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寂寞无处安身[茄子番茄]

木瓜悠悠

前几天心情不好连带着写文气氛也变了,
结果后来心情好了写的结尾,
气氛又变了……
如果在阅读中觉得中间有某处很突兀,
那就是因为心情好了之后想强行换结尾的缘故,
我本来想写虐的我本来想写虐的我本来想写虐的
(因为重要所以说三遍)
以下正文

————————

唯寂寞无处安身


游矢觉得自己最近对于寂寞又有了新的理解,与小时候因为父亲不参加决斗赛直接失踪后同龄人排挤自己的寂寞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现在的自己没受到排挤,有很多的伙伴,可那种寂寥的心情还是会涌上来。

究竟是哪里不一样,游矢自己也说不上来。

几个月前,舞网市曾经迎来过一场浩劫,不过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化解,四个次元也终于决定和平共处,很多人都为此忙碌了起来。

柚子和塞蕾娜她们几个最近就在忙着成立次元管理局,游斗和黑咲也回到家乡开始了重建工作。

相比之下自己要闲的多,不过也没办法。

游矢被赤马零儿拍板决定,推到公众面前成为了三个月前解决那场浩劫的最大的英雄,每日要接受超多的采访还有无数粉丝的崇拜,在游矢自己看来,就像是吉祥物一样。

可游矢也知道对于那次灾难,大家有多么的恐惧,自己这个吉祥物还得维持着守护城市好英雄的形象,让这座城市能够安定的发展。




又一次结束了采访,游矢使劲的伸了伸胳膊,想要多少摆脱一下久坐带来的酸痛,然后很无聊的,望向了窗外。

与室内的昏暗相比,窗外明亮耀眼到过分,蔚蓝色的天空点缀着些许白云,是个再好不过的天气,游矢盯着不知道天空中的哪一个点,仿佛想要透过这些去看到别的什么。

[不知道大家都怎么样了,柚子也是,还有游斗在做什么呢……]

游矢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染上寂寞色彩的声音在空气中轻轻飘荡。


次元间的联络依旧是个难题,虽然传送技术也不再是什么秘密,但互相之间的通讯一直没什么大的进展。

游矢曾经尝试过用文字聊天的方式联络游斗,可信息传送的速度总是慢到令人发指,即便如此游矢还是想要和游斗聊天,然后就经常会遇到正聊的开心,或者正聊的不开心,总之好多次都是正说到节骨眼上的时候,忽然就联系不上没有了下文。

那种满腔的话语被硬生生堵回去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文字无法确切传达的心情在次元的壁垒间被阻拦,看着那几个字便由此产生的欣喜,期待又或是愤怒,都随着通讯的中断变成了失落,那失落化作黑蓝色的墨,无时无刻不抓扯又浸染着游矢。

就像是心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地方,被悄悄地剜下去一块,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心中的空缺就跟着越来越大。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时,游矢就像神经质一样每隔一分钟重新刷新一次自己的通讯面板,要不是后来权限板用批评的语气说这种聊天方式只会严重影响游矢和游斗两个人的生活,或许游矢会一直进化到每三秒刷新一次的地步吧。

再之后联络一次就更费劲了。

柚子她们忙着在四个次元之间建立基站,游矢偶尔还能看到她,可游斗却是忙到完全抽不开身,游矢自己也申请不到去超量次元的假期,后来赤马零儿担心把游矢压榨的太多导致他不好好干活,承诺游矢只要干得好,每周把公司实验中心那台信号基站作为跨次元通讯设备借给他「打电话」。

天知道这是有多奢侈。

不过游矢很开心,因为每周都有了可以期盼的东西吧。



又到了可以「打电话」的时候,游矢开开心心的蹦到LDS总部的实验中心,心中想象着赤马社长肉疼的表情,开始了两个小时的联络享受。

顺带提一下这个「电话机」发射和搜寻信号的能力都很强,相对的游斗只要用最普通的通讯设备就好,不会像赤马社长那样肉疼的。

游矢依在墙边,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着下面一堆白袍子的人走来走去,然后「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低沉又富有磁性,虽然要自己一个男生用这种词语来形容另一个男生感觉怪怪的,不过游矢知道的,自己是有多喜欢那个人说话的声音。

简单的问候,不期然的小沉默之后,游矢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想要把自己这一周想到的,所有和游斗有关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倒出来说给他听。

游斗也是适时的应和着,有时候会说两句,游矢甚至能想象出来游斗现在的样子,那家伙肯定是认真的找到位子然后端坐在那里,浅笑着听自己说话,认认真真的记住,光是这样想象一下,游矢就觉得耳根痒痒的,仿佛那个人正俯身在自己耳旁说话。

明明科技这么发达,游矢却感受到了几百年前人们的无奈,能够和至亲的人联系,原来竟是如此奢侈的一件事,仅仅是一通电话就让自己如此幸福,这在之前的游矢看来是完全理解不了的事情。游矢甚至害怕哪天游斗的联络器坏掉了,自己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两个小时过的很快,看着赤马社长贴心的在旁边设置的时间提示慢慢走向终点,游矢甚至慌乱了起来。

明明还有那么多话要说——
游矢忽然着急了起来,每一次都是,结束通讯的一瞬间便会被巨大的空虚还有失落席卷……然后再一次真切的意识到游斗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游矢,我不在你身边,会寂寞么。]在游矢正慌乱的搜刮着自己还想说的话题的时候,游斗忽然很突兀的这样问了一句,用一种很抱歉的语气继续说,[我这边一直很忙,什么事情都还离不开我……]

[没关系啦,能这样打一个电话我已经很开心啦,不会觉得寂寞的。]游矢连忙这样回答道,不想因为自己的心情让游斗感到困扰,[平时我有好多事要忙,也会去找权限板他们玩,真的没什么的。]

[是么,那就好,]游斗听游矢这样回答,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依旧还是有些愧疚,[那我就能稍稍放心了。]

[我有那么让人担心么,话说回来反倒是游斗,不要太辛苦才对。]

[我还好,忙一点也挺好的,游矢,我——]
「吧唧」一声,通讯断掉了,刚刚两个小时。

游矢呆愣了几秒钟,揉了揉脸抚平自己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抬手关掉了通讯界面,朝窗户外望去,使劲眨了眨眼睛。

自己刚刚应当算是撒谎了吧,偷偷的混淆了「寂寞」的概念。

这就是寂寞啊……因为那个人在的地方太遥远,以至于无论自己到哪里,都觉得这里不是自己能够安身的地方。



就这样又浑浑噩噩的过了几日,游矢甚至开始迷茫于自己坚持着现在工作的意义,比起什么吉祥物,自己明明更想到游矢身边去。

到游斗身边去,只有这样才不会寂寞,只有那里才是自己能够安身的地方。

游矢在又一次发现自己的假期申请被打回来的时候,彻底的抓狂了。再也不想管什么,怒气冲冲的从家里面冲出来,示威一样的拨通了赤马社长的电话——

[赤马——,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出发,我要到游斗那边去,不要跟我谈什么城市的安定社会的发展,我已经——]

[冷静一点游矢。]

[你想说什么。]

[这一回把申请打回来的原因和之前不一样……总之如果你真的想去那边的话,最快只能下午三点之后提供给你传送装置,在那之前,你就在传送用的实验楼前面呆着吧。]

[……好。]虽然对赤马这一次这么好说话表示很怀疑,游矢还是应了下来。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游矢坐在长椅上,仰起头看着天空——

和之前看到的没什么变化,同样的蔚蓝与同样的纯白,可自己呢,自己会一直没有变化么,安心于之前的那种生存方式?

根本不可能。

游矢几度变换神色,心中的空缺被阳光照晒的无所遁形,然后自己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

联络人那里写的是「游斗」。

游矢猛的按下去接通了电话,
[游、是游斗吗!]

[嗯,当然是我,很吃惊吧?]

[当然吃惊!怎么、你们那边的信号基站也建好了?]

[嗯,前几天刚竣工的,总算是迈出这一步了,我也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游斗说到这里顿了顿,[感觉之前好好打一个电话都很奢侈,就像上次,连话都没说完通讯就中断了。]

[是啊,确实很奢侈,对了你上次没说完的是什么来着,游斗?]

[……上次我没说完的话啊……只有一句,游矢,我当时想说的话只有一句,]游斗慢慢的说着,想要重现当时的感情,[我好想你。]

只有这么四个字,可游矢在听到的一瞬间,忽然觉得喉咙便被紧锁,连声音都发不出来,那份一直膨胀的失落与寂寞忽然就消失踪影,心头被不知名的感动笼罩,连带着接下来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哽咽。

[游斗……你不在这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游矢说起了这几周的感受,[我上次说不寂寞是骗你的,其实因为你不在这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呆在哪。]

[我看不到你的模样,每周也只能和你聊一会儿,得到的信息也是少的可怜。我甚至要每天在心里温习一遍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情形,我好害怕,我害怕我会慢慢忘记见到你之后该说什么,该做些什么。]

[游矢……]

[我甚至不知道你有没有因为忙着工作消瘦下去,也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有可能回来。]游矢觉得自己的喉咙愈加酸疼,逼迫着自己就算用喊的也要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我要去找你,游斗,我再也不想每天都过着看到什么都想着要记下来,最后还要计算着时间够不够讲给你听的日子了。]

[游矢……对不起……其实这些,我也一样的,想着你最近怎么样,会不会寂寞,会不会太操劳,可是又不敢问太多,每次都是听你讲然后认真记住,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去想,] 游斗慢慢解释着,[如果不这样的话,我真的会忍不住想要去找你,可这边的事真的离不开我。]

[嗯……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去找你好不好,就现在。]

[好啊,就现在,所以你回过头好不好,看来我之前拜托赤马让你过来等我,他还是做到了的。]

[诶?]游矢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游斗这话到底什么意思,紧跟着就猛的转回头,看到了那个自己日夜牵挂的身影——

游斗在朝自己招手,虽然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但是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温和的笑着。

电话中还在传出来声音,好像是游斗在解释说那边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自己和黑咲打了个招呼就跑回来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有一种叫做欢喜的心情在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就满溢出来,再也无法抑制。

游矢忍不住快步跑过去直接扑在了游斗身上——

[游斗,我好想你。]

[我也是。]

唯寂寞无处安身,独本心再难忘却

评论
热度(24)
  1. 中二病患者+8 转载了此文字
    木瓜悠悠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