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の余音

阿渚

“坂道君,啊~”

小野田坂道涨红了脸,慌慌张张地摆着手。

“真,真波君,我就不用了啦。”

“唉~~坂道君讨厌这个吗”

“不,不是,但,但是……”

小野田坂道结结巴巴地回应,对着那张塌下来的脸,脑袋都烧成了浆糊,原本就薄弱的对话能力更是降到了负数以下。真波山岳,对方似乎没有轻易放弃的意思。

“……我说啊……”

最后他甚至整个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尽全力闭上眼睛,一口咬过递过来的色泽鲜艳的章鱼香肠。

"怎么样?"

“……好吃。”

“我就知道坂道君的话一定会喜欢的。”

真波山岳好不掩饰地露出了足以迷倒一打粉丝

的笑容,仿佛受到感染,他也努力以微笑回应。

……

……

……

“小卷~”

“你也来啊!!”


让我们把时间转回几天前。

“OB会?”

“嗯,东堂桑吵着说大家一定要来。抱歉,下次的比赛大概不行了。”

“是,是吗。”

“真的非常抱歉!!”

刚刚看到来电提醒兴高采烈得差点握不住手机的自己就像笨蛋一样,甚至于没有注意那头反常的郑重感,小野田坂道一个劲摇摇头说着没关系没关系还有下次嘛,然而坦率如他终究不是个懂得掩饰的家伙,手忙脚乱之下的结果只是让自己失落的心情表现得更加明显。

这头还在为自己的失误懊悔,那头又回复了以往有些上扬的语调。

“那么,要来么,坂道君?”

“……唉?”


第二天是在犹如通宵看了珍藏版lovehime第一季bd的情况下度过的,一心想着不能浪费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和真波君爬坡的小野田坂道,呆呆地回答了一声好,在挂掉电话后才发出“诶——!”的怪叫。

满心期待的爬坡下一刻变成了“箱跟和总北的友谊赛,”还没来得及哀叹,当他犹犹豫豫地讲出来时,不出意料地得到了现在紧张备考中的两个三年生(今泉俊辅和鸣子章吉)如出一辙的答案。

“不是挺有趣的吗。”

“呦西就看我浪速的飞人鸣子章吉如何华丽丽地打倒箱跟啊!”

“……”

“不要学我啊喂。”

“是你学我吧假正经!”

你们倒是好好备考啊。


“嘛,总之就是这样。啊~小卷。”

“什么都没解释吧喂,说起来这已经完全变成了拼酒大赛了吧。”


“喂,这是我的吧。”

“你说什么呢假正经肉这种东西啊就是应该给抢到的人吃吧。”


“哥哥,那家伙的腹肌真的在动诶。”

“这,这种小事我也能……”

“腹肌……”

“害羞了吧这家伙。”


“一决胜负吧金城!”

……

“好厉害福部前辈盘子真的立起来了呢。”

……

……

……


曾经一番酣战过的IH也已经落下帷幕,夏日即将迎来它的终结,然而在经过一整天激烈的对抗赛后,  总北历来的合宿设施里难得地集结了两大群精力过剩的家伙们,  party,不,这场狂欢到了最后,仍然尚存着一丝浓烈的余郁。

“从刚刚开始就high过头了啦你们这群家伙!”

小野田坂道,今年刚过了18岁的生日,小口小口地饮着酒,不习惯的苦涩在喉咙间扩散开,脸颊砣红,相比周围倒了一片的箱根众和总北众来讲,他已经是少数几个站着的了。

“……?”

真波山岳对他招招手。

“稍微出去逛逛吧。”

对方这样说。


 “今天真高兴啊。”

小野田坂道用力点点头。一出门,醉意便被风吹醒了不少,仿佛一开始就没有醉过似的,真波山岳带着与平时相差无几的笑容向他搭话。

“晚霞,真漂亮呢。”对方呼出一口热气。

他抬头,像打翻了染料缸一样随意混杂着各种颜色的天空无边无际地从山的那头扩展开来,

 其中最显眼那抹鲜艳的红色,好似要吞没看者的眼球一般,又似燃烧着他最后的生命那样剧烈,带着拼尽全力的热情,和一丝终了的寂寥。

“不稍微骑一下吗?”

他们在第一次相遇的坡道上疾驰,更前方是真波山岳瘦削的身影,白色的羽毛一瞬在他的背上展开。

他在后头奋力追赶,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一样,用几乎将肌肉撕裂般高速的回转,不断超越身体的极限,汗水涔涔地落下来。很痛苦,明明应该很痛苦的,他还是禁不住感到了兴奋。

“受不了啊,让坂道君这样笑着追上了的话,就算是我也会有点困扰的啊。”

“诶~!但是真波君不也是一样笑着在爬坡的么。”

和平常一样,可能比平常更高兴的,真波山岳转过头,语气里是遮掩不住的兴奋,那张帅气的笑脸也在夕阳映衬下显得比平常更红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骑车的幅度也比以往来得更大。

“我要加速了,跟得上了么,坂道君~”

 不,大概不是夕阳的作用。

“不,不行的,真波君你喝——”

“啊顺带一提我喜欢坂道君哦。”

扑通!!

啊啊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超级重要的事情不对倒下去了啊倒下去啊真波君!!!

……

……

……

“哈哈……”

“这么一摔醉意全都醒了呢。”

紧急情况下伸出去的手不但没有抓住疯狂飙车

 的醉驾者,而且还绝妙地造成了两人摔车的连锁反应,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又一次亲切地拥抱了草地。

“说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坂道君就是像这样倒着呢。”

“从以前起就没有长进真是抱歉。”

“从那时候开始就很有趣呢坂道君。”

“……”

“坂道君是第一个呢。”

真波山岳站起来,接着向他伸出手。

“第一个追上我的人。第一个赢过我的人。第一个让我不甘心到流泪的人。第一个让我想要跟他永远骑车的人。”

“嗯~用让坂道君更加害羞的话来讲,我刚刚是在告白呢。”

“我喜欢你,坂道君。"











结尾任其想像,嘛按我的尿性也只能写出he

本来想写闪瞎众人的山坂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的文

最近开始补小单车一直在喊好帅好燃好萌的家伙


评论
热度(23)
  1. 中二病患者setsucute 转载了此文字
    阿渚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