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坂】野战和常识的不可调和

萧丽侍

说在前面:标题诈骗!诈骗!诈骗!

 

我最近打算多练习剧情,所以最近不太写肉……虽然标题是这样,但是由于自家神经病猫打岔咬我的关系,卡在开始前就【。】

 

CP:山坂

限制级:全年龄

时间轴:三年级春

 

 

 

 

 

 

鸣子知道小野田和真波正在交往的时候无疑是震惊的,今泉给了简单的祝福,鸣子给出的却是警告。

“小心点啊!小野田!那家伙一看就是会在山顶野……!”

今泉一个暴栗敲在鸣子头上,成功转移了小野田的注意力。

“不要说什么有的没的!”

“干嘛啊假正经!我说的可是实话!那个啊哈哈君一看就是会在山顶野……!”

今泉第二个暴栗还没敲上去,倒是小野田先拉住了他,顺便捂住了鸣子的嘴。

“……没有做过……”

“没有野……”

鸣子和今泉互相撕扯着脸皮,瞪大了眼睛。

“没有野战过……”

安心下来的今泉拍了拍鸣子的背,刚想说他几句忽然意识到一件事,这么说来,那两个人……已经做了!?

“……”

“……”

坂道啊啊啊啊啊啊!

小野田并没有想到自己充满信息量的话打傻了两个好友,他的注意力都被手机的闪光吸引了,是真波的邮件,他发来了最近爬的几个坡的照片,备注,这些坡道都很棒,下次一起来吧。

真厉害啊真波君,总能找到有趣的地方,小野田马上回复,好啊,下次一起去那里吧。

事实上,两人即使交往了,在平日相处上也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大概是——会接吻。两个人竞速,一起精疲力竭地到达山顶之后的接吻,让人心醉不已。

“坂道君有点分心啊。”

真波亲了亲坂道的鼻子,刚刚接吻过的嘴唇很热,也很温暖,熟悉的气息覆盖在身体周围让人感觉很安心,小野田低头看了看两人盘在一起的腿,紧握的双手,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起在学校时候,和鸣子之间的对话。

“真波君不要生气哦,鸣子不了解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就算真波再没有常识,也不会……想……想……小野田缩了缩脖子,对方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就算迟钝如他也感到一丝危险。

“那坂道君认为我会这么做吗?”真波舔了舔小野田的嘴唇,催促他回答自己。

“真波君……不会吧……”

“是吗?”

真波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小野田,愣是让他把后话吞了下去。

“真波君……?”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小野田顿时身体向后仰,幸好真波反应灵敏,双手一个用力,就把想要逃跑的小野田拉进怀里,真波亲了亲小野田光洁的额头,让小野田想起他总说这里很可爱,像是等待他亲吻。

“坂道君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做的。”

真波君总是很温柔,但这话听起来像是很想做的样子……小野田红着脸点了点头,山道吹来的凉风让身体打了个冷颤,真波拉着他站起来,天空变得阴沉了,空气里带着过分的水汽,最好还是快点下山吧,不然遇上下雨可就糟了。下雨后的山道不仅危险,也太刺激。

“我们下山吧,坂道君。”

“恩。”

天气这种东西,总是说变就变,雨点突然就像小石子一样打下来,又快又急,不愧是春雨,总是突如其来,并且来势汹汹。

不得不在路边小候车亭躲雨的两人,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车子在外面淋雨,候车亭实在太小了,只能勉强塞进两个人,就算多半个人也挤不下,真波靠着冷的打颤的小野田,把他圈进怀里。

上山前把东西都寄存在山下便利店的两人,此刻连手机都没有,如果雨下很久的话说不定两个人都要感冒,以此为借口,真波终于让小野田安心和自己抱在一起,当然,是拉下拉链的。

“雨好大啊……这时候不会有人上山吧。”

“恩,希望雨快点停。”

真波把头放在小野田肩膀上,节奏的雨点声让他昏昏欲睡。

“不可以睡着啊真波君,会感冒的。”

“好想睡啦……不然坂道君做点什么吧,让我不会睡着的事情。”

小野田想了想,一口咬上真波的肩膀,疼痛一下子就把真波迷迷糊糊地灵魂抓了回来。

“好疼啊坂道君……”真波亮牙咬了回去。

“明明是真波君自己说要的……啊……”

啊。

小野田心虚地捂住嘴,低头不敢看真波的表情,那种奇怪的声音是怎么回事!?简直就像是……!

“简直就像是欲求不满一样啊坂道君。”低沉的声音在小野田耳边响起,染红了他的耳朵。

小野田唔唔地好像说什么,又不敢松手,怕自己再发出奇怪的声音,如果不是被突然地压在冰凉的墙壁上,他可能会考虑一直到下山前都不松手。

“真波君……”

“来做吧坂道君!”

什么!?小野田震惊地看着真波,眼镜吓得歪在脸上,鸣子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

“小心点啊!小野田!那家伙一看就是会在山顶野战的男人!”

 

END

 

 

打死我吧【。】我先去杀个猫……都是傻猫的错66666

 

可能哪天会补全……

评论
热度(83)
  1. 中二病患者你的萧哥 转载了此文字
    萧丽侍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