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心A

木瓜悠悠

诶嘿第一次在lft发,游斗×游矢
四族魔法师扑克牌设定,
总觉得这个设定好正常会不会有人写过了好害怕_(:_」∠)_
短篇,只是为了写最后一幕←_←

以下正文
——————————
红心A

[先保护游矢,一定要送他逃出去——]
满脸血污的权限板回过身,朝柚子大声喊到。

燃烧着的宫殿在夜色中耀眼异常,到处都充满了刀剑相撞的金戈之音,其中还夹杂着哀鸣或嘶吼声,地面因为过多的冲击与爆炸不断的震颤着,巨大的石柱与墙壁也渐渐的支撑不住而崩损塌落。

红心一族的王家在这一夜遭到了袭击。

其结果,简直可以用血洗来形容。

自上一任红心K大魔法师榊游胜三年前不见踪影,命牌也无法回归传承给族人,红心一族的实力就愈渐衰退下来,盟友被排挤出四族的权力中心后更是飘摇无依,其权力也被别族觊觎。

财富,传承之类的虽然也一直被眼红,不过最重要的则是只有红心一族才拥有的权力——

只有红心一族的人才有资格成为大joker,统领四族。

这条千百年来被四族所有的魔法师都公认的道理,随着红心一族实力的衰退,终于有人想要来改变了。

游矢将眼睛张大到极致,想要把眼前的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燃烧的宫殿,誓死捍卫王族的士兵,还有正在拼命的为自己争取时间的魔法师们——

权限板连回头看自己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只是奋力战斗着,拼命的喊着要自己快走。

[权限——]

[你还在磨蹭什么快些跑啊,如果连你都没能逃出去就真的没有希望了——]柚子喊着,死命的拉扯着游矢往宫殿最里处的暗道跑去。

这是权限板最后托付给自己的一件事,必须做好。

游矢最后回望了一眼这个十几年间给予了自己很多温馨与欢笑的容身之处,与柚子一同消失在了暗道的深处。

——————

[我们魔法师一脉分为四大族群,红心,菱片,黑桃,梅花,四族在大小joker的带领下团结一心,与精灵众族相安无事的共处着。大joker会在红心一族产生,是引导众人的王者,小joker会在黑桃一族产生,是代表最强的王者,红心一族的魔法主司治愈与防御之术,菱片则攻守兼具,黑桃的魔法专精攻击,梅花则擅长幻惑与辅助的术法,四族相辅相生,缺一不可……]

[游矢,醒一醒,游矢,游矢!]柚子仍旧少女的清脆嗓音与先前大段的柔和女声完全不同,打断了游矢的梦。

[我睡着了么……抱歉柚子。]游矢立刻惊醒,为自己不合时宜的休息感到愧疚。

自宫殿中逃出来已经过去两天了,从暗道逃出后依旧无法完全摆脱追兵,连乔装打扮时间的都没有,二人一路尝试了所有允许手段,声东击西,兵分二路后再会合,威胁恐吓,马车,商队,暗哨,佣兵……一切能够征用的,或是之前安插的隐秘基站全部派上了用场。游矢在这两天几次都面临着即将被抓住的绝地,却也挣扎着逃脱了出来。

连哀叹人心险恶的时间都没有。

二人总算是逃出了王城,这个原本最为安全的城镇差点成为了他们的葬身之处。

游矢和柚子终于是伪装成一对恋人,跟上了一个商队的马车,坐在自己身边的人被柚子几句话掏清了底细确定无害后,游矢抵挡不住倦意睡了过去,在梦中想起了以前母亲对自己讲过的话,那些只要是魔法师一族的人就应当知道的常识。

[真的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睡过去了,还梦见我妈给我……]

[这有什么可抱歉的……这两天下来心力交瘁太正常不过了。]柚子这样说到,颓败的神色表明着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透支到了极限,[游矢的母亲很温柔啊,以前也总为我讲故事来着……]

柚子换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姿势,对游矢轻声说,
[距离下一个城镇还有一段路,我先休息一会儿,虽然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警戒还是靠你了,游矢。]

[好,交给我吧柚子。]

见游矢应声,柚子点了点头,合上了双眼。

「……」

游矢看着很快睡着的柚子,叹了一口气,望向王城的方向,权限板,母亲,大家——

你们,能够逃出来么?

我游矢一人的性命,竟然比你们加起来还要重要。

游矢忽然就憎恶起自己的身份。

该死的「红心A」

红心一族人口近百万,能够拥有命牌,成为持牌者的,却只有寥寥十三人,红心A到红心K,全族最强的十三人,在经过继承仪式之后可以获得命牌,数字的递增也代表着实力的更强,尤其是刻有爵位的红心JQK,更是对实力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以至于因为无人达到要求,到现在红心J和红心K的位置依旧是空缺的。

柚子是红心Q,全族最天才的女魔法师。

那男魔法师呢?答案是游矢自己。

可问题是自己明明很弱小,父亲曾经说过作为王族的子嗣,自己的天赋是全族最高,所以在自己出生不久便授予了自己红心A的命牌。全族也一致同意,因为在大家看来,自己是以后最有可能成为大joker的人,这和红心A的寓意相同,是十三张牌的界点,最弱,但有的时候……却是最强。

这张牌一直会授予天赋最高者。

可是……天赋高有什么用?游矢苦涩的摇了摇头,天赋与实力并未互为因果,至多算有联系,而且自己……

好像训练的方式出了问题一样,实力进展的很慢,以至于游矢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天赋是不是父亲做的假,只是为了给自己一张命牌。

毕竟有了这个,就相当于有了第二条性命。

拥有命牌的人死亡之后会化作卡片,回到大joker手中,通过复活仪式再度回归人世间,虽然代价是再也无法得到命牌,可这也是一条命啊。

可讽刺的是,这么珍贵的,让大家趋之若笃的东西,竟然因为红心一族人才凋零,闲置了好多牌找不到继承人。

全都是自己这种半吊子。

游矢长叹一声,不再去想些什么,只求马车快一点到达下一座城镇。

——————

[总之先去找护卫一族的人吧。]接近黄昏,二人抵达城镇离开商队的马车后,柚子这样说到。

[你是说菱片他们?柚子……叫护卫一族不好吧,还有之前他们的人被外放,我们根本没能帮上忙,现在再去找他们……]

[必须找,至少他们在明面上是城镇的护卫军,很容易找到,]柚子咬了咬嘴唇,[红心一族在这座城镇的暗站是大joker调改过的,我找不到,不过我总是隐隐约约觉得这样反而可能安全些。找菱片他们虽然不一定会得到帮助,至少能交换信息,只能说但愿他们顾着以前的情谊不去通风报信吧,总之随时做好准备。]

柚子顿了顿,凄凉的说,
[我们必须去寻求帮助了,我这个史上最弱的红心Q……独木难撑啊……]

[……柚子……]

虽然寻找很顺利,不过如二人所料,在寻求帮助的过程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他们竟然是在靠近城墙的街道,找到了菱片一族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两个人。

手持菱片9的下任族长游斗,以及手持菱片7的近卫队队长黑咲隼。

就是这样两个人,竟然在之前的纷争中直接被派送到了外围城镇作一个小小的护卫军小队长……

柚子都为自己来寻求帮助的行径感到羞愧,如若之前红心一族有伸出援手的话……或许就不会是这般光景了。

可这也是如果,当时正赶上前代红心Q逝世,族人们全都在忙着寻找新任继承人,当时那种状况真的是自顾不暇了……

可菱片一族的人不会这么想。

[这不是红心一族的人么,怎么这么落魄的过来找我们这种小角色帮忙。]听过了柚子和游矢简单描述这几天发生的事之后,黑咲首先冷嘲热讽起来。

[……请帮助我们……游矢已经是我族仅存的希望了。]没有在意黑咲的言辞,柚子低声下气的请求到。

[我说,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想着打回去么,找个地方安心过完一生得了,省的……]

[隼——!]游斗皱了皱眉,[护卫一族的礼仪呢?你都忘光了么。]

[我说红心一族都快没了谁还是护卫一族啊,就游斗你成天守着那些老教条。]

[这是组训,隼。]游斗对黑咲这近似于幸灾乐祸的语气很是不满,不过还是继续和游矢聊了起来,感觉虽然柚子一直在发话,不过反而是游矢要冷静的多,[那你们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全力帮助你们的。]

[打算……还没有想好……其实我们除了逃命还没来得及想别的。]游矢只得这样说。

[你看我就说,这种情况根本没什么能做的了,现在菱片一族自己吵的不可开交,像我这种讨厌红心一脉的绝对不在少数,你们一族人才凋零也是出了名,黑家伙们可不是这样。]黑咲继续打击着游矢和柚子,[黑桃一族这几年发展的很好,更别说梅花一族,自打族里出了一个叫做游里的天才以后,一族的氛围都变了,这几年的实力甚至可以和黑桃有的一拼。]

[你说的没错……]游矢很是不甘心,不过还是这样说到。

[说不定再过几年黑桃更强盛,到时候直接把红心的领地吞下来,你们的族人就被人家一家领走一个当医生了。]黑咲继续不留情面的说,或许是之前觉得被盟友抛弃的怨恨爆发了出来。

[再怎么说你这种说法也过分了吧!]柚子忍不住,拍着桌子抗议到。

[柚子,冷静一点,黑咲说的虽然很难让人接受,不过按照现在的状况发展下去,也不是不可能。]与柚子的反应不同,游矢则要悲观许多。

自己的实力提升的太慢,反而就有了很多思索的时间,游矢一直知道红心一族的问题很多……果然现在爆发出来了。

[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就没必要去讨论了。]游斗决定终止这个话题,[要是大joker还在的话,或许就可以通过裁决帮助红心一族顺利渡过难关了。]

这一任的大joker,常年云游在外,美其名曰巩固和临族的盟友关系,可对于魔法师一族内部,几年来却从未出面调和过四族间的关系。

明明这才是大joker最重要的使命。

游矢或多或少能猜出来,那位明明是红心一族出身的现任大joker,究竟在做什么,以至于对黑桃他们的做法熟视无睹,甚至说是纵容,已经过去了三天却什么都没有做。

[如果重新选出一位大joker呢?我记得族典里写过这种情况下是可以直接选出新任大joker的。]柚子听游斗随口提的这么一句,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听柚子这样说,游矢沉默了。
成为大joker,会被加持四族的祈愿之力,实力瞬间提升数倍,即使面对现在这种状况,大joker一人都有些重新改写局面的能力。

[红心一族的魔法,主司治愈和防御,为人们抚去伤痛,抵挡攻击,这样的人见到越多的人,法术用的越熟练,心胸就会越宽广,这也是为什么千百年来大joker全都会从红心一族诞生的缘由。]游斗这样的回答道,不过接下来的话被黑咲抢先说了出来。

[与小joker的选举不同,大joker应当是能被四族拥戴,团结所有人的魔法师,]隼嫌弃的说,[无论是小joker还是其他黑桃一族的人,都是由梅花一族的人来配合的,始终追求着最强的攻击,开疆扩土,震慑邻族;可大joker是精神上的引领者,让四族摒弃成见齐心协力,可以说是要让最弱的红心和最强的黑桃平起平坐,你自问你的族人有谁有那个本事么。]

[隼——!]游斗斥责到,[不准用那种口气对柚子和游矢说话,你忘了我们的职责么。]

[我管那些狗屁职责,红心一族的全是软蛋,当初我们被外放的时候,都不见他们说话,现在凭什么要我们尊重他们,还得一心一意的帮他们。]

[长老说过的话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是不是——]

[老东西就是从小像游斗你这样,一副死倔脾气不肯和黑家伙们联手,才会被黑桃梅花他们排挤的——]

两个人的矛盾,因为游矢的到来,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隼,能先听我说一句么。]游矢打断了二人的争吵。

[我为什么要听你说话,]

[隼——!]

[切,有什么赶紧说!]

[谢谢,首先对于游斗的这份忠诚,我真的很感激,]游矢顿了顿,见隼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又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才会让你们不觉得是一个无知的贵族孩子在用自己已经名存实亡的优越地位表示恩赐,但是我知道的,红心一族确实有很多地方需要反思,过于安稳的生活让我和族人都忘记了感恩的意义。对于你们被外派这件事我并没有什么了解,无法表达意见,不过今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将菱片一族对我的守护看做是义务,所以游斗能够这样说,我真的很感激。]

隼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我想要成为大joker。]
与之前的话语毫无关联,游矢说出了自己的决意。

[黑桃与梅花联手,想要得到大joker的位置,无非就是他们觉得这个位置能够统领四族,高高在上,换句话说就是上一任大joker不够尽职。]

[他没能让四族团结一心,反而是对族群间的纷争视而不见,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新的大joker诞生,红心与菱片也会一直处于被打压的状态,可这是不对的。]

[我母亲对我说过,四族各司其职相辅相生,黑桃与梅花有强大的武力,但这不代表红心或菱片存在的意义会少上一丝一毫,或许是我们还做的不够好,或许是有什么我们还没有发现。但是,既然我逃了出来,无数的族人拼尽全力让我逃了出来,我的身上便背负着他们的愿望,这份愿望是负担,但更是动力!]

[我要成为大joker,让四族真正的平等,相辅相生。]

游矢说出了这番豪言壮志,整个人的气势都迸发出来。

游斗眯起眼,眼前与自己一般年龄的少年脸上有着坚毅的神色,耀眼的双眸闪亮着动人的光辉,与夕阳融为一体。

是了,这就是自己应当侍奉的主人吧?

坚毅,勇敢,果断,却又温柔,细腻,胸怀世人,长老曾说过的,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成为真的大joker。

长老还说,如果有一天这个人真的出现了,我之魔法师一族,将会再度迎来盛世。

游斗想起长老说出这番话时,坚定的语气和向往的神采,然后就下定了决心。

[菱片一族兼修攻击与防御的法术,千百年来一直作为红心一族的骑士默默守护,至今仍未忘初心。]

游斗单膝跪地,右拳紧握抵在胸前,说出了最忠诚的誓言。

[若您有着成为大joker的愿望,我便是您的骑士。]

[我将化身为您的盾与长枪,守护您的性命,为您披荆斩棘扫清障碍。]

游斗抬起头仰视着游矢,坚定的神情表露无疑。

天生被灌输的使命与职责?对眼前少年或者说对长老的信任?又或许参杂着些许游斗的私心,不过这都不重要——

[从今天起,我是游矢的骑士,至死不休。]

评论
热度(34)
  1. 中二病患者+8 转载了此文字
    木瓜悠悠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