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枢零 月阙 四十一

雉玺

【四十一】

优姬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她有强大温柔的父母和疼爱自己的哥哥。即便是敌人袭来,父母依旧坚定的守护在自己身边,与对方厮杀,只求为自己杀出一条走出去的路。

梦中的母亲抱着自己哭泣良久,才交给了身边面容模糊的哥哥,自己抬头,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母亲站在楼上围栏处,看着自己,笑的温柔,却满脸泪水。

孩子,再见。

愿世上最美好的一切可以永远陪伴你。

——————————

挂着泪水张开双眼,看到眼前充滿担忧的人,才有些不确定的喊道“……枢……哥哥?”

“优姬,你……想起来了?”

“……嗯,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想起了曾经拥有的一切,想起了最后父母明明拼尽了性命才换来的自己十几年的欢乐安稳。

太美的梦都太容易破碎。一切都消散去了,明明还没有回味够。

“占了支葵前辈身体的人,是……李士?”

“是。”

“杀害了父亲母亲的…就是李士吧…?”

“……是。”

“然后……他又标记了我……?”

“……是。”

玖兰完全没有料想到药物会失效。这粒药更好像是一个唤醒沉睡的魔咒,服下它的优姬只是沉沉的做了一个真实的梦,曾经被父母亲手深埋下的记忆瞬间破土而出。至于被李士标记的……反而没有起到半点效果。

                                                                             

玖兰心中混乱不已的想着新的解决办法,才发现醒来后的优姬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如此迫在眉睫的事端前丝毫没有显示出什么软弱。就这么看着优姬低头缓缓抚摸着自己颈部的腺体,如自己想象中那般悄悄露出厌恶委屈的事情没有发生。安静,她只是露出了鲜有的安静。

“那么…我就亲手去……”优姬边说边恶狠狠的抓破了腺体附近的皮肤。血液慢慢渗出,像足了玖兰血液的气息飘散而出,惹得附近的吸血鬼们蠢蠢不安起来。

——————————

“哥……你醒了?”

“……”

“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一缕有些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哥哥的额头。

“…没什么。”锥生靠着一缕,看着厚重帘幕遮盖下渗透进来的丝丝光线,心中难得沉静下来。

有些空,却轻松的很。身体上的疲乏远不如内心卸下重担的轻松舒适来的强烈。

和玖兰的牵绊断了,自己恢复自由之身,曾经那个娇弱的beta女孩转身一变成为了纯种吸血鬼贵族的“公主”,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血统。

从此应该是王子和公主斗过反派,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才是。

一切看似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着。

“哥,你怎么了,在想什么?”一缕放软声音,环住哥哥的肩膀,撒娇着问。

“我在想,要不要和师父他们会和。”毕竟这里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想要保护的,想要靠近的,以及想要消灭的,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变得毫无价值,通通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好啊,反正我是来找哥哥的,你要走,我就陪着你。”

“……好。”

——————————

李士摩挲着手中的一枚银色怀表沉思着,感受着连接对面传来的感情波动,兴奋不已。

直到身后一个人影出现。

“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你究竟还能做什么蠢事。”一道清脆稚嫩的声音传来。

“怎么,连你都要来妨碍我?”我执念了这么多年的人,到了如今,谁都不能逼我放手。

“怎么会。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而已。”小女孩摆了摆手道。

“那样最好,想要看戏的话就老老实实呆着。”李士回头,看着眼前身高不过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

——————————

                                                                

其实当初看吸血鬼骑士对一个设定就很无语,为了获得纯血种就要兄妹相亲,就要兄妹……兄妹……兄。妹。

合着他父母生下来个孩子就是为了配种生下纯血种而已……无语了简直,置伦理道德何在!【好像男男也不太……呃

还有……我算是看出来了,大家都是all零党的吧喂,好多妹子一遍一遍的劝我换攻啊囧

不过lofter上的妹子真的太温柔了,谢谢你们忍住暴揍人的冲动过来留言支持,语气还很温柔QAQ(如果不每次都强调我短♂小就更完美了),真的谢谢你们!

评论
热度(81)
  1. 713xt雉玺 转载了此文字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