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隼斗]如果阻止逆鳞的是隼

若归

·基于题目↑这样的脑洞

·趁正片前赶紧来一发((打脸肯定的


黑咲隼步出已被他毁得不成样子的神庙时,正看到那只咆哮的龙。熟悉的黑龙身旁却不是熟悉的少年,黑咲隼花了好大的劲才确认那家伙似乎是榊游矢。

但又不是榊游矢。

他的对面有几个融合的走狗,却已被榊游矢和暗叛逆吓得颤颤巍巍。

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黑咲隼下了这样的判断,尽管生长在和平环境中的少年并不掌握将人封入卡片的技术。不过不要紧,这种事他来就好。

于是黑咲隼靠了过去——事实上就在他确认和做出判断后也一直在靠近,下意识的。原本是想执行封印、然而在榊游矢将走狗击溃、使其晕倒在地后,与他对上眼的瞬间,战场锻炼出的本能提醒他迅速闪避。而他躲过了暗叛逆的一击。

幸好,不然就要被判定为乱入了。尽管榊游矢并非与大赛成员决斗——这点黑咲隼显然没有注意。

他注意到的是,袭向自己的龙咆哮中隐隐的哀伤——它不愿向他挥舞利爪,不愿向他这位主人的挚友。以及,榊游矢毫无感情的双眸中,纯粹破坏的冲动。脑海中过去的画面一闪而过,他好像明白些什么了。

看了看周围,黑咲隼发现两名躺在地上的决斗者,似乎是榊游矢的友人,看样子是被他误伤了。探了探鼻息,只是昏过去,还好。踢了脚碍事的融合走狗,黑咲隼现在没空陪他们玩。

有更重要的事摆在他的面前。和那时一样,为牺牲在学院手中的同伴哀泣而暴走的他。

尽管黑咲隼不愿相信,然而有着榊游矢面容的这个人指挥暗叛逆的方式、手法都与他熟悉的少年一模一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游斗会在榊游矢体内。要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前提是把榊游矢叫回来。或者,黑咲隼期待着,唤回他的挚友,比全部的同伴都更为重要的那名少年。


“游斗。”黑咲隼靠了过去,敏捷地躲开“榊游矢”的攻击,挥挥手权当与暗叛逆打招呼。少年眉头紧蹙,看到黑咲隼的瞬间下意识后退,摇摇晃晃捂住额头。

快了,黑咲隼抿唇,唇畔扬起不易察觉的弧度。和那时一样。

“游斗。”他继续靠近,持续呼唤着少年的名字,“我在这里。”那个人身形一滞,抬起头看着他,眼眸不复刚才的鲜亮。“游斗。”黑咲隼重复,一步步确实地靠近。少年摇晃着身体,突然向前倒去,快接触到地面时被大跨步向前的黑咲隼接住,一把抱在怀里。

两双眼睛对视的瞬间,强烈的光芒迸发出来。

光芒散去,展现在黑咲隼面前的是心园。

繁华的街道,到处洋溢着人们的笑容。而在视线的前方,那个举着冰激凌笑容无奈却又开心的人,正是黑咲隼。或者说,曾经的黑咲隼。另一只手牵着他最重要的妹妹,琉璃的另一只手握在“他”的手中。三人并肩,有说有笑。

那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这是游斗的记忆,黑咲隼恍然大悟。

画面一闪,他看到穿着校服的自己,握着支笔在面前的课本上勾勾画画,这是给游斗圈出考试重点的时候。过去的自己神情专注,然而游斗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直到被黑咲隼在眼前晃了晃手,一阵静默后面前的自己露出了笑容。大概,是被游斗道歉了吧。黑咲隼恍惚想起那时只以为游斗走了神,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一直看着自己。

一直,一直。

游斗的记忆中充斥着大量的“黑咲”,不仅是身为哥哥的他还有妹妹琉璃,他们两人几乎构成了游斗的全部。不苟言笑的他在游斗面前却总是不经意露出笑容,而游斗又总能捕捉到那抹一闪而过的笑意。温柔体人的琉璃却会在游斗面前撒娇,偶尔展现出娇蛮的一面。这是只有他和游斗才能看见的琉璃。

黑咲隼记忆中的游斗似乎时常微笑,仔细想想他却是个与自己一般冷漠的少年,至少没有记忆中那么常笑。

他们的笑容只在彼此面前展露。那是多么美妙的时光,有你,有琉璃,我的身旁总是那么温暖。

那时我从不知晓寂寞的滋味。


视线有些模糊,黑咲隼眨了眨眼,他回到了现在。

倒在怀中的少年颤抖了身子,抬起头神情恍惚却露出了笑容。记忆中,温柔而又坚强的笑容。“游斗!是你吗游斗!”他几乎是失控地握住了少年的肩膀,而那个人并未责怪他的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骨头:“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隼。”声音虚弱,却是记忆中的少年。真的是他,真的是游斗!黑咲隼控制不住地抱住少年,手臂微微颤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在榊游矢的体内?”眼角旁的红发无时不在提醒他怀中的身体属于谁。

“我也不清楚……但是,请你照顾游矢。拜托了,隼,我只能相信你……”游斗攀住他肩贴在他耳畔诉说,吐字比刚才更加艰难,却无比清晰。“拜托了,隼。”用尽全力说完,游斗阖上了眼。

“游斗!喂、游斗!”任凭黑咲隼如何呼唤、怎样摇晃少年身体,都没有回应。这到底怎么回事,黑咲隼有些崩溃。他本就失去了妹妹,现在又亲眼见证了视为珍宝的友人存在于另一名少年体内。或许不仅仅是友人,黑咲隼隐隐察觉了那份饱含私欲的感情的真相,然而他却不敢深想。现在的情况,他是无力经营一份感情的。

他所能做的只有在心中立下承诺。我会带回琉璃,也会带回你,真正的你。

等着我,游斗。


游矢从黑暗中苏醒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鲜红。抬起头,看到面无表情的黑咲隼几乎吓了一跳。游矢猛地推开他,成功脱离黑咲隼怀抱的同时跌在了地上。

真蠢。黑咲隼评价,拍拍身站了起来。一点没有游斗的灵活,想起从屋顶跃下时张扬的红色披风,黑咲隼再度怀念起友人——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在回忆中搜寻那个人的身影了。

活动下身体,发现除了有点疼外并无大碍。于是游矢再度尝试开启话题:“黑咲隼,我有很多话想要问你……”四个次元,融合是敌人,同调是融合的手下等等,大团信息挤在脑袋里游矢甚至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然而黑咲隼却转了身,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等等……!”游矢想要追上去,直到他发现了躺在一旁的权现坂和美惠留。

“放心,只是晕过去而已。马上就会醒的。”黑咲隼冷淡道,直视着游矢,锐利的目光令他不由得缩头,“如果有要问我的,就等到决赛吧。”

“诶?”决赛?

“在那之前,别让任何人打败你。”你要由我亲自击溃。

迈出脚步,黑咲隼不再回头。那名少年似乎跑到了友人的身边,刚才的话理解了最好。其实还有更稳妥的方法。打败少年后将他封进卡片,身体的主导权自然会交给游斗。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倾向于这样做。然而他不能。

游斗,将榊游矢托付给了他。光是想着就让他火大,凭什么他要去照顾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种事交给那个无时无刻不在监视榊游矢的赤马零儿就行了!他想要照顾的只有游斗而已,真真正正属于他的游斗。

刚才看到的游斗的记忆与他自己的记忆混杂在一起,纷纷扰扰冲击着他愈绷愈紧的神经。黑咲隼快速离开那片区域,离开他与游斗短暂见面的地方。

游斗,等我,绝对会找到让你恢复的办法。

紧紧攥拳,黑咲隼发誓。


—END—


想看,阻止了逆鳞并且成功和芋头见面的隼,啊……

我知道就是个妄想QAQ

评论
热度(24)
  1. 中二病患者若归 转载了此文字
    若归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