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贩子

【四番茄】T型战场

 

 

*点文第二弹, @平助たん  兄弟paro写过好几次了,来个新paro(°ㅂ°)و 

*四番茄+四次元基友,没明确西皮,因为人多不得不写多点……

 *BGM是13年维密秀用过的,大概适合后半段吧

 


—————

 


 

游矢咬着下唇,欲语还休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委屈不满。

而他的经纪人也只是稍微把视线从手中的资料偏移到他身上几秒钟,恩赐般看了一眼他的窘态,又继续把思绪投掷纠缠在密密麻麻的文字里。

 

挡在镜片另一端的视线依旧专注于那叠薄纸,但偷瞄的游矢总觉得自己就是逃不过对方眼角的余光。那种被时刻放置在显微镜底下的感觉实在算不上好受。

他又咬了咬下唇,藏在纤瘦腰身后的几根指头悄悄做着小动作,灵活得像海葵彩枝间的条条小丑鱼。

 

“这又不能怪我……”游矢的站姿松懈了少许,零儿抬起脸来就看到他又在眨着剔透明亮的绯色眼瞳。那双只应在最华贵的人偶脸上看到的玻璃眼珠子经过几番教导后已经能眨得相当有水准,定定看着人时就跟按下快门的前一刻,眼帘覆下的片刻迟缓和眉眼挑起的一瞬配合得十分巧妙。看着两层薄薄的反光流淌在绯眸上,令人有种完全占据了那澄澈目光的错觉。

 

但那也只是错觉。


“那家伙真的很难相处啊,我之前都有好好忍着的。”游矢皱着眉,洋娃娃般的精致表情一下子就散去了。毕竟是在台后,零儿对他的偷懒倒也没太大意见,从出道到现在一直都被迫藏着性子,偶尔放纵一下倒也无妨。

 

游矢原本看起来就是个普通青少年的性格,活泼、友善、俏皮、粗中带细……大概也就比同龄人更温和一些罢了。

 虽然由于家庭原因他有些习惯隐藏负面情绪,但本质还是很平凡无奇的。

 

放弃青春路线并选择现在的精雕细琢形象,自然是零儿的决定。在他看来,比起随意展现本性,以一副稚嫩长相展现出专业风范的游矢要更吸引眼球。至于游矢的原本面貌,大可以在迈入第一阶梯之后再慢慢显露。

作为塑造者,零儿很明白游矢为此付出了多少。


“你觉得这样就满足了?”

——但教训还是不能少的。


游矢抖了一下双肩,几缕微光在互相压挤的唇瓣间掠过:“可是那个叫游里的人……”


“我是在问,你觉得这样的就满足了吗。”早已放下手中资料的零儿直视着他,暖色调的镜框边上泛着冷冽的光泽,“没拿到需要的东西,连化妆师刚给你贴上的假体也赔了进去。”


尚未施粉的脸庞上一层黯淡的颜色扩散开来。游矢低头看看自己只穿好一半的服装,右手颤了颤,犹豫地抚上自己的耳际。

 

他看向对面的化妆台,镜中的自己惨白着脸,耳廓上残留了一只肉色的尖耳朵。原本该与皮肤完美契合的地方只剩下粗暴的撕裂痕迹,假体上亮晶晶的闪粉原先还艳丽夺目,此时就不过是垃圾披上灰尘,滑稽得活像个小丑。

 

“你要做的只是完成原定任务,其他任何事情连‘次要’都不是。”零儿并不打算给他胡思乱想的时间,凝视着的冷紫色眼瞳敛了敛。


“原因、后果、意外……你什么都不需要去考虑。”

“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足够了。按照轨道走下去,没有尘屑能真的扑到你的身上。”


游矢显然还未理解完毕,可零儿已经离开了座位与他擦肩而过。他临走时在肩上拍的那一下,让游矢沉重的躯体瞬间轻盈得像飞散的羽毛。

 

“你应该感到庆幸,你的假体和化妆品一直都有备份。”

 


 

“这是甩你一鞭子,喂你一颗糖啊。”

 

已经穿好整套白色时装的模特露出很懂的表情来,完全不顾化妆师的怒视继续舔着手里的三球冰淇淋。看起来特别柔滑的冰淇淋无声地混合着,黏哒哒的似乎随时就会滴落到袖口上。


游矢默默整理着衣领,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跟眼前这个自来熟的同龄人打交道。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对方却直接省略掉自我介绍交换情报的阶段,像好哥们一样蹭到了他的身旁。


“等等、回来时给我再买个有香蕉口味的!”发色鲜亮的小模特朝某个一步迈出门的身影喊道,“我要四球的!”

“没空。”那个貌似是经纪人的男人步伐快得像一阵风。

 

游矢不太清楚自己悄悄走开还是安抚一下正在对着冰淇淋吼的同行。

 

“这种经纪人我好想炒掉!”对方又想起了游矢的存在,勾好眼线的浅蓝双眸瞪得大大的,似乎真的生气了。

被那般纯粹的蓝色猝然盯住,游矢觉得自己一开口声音就滚烫得要蒸发掉了:“我以为他是你的助理……”


“是经纪人也是助理。”大概是经常回答这样的问题,小模特的语气平缓了许多,脸上的怒气也少了,白皙的面容安分下来时就像微露利刃的鞘中刀,“反正那家伙想多点经验,我也正好需要零花钱。”


“你们……”游矢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一身稚气未脱的少年,隐隐觉得心里的疑惑得到了解释。


“啊,就是菜鸟加外行的组合啦。”

随性的摆了摆手,蓝发少年的表情透着几分得意,不见半点方才的不悦。游矢多看了他几眼,感觉这个自由自在的人真的是什么想法都放在脸上了,一举一动全是阳光般明亮炽热的气息,掺不了丝毫阴翳。


看着这样的他,游矢心中莫名涌起了一丝羡慕。

 

“不过就算临时档我也是很专业的。”浇上一层巧克力的脆皮甜筒被咔吧咔吧咬成碎片,即将要融入到晶莹的唇蜜当中时又让嫩粉的舌尖舔去了,“这次的show就是被人主动请来的。”

“好、好厉害啊。”游矢开始反思只靠赤马接单的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啊,对了。”

少年打了个响指,忽然张扬起来的神色昭示着某个从天而降的新念头。他把上身凑过去时,几缕亮金的发丝悄然滑动,终究还是没有盖住那双水晶般透亮光润的蓝眸。朦胧了视野的,是香水无法掩盖的甜美巧克力味,“我的名字是游吾,不许你忘掉哦。”

 

“嗯,我叫榊游矢。”

 

游矢有预感忘掉对方名字的人肯定不会是他。

 


 

独自在镜子前再三确认过妆容没问题之后,游矢小声舒了口气,迷茫和感慨在空气中荡起回音。

 

“——你还好吧?”


游矢的视线投向镜子的边缘,喷薄着迷雾的黑夜自镜面的一角覆盖而上,深邃的漆黑淌过灰蒙蒙的淡光;绽放在浅影下的紫是耀眼的低调,耀眼到足以让人忽略夜色中的黯淡肤色。

这一张游矢很熟悉的脸,每次看都陌生得像是从未认识过一般。

 

“我还过得去,”游矢转过身去,黑衣模特的脚步是一如既往的小猫的轻跃,只是裹住皮革底下的身躯又比上次消瘦了许多,“倒是游斗你,没问题吧……”

 

“没事。”

被唤作游斗的少年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游吾,弧度优美却锋锐不可触的眉梢挑起,冷意顿生。


“你以后还是离那个白衣服的远一点比较好,他跟之前找你麻烦的游里是一路人。”


“什、什么,游吾他?!”游矢猛地转头看向一侧,原本还舔着指尖的游吾此时正站在那个替他带来一整天噩梦的人面前,双手放在暗紫色衣领上,脸贴得很近的说着话。


那两个耀眼的人面对面交谈,周围的人都很自然而然地替他们空出了一圈私地。

 

游矢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一个刚得到的朋友:“原来他们认识的啊……”羡慕的对象和厌恶的对象挂上了勾,简直就是个玩笑。

 

但是游矢并没有消沉太久。作为被幸运女神和厄运女神双双眷顾的人,他的身边从来不缺骚乱。

而这一次引发骚乱的人,是个与游斗有些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人。


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墨绿发青年,深刻而不带一丝柔婉的五官将白皙肤色的稚嫩感全数削去,清俊的外表被不明出处的冷峻和沧桑武装着,近在眼前又遥不可及。

那是一个奇妙得让人很难确定其存在的男人。

 

与某个模特单方面争执着的男人自然没有注意到游矢打量的目光,扯住对方衣服的手纤细而骨节分明,指骨曲起的尖尖月牙透露出其中能隐藏的拼搏之力:“——别再让我听到你对游斗说那种话!”


“他叫隼,我的新经纪人。”

还不等游矢惊呼出声,游斗就已经给出答案。游矢侧脸凝视着他,除了长期烙在脸庞上的淡然和静水似的眼瞳以外并没有看出什么别的。


“换个行事这么简单粗暴的经纪人没问题吗?”


“这样就很好了,至少这次是我自己选择的。”游斗微微垂下脸,两排黑睫掩住银灰水潭荡起的些许涟漪,轻声吸了口气,“而且隼也是我以前就认识的朋友。”

“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


终于从那张薄冰封起的脸庞看到微小的裂缝,游矢的语气惋惜而愉快:“既然刚换了经纪人,那这个周末也是约不到你的吧?”

 

“不,这周应该可以。”游斗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

“实际上,我想以后都能跟你出去了,如果是隼的话……”


游斗的最后一句话游矢怎么想都没想明白,直到那个叫隼的青年带着游斗走出门时他还在思索着当中的因果关系。

 

“……你冷静一点吧。”

“那个家伙居然敢当众说……”

“那也没什么的。”

……

 

两人的声音虽然都比较低沉,但也不妨碍游矢听了个大半。

 

在踏出门的那一刻,游斗突然顿住了脚步,黑色的皮革服被化妆台的排排圆灯打上了晃眼的亮光。他的神色依旧漠然,眼瞳却因那层亮光添上了几分暖色。

 

隼低头看着他,平静下来的样子仿佛站着便是伤人的利器。那种争夺着一切又舍弃了一切的冷傲实在太过锐利刺眼,心中无志者无路可退。他在吸纳着游斗的一字一句。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

“既然你在的话,那种话就不会再有后续出现,对吧……”

 


 

错乱繁杂的藤蔓勾缠着同样凌乱的脑髓,游矢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该先去想什么,不去想什么。他站在化妆台前,看着镜中戎装待发的自己。他负责的时装是与他相衬的玫红和暗金,紧身军服的袖子仅仅覆盖到手肘,淡褐皮带下的外套下摆延伸成柳枝般随风拂动的条条红缎,娇娆弯曲得与舞蛇无异。

 

重新画上的妆容干净利落,看不出一点补救的痕迹。


游矢走到深红布幕后登场处,望向一个个在迈步同时将气场释放出来的盛装丽人,手指不觉间互相捏揉了起来。在绯色瞳孔深处投映得最为清晰的,是一个紫发少年的身影。

 

与游矢不同,游里大概真是天生就该穿军服的人。

哪怕是微笑着的时候,他都没去掩饰自己披上的那层狂嚣之色,傲慢却又深不见底。


比起那抹令他生厌的浅笑,游矢更在意的是站在游里身旁娇小少年。澄空色发丝高高扎起,像毛茸茸的雏鸟一样随小跑晃动着,奶白色脸蛋上眨动的却是猫一般的翠瞳。尚未长开来的幼细四肢和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无不说明少年的稚嫩,但他却偏偏毫无违和感地待在游里身边,快活地忙碌着。


素良是游里的……吗……胸闷的感觉又来了,游矢把戴着短手套的右手举到唇边,视线停留在留有细小痕迹的手腕上。

 

他隐约感觉到有一个想法正在脑中膨胀,每往前迈出一步都叫嚣着、挑拨着,恶魔的细语源源不绝。

导演的声音响亮而模糊充溢了耳轮,聚光灯的余光自布幕边际不断闪过,五颜六色的布料绒毛珠宝晃过视野,直到踏上舞台之时他方才被大大小小的呼声惊醒过来。

 

惊慌的情绪炸得游矢头脑轰鸣,四周骤然清晰起来的声音沿着他颈边的冷汗渗入体内,刺痛了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已经来到舞台上了,属于他(们)的战争也开始了。

 


 

游里的紫色军服衣领偏高,在他如黑豹般低头仰视时正好能够挡住唇线,所以他走到前头时吐出那些毒液都清清楚楚在背后传到了游矢一个人的耳中。

 

“你那个前任助理还是很好用的,我都有点不太忍心了。”那毒素实在太恶劣,游矢绷紧着脸几乎没法维持住自己的面具。他不能去问对方会对素良怎样,更不能过度关注一个敌对公司的小小助理。

他唯一被允许采取的行动,就只是按照微型耳麦里赤马的指示去走好每一步,做好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即使是在游里转身迎面走来的时候,他也不可以望向对方嘲讽的眼神。


“不过,“游矢感觉游里的脚步有所停顿,而奇怪的是他自己似乎也一样。游里的声音是蜂蜜一般的毒,妖娆的发色与丛林中的华美毒物无异,连轻挑起的眉眼都是饱食血肉而生的绯樱。深沉的恶与张狂邪在那瘦小的躯体中搏动着,肆意将外界卷入其中:”他其实也是我的前任助理呢。”


游矢差一点就要在刚踏上台的一刻放弃掉自己作为模特的一切,但是——


“走吧。”

但是赤马的指令是绝对的。不可违抗。

 

迈步,站立,仰脸,转身——全部都按计划实行。

 

就算游矢脑海中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再出现过赤马的声音,而是反复回放着先去在化妆室的那一幕幕。游里绽出一抹明艳的笑容,他的左耳近乎被刺破,动手的人却根本不属于任何一方,仅仅只是个游里用三两句都挑起来的赤马的崇拜者。

他是棋子,找上游矢化妆师帮忙的游吾是棋子,拖住游斗他们的人是棋子,素良是棋子,连未离开过房间的赤马也……

 

“没错。”

 

假体下隐藏的耳麦中传出不太清晰的声音,那并不是来自赤马的声音。


一直由赤马的指令扶持在台上的游矢一瞬间被崩溃的信仰所淹没。没有理由也没有证据,他就是知道游里绝不会放过他在乎的人,哪怕他今日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他从不畏惧降临己身的苦难,却怎么也无法眼看着友人受伤。游里是毒,是会侵蚀周遭扩散开来的毒,身边人被毒害的一天根本无从推测。

 

“紫云院确实是我的‘属下’,一直都是。”

粗劣的音质没有消损游里的优美声线半分,游矢甚至能听到句尾愉快的上扬音调。


“那么能干的人,让他走上我其他助理的老路好像不太好啊。”

“可是我也没办法。”


——住手、不要拿素良来……


“啊、对了,也得跟你说声抱歉呢,占用了‘你们’的交流时间。”

“当然,我也没有要嘲笑你的意思。毕竟还是新人嘛……”

 

——住手……

 


 

“好好享受赤马先生给你弄来的加戏吧,小游矢。”

 

——停下来……

 

“准备好,要到尽头了。”那是游矢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冷淡的,客观的,没有多余感情。他的思绪被平整的巨浪刹那间铺平,身体自然熟练地调整到排练时的姿势。

 

T台的终点才是始点——即便失去信仰,游矢也不会抛弃这一信念。


“那个人在侵入通讯时说了什么都无所谓,你的目标只是MVP。”

 

游矢的步伐出奇轻盈,仿佛一整天的重负都抽离体内从背部扯出两只巨翼,每一步都是风的低语。

 

“在这个战场上,只有拿下头等的人才是唯一,才能拥有力量。”

 

他的心跳很平稳,震动了胸腔的大小血管。他听到心跳声在告诉自己动作的规律,以及——


“现在,随你的心去摘取胜利吧。”


——微笑的时间到了。


微风自高跟军靴的反光处拂起,绕过条条深红布幔显露出底下的纤瘦双腿,军服前胸的金穗荡漾着,碎金的光摇曳到游矢淡影掠过的脸庞上。

他笑了。


艳丽的发丝仍被余风缠绕着,飞扬舞动得犹如水底勾住人鱼尾鳍的几缕海蔓,却半点不及那双赤瞳中的焰光。那是一双定要燃烧至尽的深邃眼瞳。



“我当然知道游里在干扰通讯。”赤马翘腿坐在沙发上,手中又是另一叠资料了,“只不过我觉得没必要阻止罢了。”

“……哎哎?”本来还累得倚在他肩上歇息的游矢一下子就惊得坐起身来。


“从结果上来看,他也很好地将你的实力逼出来了。”

“虽然我本来打算让你一步一步来的,不过以你资质倒也不是不可以换种模式。”


“那……”

游矢踌躇着开口:“我以后就像今天那样了?”

 

“自然一点就好。”偏头看了他一眼,赤马又面无表情地看起来资料。

 

“作为经纪人,我偏向你今天的风格。”

“作为你的指导者,我觉得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可惜,是吧?”

素良眨眨眼,人畜无害的笑容依然甜美可爱,“结果你非但没有击垮游矢,连赤马零儿都得罪了。”

 

被询问的游里抿唇笑了笑,似乎更加在意杯中热饮的滋味:“反正那只是打个招呼而已,我也没觉得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


“倒是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游矢参与同一场表演,可连话都没说上就要被敬而远之了。”

 

听到后半句,素良猫一般的眼瞳缩了缩,又把冷意敛下了。游里看着眼前长相乖巧的后辈,笑意更浓了几分:“虽然你从中作梗‘代替’我找上了游吾他们的麻烦,不过我是一点都不会生气,那本来就是我的计划之一,你出不出手我都要去逗逗他的。”

 

“你悄悄告诉游矢拦住游斗是我的布置,是想让他把注意力放到我身上吧?”

“窝里反,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专利。”

 

游里悠然自得地放下了茶杯,还带着少许暖意的指尖抬起了素良小小的脸庞。

 

“可惜,是吧?”

 


 

“可恶!”

游吾咒骂着,一边走出后门,一边寻找着可以供他踹一脚的饮料罐子。

 

“那个叫游里的居然敢把我的化妆盒丢掉,害我要去找那个谁的化妆师帮忙!要不是看他那边人多我早就开揍了!“

”还好机智如我把手上的巧克力都蹭到他的衣服上去哼哼……”


自言自语着的游吾正准备踢走脚边的一块石头,却被一阵引擎声制止住了。伴随着飞尘突然刹车停在他面前的男人一手夹着头盔,将一只四球的冰淇淋递了过去。

 

“别问我怎么开着车把冰淇淋送来的,这个不能教你,这个月维修费用完了。”

“草莓味、香蕉味、哈密瓜味,你之前想要的信号灯色凑齐了,再附上一个芝麻味的。”

 

游吾低头看了看四球冰淇淋,再抬头看看摩托车上的死党,表情意外的平静。

 

“一般来说别人要求‘四’的时候就该去买个‘五’的吧。”

“……滚。”

 


 

“自助餐免费劵?”

隼皱了皱眉,好像手里的金边纸条是游吾擦过鼻涕的纸巾似的。


“嗯,别人送的。”走在他身边的游斗不着痕迹地加大步伐,没有去提醒同伴两人之间的腿长差,“我觉得我们大概都需要补充点营养。”


“说起来,你每次下台时都跟打完仗一样。”把礼品劵塞进大衣口袋,隼快一步打开了车门。


“是战场没错。”


黑发少年的嘴角微微翘起:“我们的战场。”


 

————


四只番茄跟基友的组合模式其实都不一样的:

 

游矢——经纪人为主导

游斗——模特为主导

游吾——同样地位的搭档关系

游里——各怀鬼胎的互相算计关系

 



评论
热度(29)
  1. 中二病患者巧克力贩子 转载了此音乐
    巧克力贩子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