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 and World

浅眠

我憋出来了【。
大家久等了!!
话不多说了,就几句【x】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不知道在写什么,不知道在写什么,不知道在写什么
好了完毕【kao





Chapter.6 结果

“你看,我在这里。”

逆着光站在自己面前的游斗,往日可靠的身影像是被蒙了纱一般变得模糊,连他身上衣服的轮廓都仿佛嵌上了光边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在空气中。

面对养父温柔得都可以称为宠溺的笑容,游矢大脑里一片空白,心里空空的,无法作出反应。

“游矢?”

长久没有得到回应这让游斗不禁着急起来,低声喊出养子的名字。

啪的一下,就像是锤子敲碎了高墙般,游斗的这声呼唤敲碎了游矢一直以来强装的坚强与勇敢。

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的从眼眶中砸落。

游矢哭了,就算面对父母的突然离世,就算面对孤儿院中的孤独无助,就算面对独自一人待在幼稚园的寂寥都只是无声流泪的游矢哭了,不再忍耐不再掩饰,仰着头,嚎啕大哭。
压抑在小小身体里的浓烈情感透过他的哭声震动着两人之间的空气。

害怕游斗像爸爸妈妈一样突然离开自己而学着大人的模样装作坚强产生的委屈,不得不将这份情感压制而生成的压力,都因为游斗突如其来举动带来的恐惧和绝望一举击破。

他想告诉游斗自己想多吃一个可丽饼,他想每天都和游斗一起睡,他想要那个橱窗里的玩具小车,他想要告诉游斗自己不想去幼儿园,他想要告诉游斗自己每天都想和他在一起…..

他也想要像同龄的孩子们一样跟游斗尽情的撒娇啊。

“游、游矢?!”

不禁没有等到回应,对方还大声哭了起来,游斗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啊啊为什么我要做出那种事啊!明明还有更好的证明方法的!

后悔铺天盖地的袭来,游矢哭泣的声音每一声都像是针一般扎在游斗的心脏上,其中饱含的强烈感情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他的胸口,哭得红红的眼睛和鼻子更是让他难受的紧。

“…..对不起。”

大脑因为焦急根本无法运转,游斗只得遵循身体的本能,蹲下身单膝跪地,伸出双手紧紧的将哭泣的孩子抱进怀里。

“对不起游矢,对不起。”

对不起没能察觉到你的心情,对不起让你害怕。

朝日的阳光星星点点的撒在相拥的父子身上,年轻的爸爸抱着他啼哭的孩子,一下一下的轻轻拍打着人瘦小的背,微微垂下的眸和轻挑的唇角温柔得似乎能滴出水来。

这在他人眼里一定是个非常温馨满溢着父爱的场景,可是在目睹了全程的柚子眼里,完全不足以消灭她心中的怒火,朝两人走去的每一步都透着愤怒。

“游——斗——!!”




结果就是被柚子狠狠的教育了一个上午。

就算到了现在,一想到当时柚子那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表情游斗都觉得后背发凉。

没办法啊…一听见游矢那样说他就急了,拼命的只想要向他证明自己没事,所以当扭头看见远处驶来的计程车时,他想都没想就跑了过去。

“唉……”

游斗拉上教师办公室的门,大大的叹了口气,因为早上的缺席他刚刚才向铃木教授解释完,当然是用瞎编的理由。

“女人…..生起气来真是可怕。”

一边向学生会室走去,游斗一边嘀咕到。

“我倒觉得,男人比起女人来说更加可怕,特别是在有了重要的东西以后。”

声音来自身旁的窗户,游斗吓了一跳,扭过头,是前田月美。

她靠在窗户上,眯起双眼望着在下一秒就收起惊讶表情的游斗。

“什么意思。”

“别这样看着我。”

摊手摆出无辜的表情,她示意游斗别像看见杀父仇人般瞪着她。

“今天早上,我在那个计程车上。”




前田月美今天也像平时一样坐着计程车准备去学校上课,在这样一个很普通的早晨,她万万没有想到却遇见了不普通的事。

当车子行驶到一个幼稚园前面时,忽然有人跳过围栏站到了他们前方的道路上,还展开双臂,显然一副拦车的架势。

司机惊呼一声连忙踩下了刹车,前田也因为惯性向前方扑去,她赶紧抓住驾驶座的椅子稳住身体,耳边是车轮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声响。

短短的一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前田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大脑不受控制的幻想着可能会看见的恐怖场景。

万幸,计程车的速度并不是很快,驾驶员的反应也很迅速,车子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了下来,前田抬起头的时候只来得及捕捉到那人的侧脸他就消失在了车前,不过这就足够了。

“……游斗?!”

前田确定,那个冲到他们车前的人,就是他们学生会的副会长,榊游斗。

“怎么会…..”

面对这一事实,她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双眼,印象中的游斗,是一个极其稳重冷静的人,像今天这样的举动她怎样都不能联想到游斗的身上。

因为过度的冲击,车子什么时候离开的,又是什么时候到达学校的,她完全不知道,要不是驾驶员出声提醒,前田一定会在车上一直呆坐下去。




“事情就是这样。”

叙述完早上的经历,前田看着面前身体变得僵硬的游斗。

“怎么样?有受伤吗?”

虽然游斗正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前田还是有些担心。

“啊、嗯,我没有受伤,别担心。”

好不容易消化完前田的话,游斗赶忙点了点头,紧接着就弯下了腰。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在接受了柚子的一番教育后脑子总算冷却下来的游斗一直都很在意一件事,那就是想要跟司机和车上的乘客道歉,可当他走出校门的时候,计程车已经离开了,原本已经做好背负愧疚生活下去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当时隐约瞄见的乘客却是自己熟悉的人,知道了事实后当然立刻鞠躬道歉。

“没关系啦,虽然受到了些惊吓,但你没受伤就好。”

“真的,很抱歉。”

前田爽朗的拍了拍游斗的肩膀露出释怀的安心笑容,望着对方写满歉意的脸,她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

“那孩子,并不是什么亲戚家的孩子吧?”

当时是在幼儿园,联系到游斗之前说的有孩子在家里就能很简单的想到他是来送那孩子上学的,而能让一向冷静沉着的游斗做出那样疯狂事情的人,肯定是对于他来说无比重要的存在,如果只是亲戚家的孩子,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可能有人会做出那种威胁生命的事吧,至少前田是这么认为的。

难道是自己太冷血了?

“嗯…..其实我收养了一个孩子。”

明白已经瞒不下去的游斗只能点头承认,在他的记忆中前田虽然喜欢捉弄人但并不是会恶意戳人痛处的类型。

告诉她也没关系的吧。

“唉?!”

惊呼一声,前田露出了和当初他向隼说自己想要收养游矢时一样的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是说,那孩子是你收养的?”

前田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忍不住再次询问了一次,结果再次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

“等等!你的经济能力足够支撑你们两个的生活吗?”

不可能的吧,他们才只是大学生,就算有奖学金的辅助也只是让一个人的生活稍微好一点而已,两个人的生活,更何况一个还是正处于成长期的孩子,怎么想这都不可能吧。

“嗯…之前还是完全足够的,但稍微不久前稍微发生了一些事……”

游斗抓了抓头发,露出了难得的困扰表情。

“其实这次来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打算退出学生会。”

第一颗炸弹的残骸还没清理游斗就给她丢下了另一颗炸弹,前田有些头疼的揉着太阳穴。

“并不是不可以,但我可以问问理由吗?”

看着游斗的样子,前田想,自己未来还是不要孩子好了。
“其实,我想去打工。”

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更是为了给游矢最好的生活环境,游斗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他们学校并没有禁止学生利用空余时间打工,不少人为了充盈自己的生活都在外面找了工作,但学生会的工作比较多,所以前田一开学就跟他们说不准打工,所有的成员都是靠父母的生活费生活,想要去打工就必须退出,游斗的决定并没有错。

更何况看这家伙的样子,决心已定。

看着游斗无比认真的表情,前田无奈的笑了笑。

“我知道了,你的课和我一样是在上午吧,下午直到幼儿园放学之前的时间都是空着的对吧?”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前田会突然说起这个,游斗还是点了头。
“那么要来我所在的店试试吗?”




前田简单的向游斗说明了一下店里的情况,那是一个咖啡店,就在离柊幼稚园不远的地方,步行大概十分钟就能到。
用手机调出地图,前田指着咖啡店所在的位置。

“就在这里,怎么样?”

游斗放大地图,紧挨着咖啡店代表的黑点的旁边就是柊幼稚园代表的黑点。

这样的话一下班就能过去接游矢了。

时间很充沛,工资也不错,对照游斗的情况是最佳的不二选择。

“嗯,很棒。”

游斗毫不吝啬的表达了自己的中意。

关掉手机,前田微笑着。

“那就这样吧,我会向店长说一声,别担心,现在店里正在招聘,游斗的条件的话一定没有问题,何况店长人很好,你明天就过来上班吧。”

“真的很感谢。”

没想到这么快打工的事就有了着落,游斗由衷的从心底表示感谢。

前田嘻嘻一笑,用手肘捅了捅一本正经的游斗,眯起眼的样子活像一只狐狸。

“之前说的承诺我会照样遵守,你看,就是那个,'我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

看着游斗疑惑的脸,她补充到:

“孩子的事啦,你是想给他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是吧?我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

恍然大悟,游斗忽然觉得有前田这样一个朋友真的很幸运。

“谢谢。”

帮了我这么多。

“但是作为交换——”

“……唉?”

前田坏心一笑。

“一定要带那个孩子来让我见见噢!”

她真的很好奇,对于游斗的宝物。

“…..”

我能收回前言吗?

游斗皱了皱眉,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窥视了的感觉。

“前田。”

“嗯?”

“你说要是其他成员知道你在打工他们会说什么?当初说学生会成员不能打工的是你吧。”

“……抱歉,我错了。”




处理完学校的事已经三点了,游斗丝毫不敢怠慢,抬脚就向柊幼稚园走去。

看到幼稚园校门的时候已经三点半了,他靠在门口的墙边,等待游矢放学的同时整理着未来的行程表。

早上去大学上课,放学后到咖啡店工作,三点四十下班,然后就过来接游矢放学,嗯,时间正好。

正这么想着,校园里就传来了孩子嬉闹的欢笑声。

看来是放学了。

为了消除游矢对于早上事件的恐惧,也为了防止给他造成心理阴影,柚子特意嘱咐过放学后一定要带游矢去好好的玩一下。

为此他还特意咨询了心理学系的学生要怎样让孩子感到开心,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游斗站在校门口,耐心的等待着。

不一会儿游矢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人群中,他挥了挥手唤道:

“游矢!”

游矢听见他的声音,抬起头看了过来,一瞬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色彩,可又紧接着摆出了不开心的表情,他踩着缓慢的步调,来到了游斗身前。

嘴角上扬温和的笑着,灰紫瞳中泛着温柔的波动,游斗抬起手想要揉揉游矢的头。

后退,避开,站定。

全过程不超过三秒。

保持着伸出手的动作,游斗呆住了。

……唉?

躲开游斗的手后,游矢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扭过头。

“哼!”

游斗,大危机。




TBC.






评论
热度(22)
  1. 中二病患者浅眠 转载了此文字
    浅眠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