不得了的夜幕里,路过一户又一户民居,偶尔才能遇见三两个在雨里奔跑的路人。

小野田这条路走了千百遍,这时却还是头一回走一步心里更加乱一分。快要临近店门口那条巷子时,脑子却突然清醒了过来,不断加快的步子也猛然刹住。

“我这是在……”
小野田嘴里嘟囔了一声,耳朵下意识竖的直直地听着。雨势越来越大,敲打着房檐发出霹雳啪啦的声响他小心翼翼地抬着步子往那边走,挪的极慢,将要到巷口时却突然嗅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小野田知道自己胆子小,但凡是能惹上乱子的东西都不喜欢,是个骨子里的和平主义者。这时他却心跳如雷,嗓子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整个人直愣愣地僵在了原地。目光所及出仅有的一点亮光落进巷子里,轻武士脸色苍白如纸,眉眼间是显然可见的疲惫,靠着墙壁,似乎还是那副从容有余的表情,只是手压着胸口,隐隐渗出的红色惊的他浑身冰凉。

“……真波君?”
他恍惚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手脚渐渐有了温度。

 

 

来碗炸酱面15/2/21 21:55:39

大家应该都知道接下来就是救人了吧

 

评论
热度(147)
  1. 中二病患者知错就改(林茶以) 转载了此图片
    知错就改
  2. 猰貐与狴䬓知错就改(林茶以) 转载了此图片  到 死前数时-拮据无料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