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枢零 月阙 四十三

雉玺

【四十三】


“……一缕?回来了吗?”锥生敏锐的感受到了带着一股浅淡Alpha信息素的吸血鬼靠近自己的住所。


一缕沉默着开门,身子错开,藏在他身后的小女孩冒头,眼神亮晶晶的盯着眼前警惕的锥生。


“……这是谁?”


“……她说想见哥哥……而且只是个小孩子……所以……”一缕僵硬着低声解释。


“你认识我?”锥生皱着眉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小女孩,笑话,一个吸血鬼小丫头,自己怎么可能认识。


红玛利亚看到锥生并没有做出想要攻击的准备后,一蹦一跳的无视对方强烈排斥的气息,钻到了锥生怀中。


居然变得这么甜美了。红玛利亚眯起眼睛,深深的感受来自对方隐藏起来的omega气息。


锥生僵直了身子,看着怀中小孩子的头顶,产生了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一个明明看起来轻轻软软的小孩子,身上的气息却在很明确的告诉自己,她是一个Alpha吸血鬼女孩。


这其实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一个本应柔弱的女性躯体,带有的却是极为强势的Alpha气息,而这些,在这些Alpha女性身上却并不会有任何违和的感觉,反而天生带有的王者气息,更能吸引他人的目光。


故而可以想象,眼前这个目前因为刚刚分化为Alpha,看起来只是有些气息分明的孩子,今后拥有的将是怎样的气势。

                                                                 

外表的柔软会潜意识的让人失去对她的提防,何况小孩子还没怎么强硬的起来的气息也不会让其他Alpha和omega产生什么特殊的被威胁感觉。


锥生因此有些懈怠的推了推孩子的肩膀,不是太温柔的想让她和自己产生一些距离,只是没想到,这个小孩下一刻就扯着锥生的衣领使他不得不矮下身子蹲在对方面前,小丫头温柔的抚摸着锥生的后颈——


“真是太怀念了,你还记得我吗?”声音没有什么变化,却还是让人觉得好似换了一个灵魂一般。


锥生后退,皱眉看着眼前的丫头,看着她歪着头,冲着自己露出了一个自己不能再熟悉的笑容。


在看到笑容的那一刻,锥生便穿越了时间一般,一切思想都定格在那个夜晚……那颗簌簌落下樱花瓣的夜晚,自己满身是血的倒在她的怀中,被她温柔的不断抚摸着额前软发。


………绯樱闲……?


不…怎么会………


她没有死……?反而在现在莫名其妙的借用他人身子站在了自己面前…?


“你……是李土叫过来的?”锥生小心的后退,护住身后早已呆呆愣愣的一缕,抓住对方些微颤抖开来的手。


“我怎么可能和他混在一起,我只是听说了你在这里,顺路过来看看你而已。”绯樱闲笑了笑,语气中充满着对一个孩子般的纵容。


“你要干什么?”


“唔……果然已经变成未标记了。”绯樱闲眯起眼嗅了嗅飘散在空气中浓重掩饰剂下的清甜。


“我在想,既然你是被我标记成为吸血鬼的,何不再由我标记你,成为我的omega呢?”


看到眼前的双胞胎露出同样震惊的眼神,绯樱闲才笑了笑继续道:“开个玩笑而已。”展开了双臂好似展示自己一般绕了一个圈继续道:“而且我现在这个身子,能做什么呢?”                                  


而面前两个人表情也并没有放松下来,锥生一直在警惕着对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而一缕……


一缕表情有些凝重的站在锥生身后,低着头默不作声。


看着屋外渐渐沉下来的暮色,绯樱闲转身:“你们想要走是吗?虽然我不太建议你们走……不过,也拦不住你们不是吗。”


再转过身时,表情已经变得天真烂漫:“那大哥哥们,我先走了!”


………


“……哥哥,我…”


“没什么,咱们走吧。”


————————


“怎么,他们要走?”


“嗯。”绯樱闲手摩挲着冰冷的窗框。


“其实他们大可不必走,反正我的目标不是他们。”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已。”绯樱闲嘲讽道。


“哦?看来我这条蛇可是对他做了不能饶恕的事情了。”


“只是提醒你而已。”


“提醒我?你吗?【红玛利亚】?”李土有些不屑的道。


绯樱闲不做回答。


的确,自己的身子还在沉睡,自己只得借得一个小女孩的身子才得以行动,哪来的口气去命令别人。


自己跑来这里是来干什么呢?是为了看玖兰家的战争?并不是。那么,是来看锥生零?好像也并不是。


自己究竟为何跑来,自己都不太清楚,只是有一股力量提醒着自己,必须过来。


——————————


看吧看吧大家没有久等吧!我又来啦~


一开学快累出shi了…诶


长没长长没长?我知道我很粗长你们不用一遍一遍的夸我了【。


评论
热度(84)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