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 胜、负、平(赤游、隐紫红、柚番/番柚?)

冉璟磬

•还未出就已经被脑洞塞满的文

•看了NW里第50集的预告开出来的脑洞w

•有三个路线,但担心流量问题所以统一起来了w

•紫甘蓝突然的乱入2333

•题目在暗喻些什么w?

•好像有点过度文艺了……算了就不要管那种小事吧☆

•坐等官方到时候的打脸活动☆



  磅!

  白皙的拳头一记重击挥向无辜的墙壁,因流过汗水而低垂的红绿色刘海遮挡住自己的视线,外人也无法看清他这时的表情。


  移开手,他看着自己那只因为冲击过大导致内出血的手,在看了看墙壁。

  完好如初,就如同一棵千年老树般纹丝不动。


  橙色的挡风镜被戴上,他默默低下已经泄气的头。

  微不足道。

  这是他第一个想到的一句话。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不气自己,还反过来把火气推到赤马零儿身上,不但把自己搞的很不甘,还输给了赤马零儿。

  但占在自己心中最多的还是青梅竹马——柊柚子的失踪。


  因为她的失踪,他知道柊修造有多伤心,也认知了自己的无能。尽管对方说不是自己的过错,但他还是把问题扛到背上,当成是自己的错,对自己加以警告、限制。

  可是这样还是无法制止悲伤的蔓延。


  仿佛即将落入黑暗的太阳。

  这是他看见对方那么孤独的背影时唯一一个能想出来的形容词。


  “游矢。”

  赤马零儿把手搭在对方的肩上。

  “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再把自己的心藏起来了。


  “我会很难过。”


  “你又知道什么了!”榊游矢一把将搭在肩上的手打开,满腹怒火与悲伤快步离开那个令他不愿意待下去的地方。

  廊间只留下镜片在反光的赤马零儿,和强烈的孤独气息。


时间: 傍晚7时正      地点:舞网市中央公园


  自从吵了一架后,游矢躲避赤马零儿整整有一个星期了。

  他独自坐在秋千上。咿咿呀呀的滑轮在对空气诉苦。在夕阳的照耀下,被拉长的影子显得异常孤独。


  先前的事情,他不打算就这么冰释。


  在青梅竹马失踪后,瘦小的少年还是一如往常般去上课、放学、上课、放学、上课、放学、……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就是平淡无奇,他的心灵在不知不觉间劈现了一条裂缝。

  她时常在自己犯傻或用欺负的方式逗小孩时会拿出不知到底怎么随身带着的大纸扇,快狠准击中自己的头。在自己悲伤时,她也会默默关心、开导自己。


  而那些原本还很幸福的快乐时光,在一瞬间就变得遥不可及。


  他的心空荡荡的,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游矢,反而更像是披着名为“榊游矢”的皮的牵线玩偶,没有感情起伏,也没有表情变化。

  失去了“心”的灵魂,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傀儡而已。


  “那还真是狼狈呢。”经过以前素良被强制遣返、后来出现的游吾、游斗战败消失、……种种事情互相交织的首要地点戏台时,那里响起一道充满讽刺意味的声音。

  飘进游矢的视线中的是两撮立得有些弯曲的大紫呆毛,然后是紫色军服,再来轮到樱花眉,最后才是来人的脸孔。


  眉毛往中间集中形成一个川,游矢的脑袋在快速运转。


  自己是独子,游斗在自己体内,游吾的摩托不在,所以眼前的人只能是……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柚子会失踪了。


  妖艳的瞳孔看见那双沉默的红宝石闪出血色,有趣的打量对方究竟有多少斤两,展开了决斗盘。


时间:傍晚7时半      地点:赤马零儿的巨大偷窥……监控室


  “在中央公园里捕抓到强烈的融合能量!”


  “你说什么?!”在听见那句话后,原本带伤来开会的黑咲隼激动地从椅子上跳下来,然后他立刻捂住因为过度激烈的动作导致被牵扯出微量的血的伤口。

  竟然在这个时候……把赛蕾娜和黑咲隼支开,赤马零儿转身坐到老位子上。“打开监控摄录机!”


  才刚开启监控摄录机,大屏幕上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一场大爆炸,再来是被冲击弄得有些不稳的录像,最后就信号就一直维持在断断续续的状况。


  “立刻打开附近的监控摄像机。”赤马零儿冷静地下命令,然而在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不祥预感到底是什么?


  因为心爱的人已经避开自己有一星期了,他无法完全知道游矢的行踪,只能祈祷对方没有被牵扯进去。


  然而事与愿背。


  更多的大屏幕被打开,里面无一不是层层浓烟,只有开到在信号变得不稳定的监控摄录机对面右边些许的那一台才拍出了浓烟以外的某些东西。

  在信号断续的监控摄录机的正下方,一个人低着头,不管怎么看都是昏过去的样子。监控摄录机的信号会变得断续可能也是因为他。

  那个人对赤马零儿来说是无比的熟悉。


  榊游矢。


  紫色的军服在渐渐散去的浓烟中飘逸,一个人背对着监控摄录机走了出来。

  尽管是背影,但那件服装很直接的曝露了对方的身份。


  融合次元的人。


  监控摄像机那头传出像是自言自语的话。


  “虽然成功将第四个碎片安全带回学院,但果然还是把你也一并带回去好了。作为人质的同时也是很不错的实验材料。”他蹲在已经倒下的游矢面前。“就算想放过你也不可能呢。毕竟我们不管怎么挣扎,次元的代表是不会更换的。在未来,教授要发动最终计划时……嗯?”


  两人的决斗盘亮了起来。准确来说,发亮的是在额外卡组的三张龙族卡片。


  “看来同调次元的我们就要出现了呢。”从双方的额外卡组中掏出发光的卡,他这么肯定道。


  今天的捕猎就到此结束吧。


  按了下决斗盘上的特殊按钮,红光开始在他的决斗盘上闪烁。瘦小的身体在等待传送期间表现出不科学的无穷怪力,他不费九牛二虎之力就把已经失去意识的游矢扛在肩上。


  像是故意曝露自己般,他的庐山真面目被监控摄录机成功拍下。


  又是一张与榊游矢相像的脸孔。


  下一秒,他连同被扛在肩上的游矢瞬间消失无踪。


  办公桌很无辜的被强而有力的拳头狠狠打击,赤马零儿满腔怒火的看完了这一切。


  因为榊游矢被抓去学院,赤马零儿更是拼了命,最后在短短三天内完成了那场浩大的工程的最后工作。


  看着准备完成,随时就能出发的次元火箭,赤马零儿特别强调了自己也会一同加入。


  他现在的决心只有一个。


  游矢,等我。


评论
热度(30)
  1. 中二病患者蚊子龍-插畫之路前進中 转载了此文字
    冉璟磬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