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同堂】《次元幻影的魔法学院》第二章 孤身一人

狩月

“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听到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游矢整个人僵硬在那里。镜子里故事的作俑者相互推搡着用以为只有三兄弟自己能听见的音量大声讨论着。

“哎呀糟糕了有人来了!”黄色的扭动着这样说。

“我看看我看看……竟然还是个级长!”绿色的扭过一半头又迅速扭了回去。

“呜哇哇弟弟们我们该怎么办啊!”黑色的连头都不敢回就这样和弟弟们缩成一团。

游矢硬着头皮转过身去,默默腹诽这果然不应该相信这三个形迹可疑的家伙的话,虽然他自己也确实是被这些仅存在于镜子另一侧的妖精一样的东西所吸引……但是让他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果然不可原谅。于是在听到那边几个推推搡搡高叫着“呜哇果然还是快跑吧”这样的句子后,他勉强抬起头望向站在他面前明显比他大了不止一号的少年。

他身着非常整洁干净的黑色巫师袍,胸前别着一枚象征级长的拉文克劳鹰的徽章,左侧脸颊上有一个像是纹身的黄色印记,看起来和他文雅气质完全不相符,有些凶恶。

啊,这个人不就是分院仪式后带着他们前往拉文克劳塔的那个自己学院的级长吗?名字是……什么来着……

那时的游矢完全处于紧张和混乱中,他的判断力和观察力完全排不上用场。

“我很抱歉……”不论如何,先道歉总是没错的。更何况他已经错过了今天早上的第一堂变形术。虽然中途开始就觉得这三个其妙生物的带路不靠谱,但是没有提出疑问跟着他们一路攀上高塔的自己自己也有错。

“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对方的声音沉稳而清澈,让游矢的紧张稍微消去了一些,”只是再往前就是猫头鹰棚了。”

“是……是吗?”果然如此这条路不对啊,“我好像有些迷路了。”

“一年级新生的话,现在是在上变形术吧。”级长说着走过游矢身边,看到少年的迟疑回头说了句,“我带你过去吧。”

“谢……谢谢!”游矢慌忙道谢,然后小跑两步跟上。

跟随他的过程中游矢很紧张,并不是说这个人的步伐迈得太大很难跟随,而是找不准自己位置的失重感始终在心里徘徊的缘故吧,他和同年级的拉文克劳们相处得并不融洽,开学将近一周始终没能成功建立自己的圈子。虽然和他一样在集团外自成一国的人也不少,但是游矢可能是这之中压力最大的一个,他始终没能放松下来真正开始享受这种奇妙的、让他一开始既紧张又兴奋的魔法学院生活。他很想和这个给自己带路的好心人搭话,或者说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却找不到可以开口的内容,仿佛什么都可以问又仿佛说什么都不对一样,他只能盯着那相对于自己而言宽厚得多的背影,跟随着他下楼梯。

“真是很抱歉……”思考了很久游矢终于开口,却一张嘴说出的就是道歉的话语,他自己感觉压在身上的空气立刻又厚了几分,“你现在没课吗?”

男子侧过脸看他一眼,看到那有些不良少年意味的印记游矢立刻又感觉压力大了几分,不知不觉咽了口口水。

“今天早上的话没有。”他简单地回答。然后继续往前走。

明明是简单的问答关系却让游矢感到有些挫败。他没再吱声,默默跟在了对方身后,并放弃了尝试搭话的打算。

在拐过一个弯角前往下一层楼梯的时候对方沉默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开口:“还适应吗?”

“哎……?那个、嗯,我想,还好。”没想到看上去话很少的人会开口和自己搭话——虽然一开始就是对方先搭的话——游矢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结巴的回答。

“这个学院是建立在时间与空间的缝隙上的,这也是为什么没有普通人能找到这座城堡的原因,它就像幻影一样存在于世界的边缘上。”游矢对于突然跳跃的话题有点不适,“这些镜子是对面世界的映射。你可以在镜子里看到对面世界的住人,也可以通过镜子和它们交谈,甚至通过在这里的学习还可以让它们短暂的来到这边的世界。”

原来是因为这样才会在除了教室的几乎所有地方放置镜子啊。游矢恍然大悟。

“不过那个世界也和这边一样,有各种不同的生物,也有各自的习惯和性格。像刚才的捣乱三兄弟,它们虽然热心直率,但非常不靠谱。在情况没有变成最糟糕的前提下,我想不要轻易听从他们的建议会是比较好的选择。当然,即使是最糟糕的情况下不听可能也是最好的选择。”停顿了一下,身为级长的少年一边叙述一边在他前面继续走,非常耐心地给游矢讲解,年轻的拉文克劳因尴尬而有些脸红,但他从对方的声音里找到了宽慰和安全感,继续默默聆听。

他们顺着通向地面的旋转楼梯下行,有着沧桑和时间感的石阶漫长而单调,但沿途放置的镜子中有着各种各样神奇的生物,对方似乎发现了游矢的兴趣所在,也是为了防止尴尬,他将话题引向了对面的世界,还为游矢讲起了这些镜子的事。

“……大部分魔法学院都有自己的专长,是某一方面的权威,而这里最特别的就是精灵学和炼金术了吧。虽然能去学习精灵学的只有能和精灵交流的极少一部分人,能去学习高等炼金术的也是经过考核后小部分人,但所有人几乎都会在三年级的时候选修炼金术。这座城堡里镜子全都是非常珍贵而且特殊的炼金物品。虽然离开这里几乎就会失去功能,但还是能够映照出足够强大的精灵的身影,时不时会有人打起这些镜子的主意,在这近千年的时间里被偷走或者损坏的镜子共有四面。”

游矢有滋有味的听着,从心底佩服起了这个人百科全书一样的博学,然后被途中镜子里飞过一头白龙吸引了眼球,虽然不是第一次在镜子里见到龙,但游矢被从它的翅膀中散落的那些仿佛祝福的闪耀的星辰碎片吸引,不禁放慢了脚步,小声嘟囔了一句“好美”。

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对方微微的笑容。

啊,这个人会笑呢。游矢有些吃惊,虽然他没有察觉自己会有这个人不经常笑的直觉的原因。

这漫长的台阶在奋力攀爬时非常令人痛苦,但也许是两个人一起的缘故,距离缩短了很多。回到地面上后游矢松了口气抬头望向高高的塔顶,那里散落下的光线让他心情舒畅。为什么会有这么宁静的心情呢。游矢也不明白。他一直处于压力中,遇到这个人之前甚至有些想哭,但是现在感觉好了很多。

似乎察觉到了游矢的变化,对方静静地等着他整理好心情,才再次迈开步伐。

人的心情就是这么奇怪。只要一点细微的小事就会开心起来,也只要一些细微的小事就会被堆积,重新回归于黯淡。对现在的游矢而言,和这个人相处的片刻非常让他感激。

变形术教授托隆的教室在南侧主楼的侧厅,越过摇摆的大钟后迈上一截短梯即可到达。在游矢前方领路的级长伸手扣了扣那扇双开木门的门环,稍等片刻后推开了它,阶梯教室里坐满了学生,而一个梳着金色辫子穿着古典而欧式的正太坐在讲台上,手中拿着魔杖,他半边脸被铁面具覆盖,看向门口的眼神却完全不像个孩子,教室也在他的威压下保持着安静毫无交头接耳——这是因为他刚刚把一个倒霉的学生变成了一只烫金边描花茶杯。

“这不是游星吗?”变形术教授托隆放下魔杖,让那只在空中飘着的猫咪暂时获得了解放,他半眯起眼睛看向在游星身后有些畏缩的拉文克劳,“感谢你把这只迷路的小家伙送来,我可不想第一次开茶话会就不是全勤。”

托隆非常喜欢蛋糕和甜点,当然他也喜欢教书。作为教师他是一个有些偏执的人,但从没人能否定他在变形术上的出色成就,他现在那孩童的身形就是他出色变形技巧的体现,见过他以成年人正常身形出现的人寥寥无几。

再深一步说,这个学校的全体老师几乎都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如果被他们之一抓到尾巴就可以算是死定了。

啊,是不动游星吗!游矢这才反应过来,他怎么能忘记学校里除了决斗王武藤游戏外最著名的学生呢。拉文克劳的级长,全校最出色的学生,门口那个学院积分沙漏里拉文克劳的积分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他一个人赚来的。这个名字在这一周内不知听大家谈论了多少次。然后当他注意到托隆和游星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缓过神来,“非常抱歉,我走到完全相反的方向去了,多亏游星前辈找到我!”

“啊哈,是这样吗。”托隆拍了拍手,这是他的习惯动作,“一开始要熟悉所有教室确实很难,坐下吧。麻烦你了,游星君。”

“是!”游矢慌忙跑上阶梯教室的台阶,落座于一个块头很大的男生旁边,他身边那个位置最是显眼,然后当门关上的一瞬间猛然想起他都没有跟游星道过谢,有些懊恼的打开了课本。

做练习的时候他和身边这个叫做权限坂的格兰芬多男生以及一个叫柚子的格兰芬多女生分到了一组。有着有些不讨喜外表的男子意外的沉着稳重,他挥动魔杖使的动作既有气势又谨慎,粉头发的姑娘粗略的帮游矢补了下进度,并且在下课前的三人小组作业中三个人成为了一组。

“既然是开学第一节课,我也就不留作业了。”这么说着的托隆获得了学生们谨慎的欢呼,“不过如果下节课有人能成功让自己的杯子起些变化,我就奖励他十分。”

“十分已经很多了。”权限坂评价,“我们才刚刚一年级。”

游矢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可是,教授不准备把……‘那个’复原吗?”柚子压低音量把句子说完,”虽然确实是做得不对但也不必要直到现在都……‘那个’也太可怜了吧。“

那个……?游矢顺着柚子的目光望去,看到了一只茶杯,就在玩笑般坐在桌子上晃腿的托隆的身边。那是一只和大家使用的白瓷杯颇有不同,充满艺术风味的金边杯子。

“啊,游矢没有看到吧。那个是……”柚子刚想解释就见托隆又一次拍起了手,她立刻紧张的闭上了嘴。

托隆仿佛在玩一样拿起了那个杯子,用孩童的短小食指转起来,然后停顿一下将杯子高高抛起,掀起了一片惊叫,就在即将撞到地上摔碎的瞬间,托隆打了个响指,杯子就一瞬间变成了一个黄发的少年狠狠地坐到了地上。

“泽渡哥!”三个声音立刻异口同声的响起。

“希望下次不要再有人对我的品味有异议了。”

这是托隆今天的最后一句话。

“你说要是真的掉在地上会怎么样呢?”柚子问道,她和权限坂、游矢一起走在左右被镜子无限延伸开来,映照出另外世界生命的长廊里,向着图书馆前进。

“教授会在那之前解除咒语的。”权限坂笃定,“泽渡虽然是这里的学生,托隆教授也没有权利私自惩罚他。”

明明已经变成茶杯了不是吗?游矢在心里吐槽,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他今天没能碰上游斗,他被托隆选上在课后协助整理教室了。

这么想着他在拐过一个弯时差点和对面跑过来的少年撞到一起。

那是一个二年级生的小团伙。

“抱歉抱歉!……啊,真月!米海尔!快快快!第一堂精灵学要赶不上了!”少年一边冲刺一边回头露出太阳般的笑容。

“别这么大声说出来啊!教授明明说了要保密的!”粉色头发的少年很无奈地追过去。

“游马!出于好心我提议走三楼右手那条走廊!”橘黄色头发的少年说。

“哦!一飞冲天啊我!”

然后他就被从拐角转过来的人狠狠撞翻在地。

游矢叹了口气明白了为何禁止在走廊里奔跑会被写进校规里,在这个多拐角的城堡里这样做实在是件颇为危险的事。

“痛痛痛……抱歉……啊,痛痛痛……”游马揉揉臀部,睁开眼睛向上望,“……原来是快斗啊,真是不好意思。”

“走廊里是禁止奔跑的你不记得了吗。”明显是高年级生有着天青色眼眸的俊俏少年声线清冷,他俯身半跪在游马面前,“还好吗?”

“恩,没事没事。我急着去上第一节精灵学。现在超级兴奋!”游马笑着说,他有着非常淳朴有力的笑脸。

叫快斗的高年级生迟疑了一下伸出手去拉他起来,很是贴心帮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并在他又要跑出去的时候及时抓住他。

“游马,我说过了,走廊里禁止奔跑。”他微微蹙起了眉毛,“另外那个方向不对。如果你是想走三楼那条走廊的话,它从上星期就被封死了。”

游矢在一瞬间似乎看到游马那个叫真月的朋友脸上的表情不太和谐的扭曲了一下。但他相信那是错觉,因为这三个二年级生都给人一种天使一样正能量满满的感觉。

“是这样啊,谢谢你快斗!”游马大大咧咧的道谢,然后转过头看他的两个同龄友人,“我们走原来的路吧。”

真月和米海尔谨慎的点头。他们的目光和快斗的在空中交汇了一下随即弹回彼此的轨道上。

快斗放开游马,强调了不可以跑步后看着三个人飞快地走着然后消失在一个弯角后,听到迅速远去的欢笑叫闹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下次再告诉他吧。”快斗的表情缓和下来。



TBC


结果第二章就超字数……下一章一定要把字数减下来_(:з」∠)_

另外写提纲的时候发现有非常糟糕的重口构想蹦出来了(X好想跳过前面这些直接写那里(喂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真的是篇非常混乱的大杂烩,如果能稍微戳到一点大家的萌点就好了XD


下一章:厨之间的战斗


评论
热度(57)
  1. 中二病患者一羽成茧 转载了此文字
    狩月
  2. 中二病患者一羽成茧 转载了此文字
    狩月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