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突然ですが、僕と結婚してください! 3

hibado,想做一只小鸟

关联前文:

僕と結婚してください!

僕と結婚してください!その2


谢谢 @kk766 的提醒,现加真波【暗恋用】BGM

(:з」∠)_为什么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这个事实,会如此刺痛我的心呢


难产了许久才放出。


我告诉你们我本来真的差点写成BE了……


作者现在绝赞掉进游戏坑中更新会慢。


……照这样下去真波该啥时候求婚啊_(:з」∠)_


……一不小心剧透了好像!


本次严重OOC


不要打我不要骂我谢谢【顶锅盖逃走】






小野田完全愣住了。

 

虽然试想过真波会不会负责任,但他并没有寄予希望。而万万没想到的是,真波居然真的一脸认真地恳求:

 

“请让我负起责任来吧。”

 

更没想到,还会说出“请和我交往吧”这种话。

 

那个总是笑眯眯,却也把所有人拒之门外的真波?

 

小野田有点承受不住现实了。

 

自从懂事以来,从未恋上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类的小野田坂道,居然在19岁那一年,直奔三垒越过任何过程甚至还被人在另一层意味上求婚。

 

而那个人还是同性,和自己竞争、与自己爬坡、有着渊源的劲敌,真波山岳。

 

怎么想都不对劲。

 

小野田并不想这样,把最好的劲敌变成关系扭曲的恋人。那样他们之间所有的交情都会毁掉。就算这个社会再怎么开放,他的父母,以及真波的父母家人,肯定会反对这扭曲的关系。

 

小野田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他知道,这条路一定不容易,就像卷岛前辈和东堂前辈一样,两人为了自己的未来付出了多大的努力,这是现在的他们不能想象的。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似乎很疲惫。

 

“拜托了,坂道君,听我说完吧。”真波轻声乞求,咽呜的语气和欲泣的双眸使得小野田把张开的上下唇再次闭上。

 

真波扯过身边的椅子一把坐下,视死如归的神情让小野田有了自己在欺负他的错觉。

 

“我……我并不是不情不愿地想要负责,而是真真正正地想要负责。说交往,也是认真的,因为我,”真波咽下嗓子里那如硬石的口水,暗暗给自己打气,“我喜欢你,坂道君。”

 

毫无疑问的,此话一出,小野田脸上的表情更懵了。

 

真波只得硬着头皮讲下去,“我喜欢你,坂道君,是恋爱的那种喜欢。当然,在这之前,我依然当你是朋友和对手,就算喜欢你,这也是不变的。”

 

“我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你,只是我自己那时还没能好好察觉,等我清楚了自己的感情后,我反而束手束脚,不愿亲自破坏这段关系。”

 

小野田几乎是双眼放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真波。任他再怎么自恋,也想不到真波居然是真的喜欢自己,希望和自己交往的。

 

他可是真波山岳啊,最喜欢女孩子的真波山岳啊。

 

他居然会喜欢自己这个男的?而且还是暗恋?

 

小野田觉得他现在一定还没睡醒,不然怎么会听到如此惊悚的告白。

 

“坂道君,也许你很难相信……可我真的,真的是喜欢你。”真波不得不承认,小野田的反应让他受伤了。喜欢的人对自己的告白表现出了如此明显的神情,后果是什么不用想也知道,“如果不是这次……我估计一辈子都会藏在心里,就这么占着好对手的位置,祝福你遇到更加喜欢坂道君,坂道君也喜欢的人。”

 

【就像当年东堂前辈说的一样,我要么痛苦暗恋孤独一辈子,要么就抱着玉碎的准备去告白然后痛苦一辈子。】

 

东堂前辈这个乌鸦嘴……真波吸了吸鼻子,苦笑,“我是喜欢女孩子没错,可是那和对坂道君的感情不同。女性是应该呵护的存在……坂道君,你是我呵护一辈子,珍惜一辈子的存在。”

 

没错,你才是我应该呵护、爱着、宠着的存在。

 

小野田被真波如此直白,而且不带修饰的情话弄得面红耳赤,他不断地摇头,有些不知所措,“真波君,也许……也许这是你的错觉也不一定,也许你可能被卷岛前辈和东堂前辈影响了……不是每一对好对手都像他们一样的。”

 

“影响?才不是呢?”真波的眼眶终于开始红了起来,他歪了歪头,看向小野田,“我是真的喜欢坂道君。”真的真的好喜欢,喜欢到撕心裂肺的地步了。

 

【啊,心脏好痛。痛到不行了,痛到眼泪都要出来了。】

 

真波起身,带着十万分的歉意,向小野田鞠躬,“对于昨天的事,我郑重道歉,不原谅我也无所谓,我知道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我只想在你允许范围内,能做到赎罪的事。”就这么恨着我,记住我……我也满足了。

 

在心里嘲笑自己扭曲的欲望后,真波直起身,眼泪开始一点一点渗出,“我喜欢你,坂道君。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他转身的动作有些仓促,生怕小野田看到自己没有出息的哭相,“如果你认为……必须和我……一刀两断的话,我会安然接受的……”

 

真波压抑着,不让小野田听到自己的声音已带着哭意,沙哑道,“我知道我没有和你和好的资格,所以,坂道君,要是你真的真的讨厌我了,请好好说出来吧。就这样拖下去,对谁也是折磨。”

 

真波颤抖着推开房门,用平生最冷静的声音说,“我这就出去。让你这么困扰,实在抱歉。”

 

小野田并没有回答,真波背对着他,无法猜测他的心思,也无法看到他的脸。

 

真波只能缓缓地把门关上,祈祷小野田说出一句话,或者一个音节。

 

可惜的是,直到门完全关上,小野田始终没有出声。

 

 

 

被人喜欢的感觉如此微妙。小野田只能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面对真波所做的一切,以及他那劲爆的告白。

 

小野田自知,自己并不好看,也不爽朗阳光,吞吞吐吐的性子惹过不少人不快。再加上还是个宅,这就足够其他人远离自己,不愿和自己做朋友。

 

上了高中,遇上今泉和鸣子,真的令小野田很高兴。他终于有了朋友,有了同伴,还通过自行车认识了可靠温和的前辈,性格各异的对手们。他很庆幸,他遇到了自行车,遇到了这些人。

 

可是现在,他必须面对失去最好的劲敌的痛苦,来为昨天发生的事落下帷幕。

 

他动作缓慢地爬下床,腰间的疼痛清晰提醒他昨天并不是梦,而他的好友正是罪魁祸首。

 

糟糕透顶的感觉。小野田不禁想到。

 

他强忍着不适,把桌上放着的衣服穿上。干燥清新的味道告诉他衣服已被洗过,对方甚至很用心地折好,虽然衬衫的扣子已经被扯断,但对方很贴心地放了一件还没拆封的黑T。

 

上面海豚的图案让小野田情不自禁地吐槽真波是否批发买了一堆不同颜色的海豚T。

 

小野田并没有立刻把衣服拆开来。他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纽扣已经遗失,剩下的纽扣不可能马上补回去后,才接受真波准备的衣服。

 

真波在门外粗鲁地用袖子擦去眼泪,深吸一口气,以确保自己能用起码不那么糟的脸面对小野田。

 

而在他努力冷静下来的时候,房间的门开了。

 

真波完完全全被吓到,他惊恐不已地盯着小野田,还没平复的心情连带表情都奇怪了,“坂、坂道君、”

 

“感谢您的照顾,我要回去了;还有,请暂时不要靠近我。”小野田僵硬地挤出一句话,然后低下头,一瘸一拐地走向门口。真波站也不是,跟着去也不是,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小野田缓慢的坐下,穿鞋,起身,开门。

 

小野田脸色铁青地慢慢走向离真波的公寓最近的公车站,很幸运的,巴士来了;更幸运的是,正好是他要搭的那一部公车。

 

待真波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跑出来的时候,小野田已经乘上了公车,坐在窗边的他固执地拧着脖子不往外面看,真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公车载他远去,从喉咙里冲出的呼唤也随风而去。

 

糟糕透顶,一切都糟糕透顶。

 

真波无力地蹲在光亮的路灯下,双手环住身体,紧紧咬住牙关,绝望的情绪铺天盖地地袭来。

 

这回真的完了。

 

真波难过地把头捂住,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在毁坏了所有的感情纽带后,他还能和小野田回到最初的关系吗?

 

仲夏之夜,真波第一次感受到,恋爱是那么地痛苦与脆弱。



TBC




评论
热度(56)
  1. 中二病患者hibado,想做一只超级飞鸟 转载了此文字
    hibado,想做一只小鸟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