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PARO_05

慢慢摇

一组的会客厅是所有组当中最大的,而且风格非常的……一言难尽,金碧辉煌极尽华丽本来没什么不好,但仿佛与一组的整体风格不搭。据说,这是暗游戏的趣味,也不知传言是真是假。

游斗有些局促地坐在宽大柔软的沙发中,手中握着武藤游戏递给他的茶杯。虽说面前摆着的小点心看起来十分美味,但此时他并没有去吃的闲情逸致。

“那个……”他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III,欲言又止。后者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有游戏前辈在,游矢一定没问题的。”

武藤游戏让他在这边等着,自己去隔壁房间给游矢治疗。为了不让游斗太紧张,还让最善解人意的III在旁边陪着。游马被差遣去通知各位组长和第五组的人来这里集合,想来,是与游矢有关。

游斗想,这些人都十分温柔……他很高兴又觉得有些难过——游矢记不起来其实也很好,他垂着眼这样想,即使再不出现在他眼前,自己也可以放心。而且,隼的话……大概还在等着他回家吧。

他放下杯子,沉默地站起身,同III说:“我先走了。”

“啊,请再等一等。”III拦在他面前,恳求道:“再等一等吧,前辈很快就会将游矢治好。你不想再看看他吗?”

三年未见,游斗与游矢的这次见面可以说是糟糕透顶,如果真的能好好再看他一眼确实是再好不过。可是,他却并不如何有这个勇气。

“不用了……”游斗说,他抿了抿嘴唇,接下去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他本来不擅长说谎,像这样违背自己心意的谎言更是无法从喉口吐出。

走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打开,游戏走进来看了房间一眼,“咦,大家还没有过来吗,游马好慢啊。那么,”他直视游斗,露出暖暖的笑容,“来看看游矢怎么样?他已经没有大碍了。”

 

游斗到底没能拒绝这个提议。

他随着游戏走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游矢所在的休息室。这个房间的装修并不像大厅那样奇怪,色调很温暖,比起给病人用的房间,它更像是普通少年的卧室。灯很多,在屋顶上呈矩形排列,环绕着整个房间——这样明亮的样子,像是能够将所有黑暗驱逐开去。

在房间靠左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张大大的床,而游矢就在上面安睡。他盖着薄薄的被子,一直拉到下巴那边,散在枕头上的发丝衬得他脸色惨白,看起来可怜得不得了。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落着一片浓重的阴影,他将手指蜷曲放在耳旁,呼吸轻且浅。即使是这样虚弱的状态,游矢看起来却十分安心,仿佛无论多重的伤都能在这里痊愈,第二天太阳升上去的时候依旧能恢复活力满满的样子。

游斗想起三年前他一个人坐在纯白的牢笼里,赤色的眼中一片空洞。他偏过头对他微笑,然而全然是死寂的姿态。

这里……是游矢的归宿。

游斗再一次这样想,抬起脚静静地走到床边。他俯下身将遮住游矢眼睛的红发轻轻拨开,说:“……谢谢你们。”将他从那个地方救出来。

他没有把话说完,游戏却听懂了。他摇摇头,“我们还是去晚了,那个地方有干扰,否则,本该再提前几年……”他展颜一笑,“是该谢你才对,要不是你陪着游矢,他怕是撑不到我们过去。”

“我……什么都做不了。”游斗闷闷地说,他抬起头,“我该走了。”

“我不会强迫你留在这里,但是请再等一等,告诉我们更多关于那孩子的事情。”游戏这样请求道,“他只是暂时遗忘,伤口不会愈合。我们必须知道那个时候……”

“……我知道了。”游斗说。他又摸了摸游矢的头发,指尖擦过他苍白的脸颊,残留下滚烫的触感。

 

十分钟后,一组的大厅里坐了很多人。除了五组所有成员都到了之外,一组到四组的组长也在场。和游矢长得一模一样的游斗坐在最中心的沙发上。

这场面滑稽透了,可没有人有心情笑出来。他们面对的是游矢的过去——被他本人遗忘的过去。

 

“游矢是五岁的时候被送到研究所的。”

游斗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

“五岁的时候,他在家里玩,不小心打碎了妈妈喜欢的玻璃杯。因为怕被责骂,他居然动用自己的能力将已经碎掉的玻璃杯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他的父亲看到了这一幕。榊游胜先生是研究所的一员,经过很长时间的犹豫,他决定将自己的孩子交给研究所,为了人类的未来。”

 

靠在墙上的赤马零儿抬头看向与自家组长拥有同一张脸的少年,紧紧抿住嘴唇。

 

“游矢作为试验品……不被当做人类看待。小一点的时候只是抽血、抽体液进行分析和检测,到七岁的时候,我们诞生了。”

“你们?”

“我是游矢的克隆体。”游斗轻描淡写地说出令人震惊的话,“虽然为了区别改变了发色和瞳色,但毫无疑问,我是他的复制品。克隆体不止我一个,但我没有见过其他人。但是我知道,复制出来的我们,都不具备游矢一样的能力。”

“因为长时间的监禁和实验,原本开朗的游矢渐渐显出心理问题,甚至出现自杀倾向。为了阻止珍贵的样品死亡,我被送到游矢身边。”

“他确实开心了很多,但实验也开始变本加厉。”

“他的能力是针对物品的时间控制,科学家们就送给我们已经变质的饭菜,游矢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才将它的时间调回可食的时候。后来,他们又送来生的肉和米……”

游矢的能力无法将事物推向“非必然”的轨道,让生食变熟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说他做不到,但是他们对他的话无动于衷。最后我们实在太饿,就吃了那些东西。游矢一边哭一边同我说对不起,因为他的错我才会被牵连。”游斗说到这里沉默了很久,“再后来,为了测试他有没有其他能力,比如自愈——”他没有再说下去,可是大家都能想象那是怎样的实验。

“他被救走前的最后一个实验,是测试他是否具有在水底呼吸的能力。”

 

拥有红绿双色头发的少年站在全透明的巨大容器上方,他已经十一岁,看起来却原比这个年纪小。因为终年不见天日,他的皮肤是极度不健康的惨白。

“准备好了吗。”这是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在问他的助手。

女助手点点头,伸手将瘦弱的少年推下去。他毫无反抗地倒下,短暂的坠落之后接触水面,扬起巨大的水花。

游斗站在厚厚的玻璃阻隔的另一边,看着他缓慢地沉入水底。他的头发像一朵花一样散开,裸露在衣物外面的手腕随着水波晃动。

这个时候,游矢偏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眼睛是十分漂亮的红色,明明是看向了他,眼中却什么都没有。

泪水从灰蓝色的眼中滚出,游斗知道,他是真的不愿意再挣扎了。

他想死。

“他想死!”男人冲控制台吼道,“快放水!”

容器内部出现无数细孔,满满的水在十几秒内留空。游矢蜷缩着身体湿哒哒地躺在容器中央痛苦地咳嗽着,仿佛一条被抓上海岸的鱼。

 

“这个时候,你们来了。”

 

研究所陡然响起巨大的爆炸声,警报灯亮起,红得刺眼。

所有人都在往外逃跑,游斗挣扎着跑向尚被囚禁在容器里的少年。然而在下一个瞬间,他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游……矢……?”他愣愣地念着对方的名字,几秒后他反应过来,拼命喊道:

“游矢!!”

可是再没有人回应这个名字了。

============

写得很仓促,完全没回看,有BUG等等再改

评论
热度(29)
  1. 中二病患者米酒番茄酒 转载了此文字
    慢慢摇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