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枢零 月阙 三十九

雉玺

【三十九】


锥生急忙向前托住优姬瘫软下来的身子,眼前的人明明皮囊还是一模一样,但是内在却实实在在的在自己面前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两个人谁也不愿意再去追究李士究竟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优姬带了出来,也不愿意去询问黑主理事长,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优姬身上的暂时标记,可以去掉吗……”


“可以……只不过……那种药的药力太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成功的话……在她身上原有的标记去除的同时,她会进入发情期。”


“………所以………”玖兰有些犹豫的停顿下来。


锥生听到这里,已经预知结果般的起身。转身面对着玖兰,安静的等待着下文。


玖兰把手中早已准备多时的药物递到锥生面前。


果然如此……


锥生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伸手把药物拿了过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玖兰感觉心中某个地方狠狠的震动了一下,却只能强忍着不适感,继续道:“……永久标记需要加大药量才能……之后所需的抑制剂和血液我已经让星炼给你送了过去………”有些哽咽却继续硬生生的把最残酷的话说出口。


我可以陪着你把药服下去等你情况稳定下来走……

对不起,为了优姬我只能让你做下牺牲……

我不能放弃任何一次机会……

我并不讨厌你,只是优姬是我唯一的亲人,我……

明明都是我的错……

对不起。


玖兰心中有很多话想要说出来,却都硬生生的梗在喉咙中难以启齿。


从始至终,都只有自己对不起他。


双唇微动:“零,对不起。”


锥生听到身后传来的话步子顿了下,这是对方第一次喊自己的名字。只是没想到他会是在此情此景下这么叫自己。


如果……能够完全离开这里多好,彻彻底底的离开这群吸血鬼之间的纷争,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呆着……多好。


优姬昏迷在左手边的床上,锥生沿着右手的路没有留恋的离开,只留自己一人呆愣愣的站在中间,双手深深的埋住了脸。


——————


他也是会难过的吧,锥生精神恍惚的冲着自己的住所走去。


那通过连接传递过来的,浓重到化不开的悲伤。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当初……两人为何要踏过那一条线。


玖兰枢,你不要觉的对不起我,这一切,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不是么。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契机,来断开两人不清不楚的关系而已。


房门打来,适应了屋中黑暗的锥生,居然看到床边歪歪斜斜的靠着一个睡姿奇怪的人。


“………你……为什么过来了……”锥生声音有些颤抖。


“那是当然了,昨晚那群吸血鬼弄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知道后就赶过来等你了。”一缕揉了揉眼睛笑笑,冲着锥生张开了双臂——


“哥,我等你很久了。”


锥生顺着一缕张开的双臂轻轻的靠了上去。


只是一瞬,他害怕连眼前别人给的温暖都被夺走,那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看着哥哥难得展现出的软弱,一缕手一下下地拍着对方的后背,仿佛小时候哥哥安慰自己一样,企图通过自己的动作把自己全部的勇气都传递给对方。


——————


大家元宵快乐QAQ

外面在放烟花我却被鞭打着来更文了明明正月十五了还这么不温柔QAQ嘤。


玖兰枢你个渣渣(╯‵□′)╯︵┻━┻

还是弟弟的怀抱最温暖,幸苦零了…


不好意思这章有点短,但是再写的话就是转折了怕影响整体悲伤的基调,所以断在这里了大家见谅_(:з」∠)_


写这章时听了两个有点哀伤的曲子,边想边写居然把自己虐到了QAQ


《春告鸟——藤原道山》《蒼風——上妻宏光》个人觉的这两个和风曲子还不错…


评论
热度(99)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