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隼斗]伞只有一把

若归

·驴子游戏☆题目是关键词虽然没出场几次← ←

·关键词与 @★料亭八坂★ 八坂太太给我的点图奇迹般相似,于是有了这篇~地址请走  (没经过太太允许不知道放地址可不可以(。如果介意的话请立刻和我说我会撤掉的!


清早就开始下雨,真不是一个好兆头。

窗外的雨不是很大,淅淅沥沥却很是细密,不打伞的话一定会被弄湿。连天空都阴沉沉的。游斗叹气,竖起衬衫领,拿上书包和伞走出家门。

街上的行人还是那么多,再怎样工作日也还是要照常,无论学校还是工作单位都没有因为下雨请假的道理。在心中默背稍后要考的内容,游斗无意间瞥到了一抹亮色。

破旧的砖墙边,铁皮垃圾桶和无数纸箱间有一抹不起眼的色泽,是只鸟。

游斗走过去蹲下身。

翅膀漆黑的鸟,肚皮处深浅不一的灰色绒毛隐约可看出原本雪白的色泽,脑袋的毛似乎是墨绿,如今也几乎是黑的,额头一撮毛奇异的歪翘,就是这抹沾了灰依旧鲜亮的绿毛让游斗注意到它的。

可是这种天气,为什么会在这儿呢。游斗歪着头,俯下身仔细看,缩成一团的灰色容貌瞪着眼睛有些戒备。翅膀上似乎有丝血迹。游斗下意识伸手,却被狠狠啄了。血迹逐渐外渗,好狠。游斗默默缩回手,认真地道歉:“对不起,我不该突然碰你。吓到你真的非常抱歉。”街上行人匆匆,谁也没注意路边蹲下独自说话的少年。

鸟拍了拍翅膀,游斗注意到有一边完全抬不起来。果然,翅膀受伤了,所以才不能飞走只能躲在这儿,即便如此垃圾桶的盖子也无法起到遮蔽的作用。

“都淋湿了……”游斗不禁低语,沾了水的鸟仿佛浑身都在下坠,看起来有些难看。怎么办呢,游斗犹豫着看了下表。出门很早上学还来得及,但是不可能带着它去,在学校里根本没法照顾它。但也不能这样放着不管。游斗下了决心。

“对不起,我只有一把伞。”游斗歉然,将手中的单人黑伞支在了地上,巧妙地卡在了纸箱和垃圾桶间,如果有人想捡走的话恐怕要费上一番力气。突然没了雨,鸟动了动湿哒哒的脑袋,看到了头顶的黑伞和游斗的笑颜。原本紧张戒备的一侧翅膀放了下来。游斗微笑,认真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等我一天吗?放学后我就来接你,带你去疗伤。”脖子动了动,金色的眼睛凝视游斗,游斗仿佛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可以”,是错觉了吧。少年微笑起来,伸出手抚摸小鸟脑袋。

这次,没有被啄。

而后,一个人踏入雨幕。


游斗出现在教室时吓到不少人。

虽然下雨,但从家里来还能被淋湿的也是少见,少年又惯常冷着张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单纯的这个表情最为放松而已,根本没人敢上前搭话。虽然进入教学楼前刻意在不被注意的角落甩了甩水,但淋雨的迹象还是很明显。幸好是小雨,虽然比较密集但也没破坏发型。还好还好,这个牌子的发胶不错。一路走来已经确认只有一点水渍不会造成太大麻烦,游斗回到座位淡定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擦水。突然后悔没用这个包住它受伤的翅膀,不过话说回来,翅膀受伤用手帕绑有用吗?和人类受伤绑绷带一样?游斗觉得有必要买本养鸟指南。


放学后游斗没有停顿,抓起书包匆匆离开。一向冷静的他情不自禁加快了步伐,再次吓到了同学。

来到今早的地方,伞已经被拿走了。铁皮桶和纸箱间一片空荡,什么都没有,一路跑来还有些喘,胸口起伏不定。有些,失落。游斗怔怔地站在那儿,胸口有些闷。

“啾。”纸箱间传来了细小的叫声,有些挣扎的意味。游斗一愣,蹲下身仔细一看,清晨的鸟还在,恐怕是伞被拿走,为了遮雨藏到了纸箱后面。但现在卡住了,出不来。

游斗看着早上淋湿的羽毛垂在身上没干、乱糟糟一团不断挣扎的鸟,拼命扇动没受伤的翅膀,忍不住笑了出来。“别动。”游斗低语,声音温柔,“乖。”或许是游斗的安抚起了作用,鸟停止了动作,夺目的金色眼凝视着游斗。然而游斗没空看它,他正忙着扒开纸箱。确保摞得山高的纸箱不会跌下来,小心翼翼扒开一条缝,没等游斗怎样那只鸟就灵活地钻了出来。还得意的扬起头,似乎在向游斗夸耀身手。

游斗轻笑,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很敏捷。”得到了友好的轻啄。这次一点都不疼,更像是对他赞扬的赞许。

赞许他能看出它的敏捷吗?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游斗忍俊不禁。只是一只鸟罢了,怎么会有那么多想法呢。

他摇了摇头,看着歪脑袋盯着自己仿佛在疑惑的鸟轻笑:“没什么。”而后小心翼翼捧起,向动物医院走去。小家伙似乎很满意游斗掌心的温度,晃晃脑袋缩成了一团。好像一个球。游斗唇畔笑意更深了几分。


让医生看过后暂且没事,只是需要疗养一阵子。

回到家的游斗把鸟放在书桌上,认真道:“不要乱跑。”桌子很高,受伤的翅膀又不能用力,他担心它会掉下去。一脑袋转向一边,似乎在不屑游斗的关心。好高冷。默默直起身子,游斗走出房间去找他想要的东西。

一个小竹筐,一蓬棉花,再加上软软的绒布。仔细地铺好了“床”,游斗看着成品很是满意。始终旁观的鸟歪着头转悠着眼睛,游斗捧起它放在了窝上。“还满意吗?”小家伙蹭了又噌,缩成一个球又直起腿,对着游斗点了点头。看来是满意。游斗安了心。“你等等,我去弄点吃的。”转过身的游斗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谢谢”,低沉的男人的声音。游斗转过头,只有缩成团的鸟灿金的眼眸灼灼盯着自己,多心了吧。

旋开房门。

再次归来时少年手捧着面包和水,寻来了瓶盖,把水倒进去,再把面包撕成小块,某只鸟雀跃着拍动一侧翅膀,却被游斗面无表情地拒绝:“出来,不准在床上用餐。”受到打击的小家伙仿佛石化一般僵硬三秒,而后无精打采地跳出了窝。

说实话游斗有些惊讶,他刚放下面包屑和水,正准备把它捧出来,谁知道居然自己跳出来了!不过也好,省事。于是游斗转身去准备自己的晚饭。

虽然在卧室用餐不太像话,但是担心某个小家伙游斗还是回了房,然后就看见某只鸟眼巴巴看着他。让你自己跳出来,现在回去没我不行吧。在心中窃笑下,游斗惊觉自己居然这么孩子气,真是失态。

捧起鸟放回窝里,游斗思考着如何让它更方便的喝水,最终用铁丝缠在竹筐一端形成一个底托,把瓶盖放上去再倒上水。

于是等他想起吃饭,饭已经凉了。

坐在书桌前吃着冷掉的晚餐,游斗依旧很高兴。从今天起他多了个家人。

游斗目光不禁飘向竹筐里的鸟,洗干净又用吹风机吹干后清爽不少,羽毛蓬松整齐,光看着就赏心悦目。察觉到游斗的视线,小家伙拍了拍翅膀发出“啾啾”的叫声,游斗轻笑,低头专注学习。

抖了抖毛,安静地缩在窝里,金色眼眸凝视少年,仔细看仿佛有些许温柔。


“这样就好了。”满意地看着成品,游斗拿过镜子让某只鸟看清自己此时的模样。红色的绒布剪成三角巾戴在脖颈,原本黯淡的羽毛仿佛提升了一个亮度,看起来颇为神气。拍动翅膀,小家伙满意地点点头。

它也喜欢呢。游斗笑意盈盈。


那之后游斗与它共度许久,接近期末的某天,放学回家的游斗见到了惊奇的一幕。

发型独特的男人斜靠着沙发,随手翻着的似乎是他的相册。游斗僵硬地后退,瞥了眼门牌,是自己家没错。钥匙也开对了门,那是怎么……

“你在做什么,赶紧进来。我饿了。”男人看着他皱眉,金色的眼眸似乎在哪见过。在哪见过……

游斗浑身一抖,关上门落锁书包甩到一边猛地奔向卧室。窝里,书桌上,哪儿都没见到那只鸟。

游斗微喘,房门打开男人走了进来,关上门一手撑墙,游斗不禁后退,抵到了墙。男人低下头,金色的眼眸中映出少年的身影:“你在疑惑什么?”诶……似乎明白了什么。游斗有些吃惊,脸颊泛红。“啊,对了,我还没说名字。我叫黑咲隼,请多指教。虽然这么说,但已经生活了这么久也没什么问题。你叫游斗吧?记得作业本上是这么写的。虽然我看的角度基本平行。”也就是说在书桌上看到……“你是那只鸟?”游斗震惊。黑咲隼有些奇怪:“是啊。”“什么是啊……为什么鸟会变成人?”游斗眨眼,世界观受到了冲击。这时他才注意到,男人左臂缠着些许白色的,随动作晃动的条状物怎么看怎么像绷带。受伤的翅膀也是左边……而颈侧围着红色颈巾,也和他为某只鸟制作的三角巾布料一致。

不仅自己能变连身上的东西都改变了……什么玄学?

“别管那些。”男人撇撇嘴,“比起这个,我饿了。能做饭吗?”游斗晃神,忙不迭地点头。黑咲隼放下了手:“从刚刚起就在脸红什么啊?”游斗的脸颊,连耳根都是一片通红。少年跑到卧房门口,一脚跨了出去,没有回头低声道:“你能找件衣服穿吗?”被一个只系着颈巾的裸体男人壁咚,能保持冷静才怪。

黑咲隼低头,“啊”了一声。


那之后黑咲隼始终没给出合理的解释,但游斗也就这么接受了。黑咲隼的声音和他那两次听到的一模一样,低沉得好听。家里原本只有游斗一个人,即便养了只鸟也还是会觉得孤独,现在多了个人,还是个有点缠人的家伙(虽然他自己不承认)虽然面上没什么表现,游斗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只是,单人床睡两个人压力有点大。

不安的游斗被男人整个抱进怀里,能感受到呼吸时温热的气息,心跳不由加速。不知道放在哪里好的手臂被黑咲隼带着环住他腰,这样的姿势实在令人羞耻。最初还担心太紧张会不会失眠,然而出乎意料睡得非常安稳。

比过去的每一天都更安稳。

做饭时会有人从身后环抱自己,看起来犀利实际却很柔软的头发在脖颈厮磨,觉得痒了就随手拿起点什么递过去,而后被吃干净。连手指都会被整根舔舐。最开始还会因太过羞耻而脸红,逐渐也就习惯了。而后被黑咲隼抱怨没有开始那么好逗。你不也没有一开始毛绒绒一小团的可爱。游斗撇撇嘴,回敬了一句。黑咲隼转过他脸,轻吻嘴唇笑得得意:“我现在是帅。”得到了肘击。

写作业时会被人强占椅子,说服不行反而被抱坐在腿上。“就这样写不就好了。”男人语气无所谓,仿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座垫。怎么可能!被游斗狠狠揍了腹部。抽搐着晕倒的男人并没被推开,待他醒来,身上的重量和腿上的触感鲜明地告诉他,少年正坐在他腿上学习,神色安详。

游斗的衣柜渐渐满了起来,那是因为塞入了黑咲隼体型的服装,他似乎偏爱风衣,就像游斗偏爱衬衫。冰箱的使用率也得到了提升,专门有一层放满了游斗的牛奶和黑咲隼的啤酒。“明明喝了那么多牛奶为什么还是长不高。”边这样说边揉着游斗发,黑咲隼最终下场仍是安定与信赖的腹拳倒地。

被压在床上深吻时游斗模模糊糊会想,为什么和这个人(还是这只鸟?)会演变成这种关系,虽然他并不讨厌。终于结束大口喘息补充氧气,面前凝视自己的人定格三秒,多半会冲到浴室洗凉水澡,而后再让游斗擦头发吹干。定力这么差,干吗还非要这样做晚安吻。有时看黑咲隼跑浴室,游斗会忍不住开口:“没成年也可以哦。”黑咲隼拼命忍耐的理由,他是知道的。那家伙就会回头,看起来有些生气但其实只是闹别扭:“别在我这么拼命忍耐的时候诱惑啊!既然下定决心我当然要等你成年!”可是水费怎么办。看着一脸正气的黑咲隼,游斗默默咽下了这句话。


这样过了不知多少天,某天放学,又下起了雨。

游斗叹气,很是忧伤。好不容易考试早放,竟然下雨。阳光透过雨幕折射出朦胧光泽,这就是所谓的太阳雨吗。食材储备不足,他还想去超市补充些的。但现在这样大概要放弃了。他可以淋雨,食材怎么办。

缓步走到楼门口,众多没带伞的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语着什么。而后游斗停住了脚步,楼门口,无数人的焦点所在,深蓝风衣红色颈巾的男人撑着把伞,原本紧绷的脸看到他后柔和了线条。“终于放了。”游斗加快脚步走了过去,黑咲隼声音低沉,透着愉悦。“怎么过来了?”游斗有些介意周围人的视线,那种被注视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舒服。“下雨,你没带伞。”黑咲隼简单解释,而后扬起唇角,“伞只有一把哦。”得意的很。“……反正也是我的伞。”被黑咲隼的笑晃了眼,游斗低语,在黑咲隼伸出手的时候跑了过去。被黑咲隼接到伞下。

“直接回去吗?”“不,要先去超市买食材。”“反正都出来了,去吃烤肉吧!下雨天吃烤肉!”“……我以为你比较喜欢素食。”“谁说的,我喜欢肉啊。”

看来不能从体型辨认呢。黑咲隼不是什么温和的品种,而是凶残的猛禽。

虽然对他时看不出来。游斗注意到为了给他遮雨,黑咲隼靠外的肩膀有些淋湿。少年想了想,轻推男人撑伞的手,向他那边移了移。察觉到少年意图的男人挑眉,将伞移到另一只手,在游斗不解的注视下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被带动靠上了黑咲隼的肩膀,距离变得好近。游斗有些紧张,下意识抱紧书包。“真是,这么紧张干吗。”黑咲隼笑了,附身在少年唇上印下轻吻,“去吃饭吧。”

真期待游斗成年的那天。

偷到了福利,黑咲隼心情愉悦。游斗则有些气闷,思索今天逼他变回鸟治愈自己的可能性。不过,那家伙也一定会在半夜变回人形,爬上床抱住自己吧。

听着黑咲隼心情好时无意间哼的歌,游斗不由轻笑。有他在身边也挺好。


—END—

评论
热度(46)
  1. 中二病患者若归 转载了此文字
    若归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