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Ⅳ凌/Ⅴ快/贝库游]New Challenge

若归

·大概有私设


用源数代码修改后的世界非常和平,如果不是Astral把神代璃绪改成了风纪委员的话。

“鲨妹,我已经领了一堆牌了,能不能……”“不行!”通融两字还没出口,神代璃绪已抢先拒绝。“凌牙,啊~”举着筷子笑眯眯给凌牙喂饭。

九十九游马叹气,苦着脸继续吃便当。

巴利安七皇复活,Astral不知出于什么想法通通丢到了学校。好事是中午天台一起用餐的伙伴变得更多,坏事是每当游马做了什么事,不仅有抢着为他辩解的,还有拼命泼冷水的。

此时的天台热闹非凡,以游马为中心的是No.俱乐部的大家,小鸟不时递上纸巾让游马擦拭嘴边沾到的饭粒或酱汁,还有乱入的Ⅲ——或许现在该叫米歇尔。隔出一个人的位置是以神代璃绪为首的原巴利安七皇,一直以来坐在高处独自用餐不与他们掺和的凌牙被璃绪用无比温柔的笑颜注视三秒后咋舌跳了下来,立刻被自家妹妹和德鲁贝一左一右包围,米扎艾尔坐在一边,不时插入三人的对话——虽然实际上是他与德鲁贝和璃绪在交谈,凌牙很好地保持了一贯的高冷作风不说话。基拉古和阿里特则是坐在跨越七皇和No.俱乐部的分界线上,很好地融入两方的对话,大概是因为基拉古的嘭太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缘故。

“说起来,你们的便当是谁做的啊?”七皇的便当各有特色,应当是充分考虑了个人喜好制作的。然而游马实在判断不出谁是做饭的那个。要说为什么的话,他觉得这帮人没有一个看起来像会做饭的。

听到提问的七皇抬起头,互相看着彼此,一致地沉默。

“应该是璃绪同学吧?”小鸟饶有兴致地回答。毕竟是唯一的女孩子。

基拉古德鲁贝拼命摇头。“遗憾~不是我呢。”神代璃绪笑得优雅。想起了遥远记忆中试图做饭的梅拉古,米扎艾尔不由得抖了一下,默默向璃绪相反的方向挪了挪。

“那德鲁贝?”再次扫视全员,游马得出结论。

“非常遗憾,如果可以我也很想,但我做不到。”德鲁贝推了推眼镜,努力掩饰自己的尴尬。七皇投向他的视线充满了外人无法理解的怨念,那是厨房被炸了三四次导致被梅拉古教训一小时的怨恨。

“那是谁啊……”No.俱乐部面面相觑,想不到合适的人啊。

“有那么难猜吗,是纳修啊。”米扎艾尔高扬着头,投下了一颗炸弹。

神代凌牙咽下一颗花椰菜,淡定吃掉璃绪夹给他的肉丸。改写后这对兄妹高调秀的人眼瞎。

“诶诶诶诶诶?”惊讶的No.俱乐部众。

“鲨鱼?”总结性发言的游马。

“不行吗。”神代凌牙投过一瞥,紧皱的眉头看起来满是不悦。“凌牙做的饭很美味哦~”这样说的璃绪晃了晃色泽金黄的蛋卷,而后优雅进食。

虽然一开始觉得不敢置信,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的话,了解七皇口味又有时间学习做饭的人似乎只有他了。“别忘了之前我和璃绪可是独自生活。”没人做饭的话要如何活下来。

“说的也是……”小鸟接受了这个设定。


“鲨鱼!”午休时间快要结束,大部分人都已回到班上,游马踌躇后还是问了出来,“贝库塔呢?”七皇都在学校,除了贝库塔。

“他啊……”凌牙似乎想回答,但被一旁的璃绪抢了先:“老老实实的在干活哦。”“干活?”游马有点想象不能。以真月零的笨手笨脚来看做什么失败率都很高。如果是贝库塔……他根本想象不出那家伙认真干活的模样。

“嗯!不仅包揽全部家务,还要出门打工赚钱~”不知为什么,游马觉得璃绪身后隐约有黑气冒出,不由得倒退几步。“哦!那家伙也开始认真生活了啊!”有点高兴。“你误会了,打工是为了赚七皇的收留费。”凌牙毫不犹豫打破游马幻想。“诶?”“因为啊,明明是我和凌牙的家啊?现在却突然冒出了这么多~支出多了好大一笔啊!”璃绪语气有些夸张,但她说的绝对是事实。各方面都很讲究的米扎艾尔,书籍需求很大的德鲁贝,健身器材毫不客气锻炼坏一堆又一堆的阿里特,还有爱(狸)猫人士基拉古,再加上贝库塔时不时恶作剧成功也好失败挨打也好造成的损坏,支出几乎是当初她和凌牙的十几倍。即便神代家有的是钱也迟早会被吃空。

“那为什么让贝库塔一人赚啊?”不是其余五个人的生活费吗。“当然是因为他最欠揍了~”“……诶?”“要上课了,走了璃绪。”“不等等!你们把话说完啊!”“已经说完了哦,还是说,游马觉得那家伙杀了我三次的罪孽还不足以让他一个承担呢?”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无法反驳。

九十九游马呆呆地站在原地,目送神代兄妹离开。

“放心,那家伙活得好好的。你也赶紧去上课吧。”“迟到的话,小心被发牌哦。”游马这才反应过来,全力向教室冲刺。


“贝库塔,游马可是牵挂着你哦。”放学回家,神代璃绪第一句就是这个。

贝库塔动作顿了下,抬眼看到陆续进来的同伴,原本搁在沙发背上的腿放了下来,撇了撇嘴。“说过多少次好好坐着。”看着坐没坐相的贝库塔,凌牙皱紧眉头走过去狠狠敲击他的脑袋。“别碰我!”挥手打了回去,虽然被凌牙轻松躲开。“想见游马的话就老老实实过去啊,藏在这儿算什么男人。”神代璃绪抱臂而立,撂下的话一如既往的狠。贝库塔沉默着,移开了视线。

“算了璃绪,比起这个,有什么想吃的吗?”已经从厨房转一圈回来的凌牙系着围裙。“只要是凌牙做的,什么都好。”虽然七皇无比激动一个个都好像要说无数的菜品,却被神代璃绪挥手闭嘴,下了定论。“这样啊……”思考着符合全员口味的菜单,神代凌牙再次回到厨房。德鲁贝跟了过去方便凌牙需要时提供帮助。

视线再次回到手中的书,贝库塔却完全看不进去。其实回来后也没看进去多少。怎么说呢,脑袋里眼睛前全都是那家伙的脸,让他烦躁的要命。那时的话语至今仍在他头脑中徘徊,说什么陪他死也可以……那种事,绝对是骗人的。

迄今为止只有想杀死他的人,无论哪里都陪着他,这种人,绝对没有。

“那家伙在想什么,一脸苦大仇深。”左手刀子右手筷子,肩上的狸猫举着叉子,整装待发的基拉古疑惑。“别管他,日常神经而已。”这么说的璃绪得到了众人“不愧是梅拉古”的内心感慨。凌牙和德鲁贝一起端菜上桌,看着都已就位的大家视线转向了贝库塔。“贝库塔,再不过来没你的份儿了。”那帮家伙已经狼吞虎咽了起来,当然凌牙和璃绪的份没人敢抢。

贝库塔莫名起了火:“不吃不吃不吃!”区区一个纳修,凭什么像老妈子一样管他!愤怒的贝库塔甩门而去,临走前不忘拽上外套。

“突然发什么疯……”凌牙不解,刚准备坐下用餐门铃就响了起来。“该不会是贝库塔吧?”如果真的是他巴利安未来一年的笑料就有了。“应该不是?”“贝库塔不是有钥匙吗?”“笨蛋他刚出去那么急怎么可能带!”纷纷猜测的七皇,不时夹杂着拌嘴。

然而开门的瞬间凌牙却被人拽了出去,那人关门前挥了挥手:“这家伙暂时借用啦!”一阵沉默,而后“纳修——”陷入癫狂状态的德鲁贝差点冲出去,被璃绪拉住了。“梅拉古纳修被绑走了啊我要去救他——”“镇定点德鲁贝,放心,那家伙我认识,不会对凌牙做什么。”想起了什么,璃绪补充,“大概。”

那个袖口和门缝间若隐若现的金红发,肯定是那家伙错不了,是Ⅳ。

强行把德鲁贝按坐在椅子上,璃绪冷静道:“全员做好准备,时刻接受凌牙求助!”

再次,沉默。而后……

“纳修————————”德鲁贝的大吼,响彻天际。


时间倒回放学时分。

心园市标志性的建筑内,结束了今日研究的菲卡和托隆商讨着明日继续的内容,记在一边的本子上。监视轨道7做好全部的调整,快斗被叫了名字。“快斗。”叫他的人是克里斯,“今晚来我家吗?”真是莫名的邀请。“去吧,快斗。”反而是作为父亲的菲卡面带笑容鼓励着儿子。快斗仍是犹豫。“哥哥,去吧。我会照顾好父亲的!”信誓旦旦的阳斗。快斗想了想,蹲下身抚摸弟弟头:“那父亲就交给阳斗了。”正准备同机器美和孩子们共度休闲时光的轨道7停了下来:“快斗大人,我也去!”快斗是他的主人,走到哪他都会跟去。

“那么,明天见,菲卡,阳斗。”托隆挥挥手,很有眼力的走在了最前面。快斗和克里斯并肩走在稍后的位置,轨道7一如既往跟在快斗身边。

夕阳为心园市披上一层霞光,微红的景色让克里斯想起巴利安世界。虽然他没有去过,但根据父亲的研究大抵也就是红色为主。不知道那以后,快斗有没有和巴利安联系呢,那个叫米扎艾尔的。

“怎么了,克里斯?”似乎是无意间叹了气,察觉到的快斗转过脸询问。“没什么。”这样的回答未免太过敷衍。感到不悦的快斗蹙眉,正准备说些什么撬出克里斯叹气的原因,却感到手指一热。克里斯握住了他的手,从指尖到指根,再到整个手掌,都被他那双温热的大手裹了起来,动作轻柔却有着不容挣脱的力道,全部细密地守护。快斗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转回去直视前方。只是动了动手,回握克里斯。

“一直让轨道7从空中移动,偶尔走走路,活动下身体也好。”声音一贯温和,却更柔软了些,是错觉吗。“我可是一直都有活动,锻炼也有。”快斗声明。“是吗。”克里斯笑了起来,再度握紧快斗的手,“那么,偶尔和我一起散散步也挺好,不是么。”陈述句。“……嗯。”过了好一会儿,快斗才做出回应,声音低的快要听不见。

最前方的托隆扬起唇角偷笑,轨道7目不斜视地跟在快斗身边,它觉得现在要是出声一定会被快斗大人变成废铁。它现在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家里还有机器美和孩子们在等它,绝对不能在这里成为废铁!


“欢迎回来,兄长大人,父亲。”听到开门声,提前一步回到家的米歇尔从作业中抬起头,微笑道。“我回来了,米歇尔。”“我回来了。”跟在父亲身后进门,克里斯待快斗进来后关上了门。“啊,快斗!欢迎!”为父亲让出一个座位,米歇尔开心地笑了起来,哥哥大人把快斗带回来了啊。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快斗仍点头:“打扰了。”虽然已经决斗过现在装乖也没用。

“托马斯呢?”克里斯问。“我在这儿啊混蛋!”口气不善的弟弟从厨房探出个头,一脸气愤。快斗有些震惊,不是每个决斗者面对曾和自己决一死战的敌人手举锅铲系着围裙都能保持冷静的,至少他还做不到。就在他受到冲击时,银色长发扬起,快斗眼睛被蒙住了。“别看那种东西。”克里斯声音冷静,快斗奇异地平静了下来。

但厨房里的托马斯就不能忍了。“可恶说什么呢你……!”挥舞着锅铲快要冲过去,被托隆一句话阻止:“托马斯,快做我们的饭。难得快斗来一次,可不能让客人饿着。”托马斯冷哼,站在厨房口不耐烦:“喂,你有忌口吗?”“没有。”回答的是克里斯,捂住快斗眼睛的手松了开来,“也不挑食。”托马斯沉默,与克里斯无声对视。为了缓和哥哥们不知因何而起的矛盾,米歇尔慌忙站了起来:“我、我去为快斗准备房间!”“不用了米歇尔。”克里斯缓缓开口,双眼紧盯着托马斯,“快斗和我住。”“诶?”米歇尔有些惊讶,托隆倒是淡定,仿佛早就预料一样啜着茶,托马斯紧盯快斗,后者稍微撇过头,却在下一秒扭回来淡然面对托马斯的视线。“你说真的?”虽然是对克里斯说,托马斯眼睛却没移开快斗。快斗点头,依旧是那张高傲的脸。

“该死的!”愤怒的托马斯扯掉围裙,克里斯依旧冷静:“无论你做什么神代凌牙都不会跟你睡一屋的,除非你又用他妹妹来威胁。”句句戳心。神代凌牙?快斗看了眼克里斯,又看了看托马斯,明白了什么。

“可恶!”这次托马斯丢掉了锅铲,直接冲了出去。门被甩上发出好大一声响,凝视着托马斯远去的方向,托隆放下茶杯:“晚饭怎么办?”他们好像不小心逼走了一个很重要的家(苦)人(劳)。快斗面无表情:“轨道7,去做饭。”“遵命!”收到命令的轨道7向厨房移动,米歇尔无比惊奇:“它还会做饭?”这个机器人到底有多少功能!快斗点头:“最初制造他就是为了照顾阳斗。”所以别说做饭,就连照顾孩子轨道7都能完成。

“那么,今天的晚餐就拜托你了,轨道7。”“遵命!”


贝库塔很烦躁,莫名地烦躁。

出了纳修、现在是七皇共同的家,他根本没地方可去,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地乱走。没来及吃东西搞得现在有点饿,但更重要的是他忘了带钱。身无分文想在这个人类世界找点吃的实在太难。贝库塔火气正盛,一个人突然从后冲了出来,撞到了他的肩膀。“别挡路!”还甩下这么一句。贝库塔脚步一滞。紫色眼眸闪烁异样色泽,胆子真大啊……区区一个人类!竟敢对他无礼!瞳孔收缩,贝库塔开始蓄力。当他巴利安赛跑冠军的名号是假的吗!抓到后要把那家伙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开启飞毛腿模式的贝库塔冲了过去,在那人诧异的目光下挥出一拳,无比凶狠的直击面部。

鼻血四溢,男人晕了过去。贝库塔拍拍手,刚想拎起那家伙衣领再给一拳,身后传来声音:“谢谢你帮我抓小偷!”小偷?贝库塔停了手,反射性摆出笑容:“没什么,只是出于好心!”是说她谁啊?面前的大姐气喘吁吁,对着小偷狠狠踩了两脚。啧啧,这力道不够啊,还不及梅拉古五分之一。

从小偷手中夺回钱包,女子再次看向贝库塔:“谢谢你!”“没什么~不用客气!”保持笑容的贝库塔。然而饥肠辘辘的肚子此时发出了叫声。太丢脸了……贝库塔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人,幸好没被七皇中的任何一个看见!不然自己还不得沦为笑柄!

“噗。”女子笑了起来,“我叫明理,不介意的话来我家吃饭吧?”“可以吗?”贝库塔觉得今天一定是自己的幸运日,回去要标在日历上。“当然!”笑盈盈的明理。“那么麻烦了~明理姐真是好心肠呢~”虽然年龄看起来也就是个上班族,但人类身体就是个学生的自己还是要保持礼貌的。影帝模式,开启!


“你这家伙发什么疯?”

好不容易做完了饭却不能享用自己的劳动成果,凌牙憋了一肚子气,Ⅳ最好给个能让他接受的理由,否则他就不客气了!

“别这么说嘛~凌~牙~~”不知道抽哪门子疯的Ⅳ眯起眼,松开了凌牙胳膊。扯了扯险些脱位的袖子,凌牙这才发现自己被Ⅳ拉到了河岸。

“你怎么了。”凌牙皱眉,却还是留在了Ⅳ的身边。“啊……没什么,就是想见你。”口气轻松吓了凌牙一跳。凌牙神色复杂,叹了口气:“我都没来及吃饭。”“有什么大不了,我也没吃。”Ⅳ摊开手,很是无所谓的样子。“……可我饿了!”对着这家伙,不知怎么就是来气,根本做不到心平气和。凌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连贝库塔都被他认作同伴了。不过话又说回来,Ⅳ早就是他的同伴了,只是做不到冷静理智地面对他而已。

“你在这儿等会儿。”没等凌牙询问,Ⅳ就跑开了。以绅士闻名的极东冠军慌慌张张跑走的模样,想必能看见的人也没有多少吧。反正都来了,就这样吧。眺望着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凌牙顺势坐在草地上,注视着最后的霞光沉入水面。夜晚降临了。

“呦,想什么呢,一脸忧郁。”脸颊一阵温热。凌牙回头,正看到Ⅳ在他身旁坐下,毫不在意草屑弄脏他的衣服。“喏,灌装咖啡,关东煮。附近便利店买的将就下吧。”他知道凌牙是个出身好的人,纵然被他搞得一度堕落也无法抹去他与生俱来的高贵。“谢了。”接过晚餐,Ⅳ已经为他拉开了易拉罐。

“所以,你刚刚想什么呢?”喝了口咖啡,Ⅳ问。眼眸带笑却有着不容忽视的认真,看来是糊弄不过去了。凌牙吁气,拨弄着关东煮:“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看着水面不禁想起以前的事……很久以前了,在我成为巴利安之前。人类时的事。”那还真是很久以前了,Ⅳ想。他原以为自己很了解凌牙,他知道凌牙在变成如今这幅别扭模样前是个多可爱直率的孩子,仰起脸凝视自己的眼眸纯粹而又闪着光芒,虽然紧张却也无比激动于见到自己,凌牙曾是自己的fan,在接受他的特别service前。火焰中的神代璃绪他永远忘不掉。但现在他知道,自己对凌牙一无所知。他被自己诬陷堕落后的事、遇到游马后的事、巴利安的事、那场决斗自己输掉后的事、以及现在又多了一个,巴利安之前人类的事。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不是什么好事。”凌牙简单道,猛地灌了口咖啡。“就算是罐装咖啡也不该这么喝……管他什么好的坏的,只要是你的,我都想知道。”Ⅳ嘟囔了一句,认真回答。“好吧。我就说一遍,你给我听好了。”

那之后是漫长的鲨鱼妈妈(爸爸?)讲故事时间,从被海洋拥抱的一国之主到红色晶体世界的七皇首领,以及落入黑洞、重生为神代凌牙。“那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讲得口干,凌牙补充水分后瞄向Ⅳ,神色冷淡。Ⅳ耸耸肩:“当然,你可是第一个被我杀必死的fan。”凌牙冷哼:“那可真是荣幸。”Ⅳ笑了起来:“过去的事就过去吧,反正正因如此我们才有现在的羁绊不是吗。”“我宁愿没有。”凌牙不屑。Ⅳ凑过去搂住凌牙肩膀,感受到凌牙的抗拒加强了力道:“别这么说~正因为那些经历,你才是现在的你啊。”凌牙抖了抖,看着Ⅳ一脸怀疑:“你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我一直都很正经。”极东冠军抛了个媚眼。神代凌牙一脸嫌弃扭过了头。

“不过没想到,你居然是有两个妹妹的人啊。”Ⅳ感慨。凌牙有些尴尬:“她长得太像璃绪了……”但不是替代品,他明白。Ⅳ耸耸肩:“杀你妹妹三次的人你都能接受他为同伴了,我这种只是让她小小的在床上休息一段时间的人也就无所谓吧。”神代凌牙眯起眼,目光如同盯上猎物的鲨鱼。Ⅳ不得不承认:“好吧,我知道那事干的太混蛋了我一辈子都还不起债。”凌牙轻哼,扭过头盯着水面:“你早就是我的同伴了。”声音很轻,但在这种安静祥和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想听不到也很难。

Ⅳ瞪大了眼,扭过凌牙的头,靠近的时候被对方狠狠揍了肚子。“身手不赖嘛,不愧是前不良少年?”Ⅳ龇着牙,形象全无。“你现在这张脸看起来真让人愉快,极东冠军的职业素养?”凌牙冷哼。“靠。”Ⅳ抱住肚子,一脸不甘。凌牙倒是冷静,自顾自喝着咖啡。只剩最后一点了,晃了晃罐子,凌牙一饮而尽。

“我给你买的饭都吃完了,你还没叫我名字。”Ⅳ声音充满怨念,凌牙转过头看到一张无比委屈的脸,心脏又是一惊。“Ⅳ……?”虽然不懂这家伙怎么了,凌牙还是本能地叫了出来。“嘁。”那人撇撇嘴,捧起他的脸额头相抵,“叫我托马斯。托马斯·阿克雷德。”“什么鬼名字,难记死了。”凌牙皱眉,挥开他的手。Ⅳ捶地,一脸不甘:“我就是想听你叫我名字!虽然我比赛也用的Ⅳ,但是你、只有你我想听我真正的名字,不行吗!”捶了又捶。“你到底怎么了。”凌牙皱眉,今天的Ⅳ不对劲,哪都不对劲。Ⅳ松开拳头,撇撇嘴:“大哥把快斗带回家,秀了一把恩爱。”然后他就如大哥所愿的炸了毛,跑出来一把扯走了凌牙。

现在想起来自己简直好戏弄的很,太丢脸了。Ⅳ捂脸,无力猜测凌牙此时的目光会有多瞧不起。“果然是个傻子。”凌牙下了结论,胡乱揉了把Ⅳ的头,而后靠在他肩上。Ⅳ松开手,看了看凌牙,抬起头看着星空。“如果时间就这么停下也不错。”Ⅳ轻声道。“那可不行。”凌牙回答,“还有人在等我,迟早要回去。”他的子民,大家都还在等他。“巴利安世界?”“你傻了吗,现在和Astral世界融合了。但他们还在,那我就要回去。”Ⅳ吁了口气:“其实你巴利安的形态也不错。”凌牙有些惊讶。“红披风不是很帅嘛。虽然还是比不上我。”“啧。”“唯一的缺点就是找不到嘴。”“哈?”这什么破理由。凌牙猛地抬头,有些错愕。“找不着嘴怎么亲啊。”而后迅速一吻。

凌牙呆住了,Ⅳ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索性Ⅳ没有深入,只是嘴唇相贴,眼睛闪烁着宝石般光芒。凌牙闭上了眼。随他去吧。尽管他从未想过会与这家伙走到这步。

试探性的亲吻变成深吻,凌牙这么主动是Ⅳ没有想到的,不过都送到嘴边了哪有不吃的道理。好好品尝了一番渴望已久的凌牙的味道,Ⅳ环着少年腰,笑得暧昧:“今晚来我家吧?”他不信只有克里斯能邀到人!

再笨也能猜出他是自尊心作祟,更何况神代凌牙不笨,不如说聪明得很。“随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妥协。Ⅳ欢呼的样子像个小孩,紧接着拽过凌牙的D视镜——凌牙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知道自己D视镜放在哪——打通了神代璃绪的号码。

“凌牙?”一连上就是这句,可惜有画面后Ⅳ如愿以偿地看到了神代璃绪嫌弃的脸。“凌牙呢?”“在我边儿上。”不顾凌牙的反抗搂过他肩膀,亲热地靠在一起,Ⅳ笑得绅士,“今晚凌牙要到我家做客,跟你说声妹妹。”“谁是你妹妹!”神代璃绪反驳,看到凌牙没什么波澜但也没有厌恶的脸安心了不少,“我知道了。小心点哦凌牙。那家伙要对你做什么的话立刻联系我,我和德鲁贝杀过去砍死他!”凌牙点点头,心里嘀咕璃绪什么时候这么恐怖了,虽然是为了他。

“那么,让我们愉快的渡过一晚吧~凌牙~”Ⅳ亮出了闪亮杀必死笑容。凌牙无比嫌弃地瞪了他一眼,起身离开。“喂凌牙!”Ⅳ慌忙站了起来,不顾D视镜没关。“再磨蹭我就走了,托马斯!”月色下的凌牙,眼眸光亮如同粼粼水面。托马斯一滞,扬起的笑有些邪气:“不错嘛凌牙~”你看,我叫你的名字那么顺口,你叫我的名字也那么流畅。多般配。

神代璃绪轻笑,无声掐断联络。基拉古和阿里特松口气,松开了手。德鲁贝的咆哮再次响彻云霄:“纳修——————”


“我回来了!”“欢迎回来~”“欢迎回来,姐姐!……诶?”九十九游马,看到跟在姐姐身后进来的人愣住了。

“我来介绍下!”九十九明理全完没注意到游马的反应,热情地拉过黄发少年,“这个人刚刚帮我抓小偷!如果不是他我的钱包就没了啊!游马,你们认识?”后知后觉的姐姐。

“啊……这个、那个……”游马有些不知所措,他该怎么解释?“您好~我是真月零!是游马君的同伴!游马君,好久不见~”笑容满面的,真月。游马立刻精神起来:“真月~!”没忍住扑了过去,被真月抱了个满怀:“哎哎哎呀,游马君真是热情呢~只是一段时间不见哦?”个鬼啊!保持“真月”的笑容,贝库塔内心相当扭曲。这种“你终于改邪归正”的感动眼神是什么啊!该死的!“诶原来是游马的同伴,真没想到。啊,时间也不早了干脆用完餐后今晚就住在这吧!反正游马有床。”诶、什么,要和游马,睡一张床吗?不知为什么,心脏莫名跳得快了起来。“好诶!”欢呼的游马。“那就、麻烦了……”嘴角有些抽搐,贝库塔内心无比凌乱。


“来来,多吃点多吃点~”游马的奶奶很是热情,笑眯眯看着大家。“游马!你少吃点给真月留些!”游马的吃相实在让她看不下去,明理有些尴尬,“抱歉啊真月君……”“不要紧。”真月笑着打断明理,“游马君吃得多说明身体健康啊!”对,健康得拽着我还能在黑洞一样的吸力面前仅靠扒着地缝坚持那么久,说真的单论身体素质疯狂锻炼的阿里特恐怕也就和游马不相上下。莫名又想起游马说要陪他一起死时的笑容、声音,贝库塔有些烦躁。可他还得维持无害的表象,毕竟有两个普通人。

不过,贝库塔打量着游马,嘴角沾着饭粒高喊“再来一碗!”怎么看怎么没有防备。这就是九十九游马,他大概永远不明白什么叫怀疑什么叫讨厌。

对自己都愿意陪着一起死。

这样闪耀的人,怎么忍心呢。

贝库塔吁了口气,唇角上翘:“再来一碗!”

人类的饭还挺好吃的。


“轨道7手艺不错。”打开房门,克里斯回头对快斗说。“当然,它可是要照顾阳斗。”以照顾阳斗的标准来看,轨道7还需要加强。

克里斯轻笑,指了指独立卫浴:“先去洗澡吧,换洗衣服待会儿给你拿过去。”快斗点头,边拉开衣链边走了过去。外套下的皮肤因常年不照光显得有些苍白,应该让他多出去活动,阳斗也是。不能让他们一起宅着研究了。克里斯暗下决心。

而当快斗洗完澡,擦干身体探向竹筐,才发现克里斯为自己准备的是什么衣服。稍微,有点怀念。

“克里斯,你那么喜欢我穿这身吗。”走出浴室的快斗是多年前与克里斯共同生活的那身打扮,白色衬衫和吊带裤,多了份少年的柔软。克里斯轻笑:“只是街上看到,等我回过神来已经买下了。”真是浪费。快斗皱眉,走到克里斯身边。“你去洗吧。”克里斯点点头,忽然问:“你不喜欢?”眉头皱的那么紧。“也不是……”快斗似乎要思考怎样说,最后还是放弃决定直说,“总会想起你把我推开的时候。”他不愿暴露脆弱的一面,但对象是克里斯,或许这是他最终说出的原因。“我很抱歉,快斗。”克里斯走回来,揉了揉他浸过水变得柔软起来的发。“没事,已经过去了。”早就说清了,从上一代延续下来的纠葛无所谓谁对谁错。比起这个,他有更想完成的愿望。“克里斯,待会儿我可以给你擦头发吗?”克里斯的长发看起来非常柔软,快斗期盼很久了。只是他还没来及说出口,克里斯就离开了他。

“可以。”克里斯有些意外,但他很高兴。是换上以前衣服的缘故吗,快斗看起来比平时更坦率。“还想看克里斯编辫子,明天能梳给我看吗?”坦率过头了。“怎么了?这么坦率?”这样会让他觉得快斗会离开,不是很好的感觉。“……我以为今天会是特别的一天,才说的……”声音越来越小,快斗扭头欣赏起克里斯的书架。

克里斯笑了起来:“你说得对。”轻柔地转过快斗的头,在弟子有些紧张的注视下亲吻了他的眼睛,“只要你希望,这就会是个特别的日子。”看来,不用等了。松开手,快斗脸有点泛红,克里斯笑意更深:“如果你愿意可以帮我绑辫子。”得到了弟子迅速的点头。摸了摸快斗的头,克里斯转身走进浴室。

可以帮克里斯梳头,甚至还能编头发,快斗没想到一下能实现两个愿望。不过克里斯的辫子好像很复杂……能编好吗?思考一阵,快斗打开门:“轨道7!”他有必要联网学习下。


“我回来了!”托马斯底气十足,身后跟着神代凌牙。

“哦呀,凌牙来我们家了啊,欢迎。”“欢迎,凌牙。”“你们没看见我吗?”被优待的凌牙和愤怒的托马斯。“怎么一回来就大叫。”克里斯出现在二楼栏杆前,身后跟着快斗,手捧毛巾擦拭克里斯的发。与神代凌牙对上眼,快斗:“你来了啊。”“啊。这家伙非让我来。”指了指托马斯。快斗点点头,继续擦拭的动作。

该死又秀!托马斯咋舌,粗暴地拿起茶杯将米歇尔刚倒的茶一饮而尽。“茶不是那么喝的。”凌牙皱眉。“大口灌咖啡的人没资格说我。”拽起凌牙的手托马斯打了声招呼:“我们回房间了!”蹬上楼梯与正要回屋的克里斯快斗擦肩而过。

“不管你弟弟了?”“你妹妹还好吗?”谁也没资格说。


“父亲大人,家里变得热闹了呢。”哥哥们的笑容也变多了,虽然吵架也多了。

“是啊,米歇尔。再去沏壶茶吧。”“好。”


“早点睡啊游马!”“知道啦!好啰嗦……”领着贝库塔来到自己的房间,游马还没来及说床归他就被按在了墙上。“……贝库塔?”对上那双仿佛蕴藏着惊涛骇浪的眼,游马直接道。“哼。”贝库塔笑了出来,松开游马的衣领,改为撑住他身后的墙壁,“不叫我真月了?”“是你先说你叫真月的……”游马咕哝,看到贝库塔眯眼慌忙解释,“我知道真月是你编出来的名字!你叫贝库塔!”这种姿势让他有点不自在,游马动了动身体,尽管仍是躲不过。贝库塔凑近游马,鼻尖快要贴到一起,“不怕我对你怎样吗?游马君呦~”“才不会。”游马几乎是立刻否认,“贝库塔不是那么坏的家伙。”红色的眼眸盈满信任。

即便是曾那样欺骗过你的我,依旧被你所信任。

贝库塔闭上眼,松开手靠在了游马身上。“贝库塔?”不会是生病了吧?联想到上午神代璃绪说的,难道七皇对贝库塔不好?“真是……随随便便就相信别人,迟早会遭报应。”贝库塔宛如叹息般的语气,握住游马的手,下一秒露出邪气的笑容:“今天的贝库塔大人够好心啦!来做点出于坏心的事吧~!”亲吻了游马嘴角。

……诶?游马红了脸。大脑有些混乱,为什么贝库塔会做出这样的事……?

“哼哼~太嫩了,游马君~”成功偷袭的贝库塔舔了舔游马嘴角,视线转向微微颤抖的嘴唇。更进一步的坏事还是再等等吧,时间有的是。

“这里只有一张床啊?游马君和我睡一起吗?”“不,我睡阁楼的吊床。”“什么?居然不跟我睡一起?游马君~和我一起睡嘛~”“等等……贝库塔?”“游马君~~游马~”影帝模式之撒娇。“不就算你这么说……”游马退后几步,总觉得贝库塔比当初作为敌人时更可怕,“这张床也睡不下啊?”“嘁,果然不行吗……来决斗吧!”“哈?”“我赢了的话,游马君就和我一起睡!”“哦!决斗吧!”虽然不明白他在坚持什么但能决斗就好!

然而贝库塔忘记了,因为Astral的回归,他的卡组,一张No.都没有……

还忘了换卡组!怎么可能赢啊!!!看着满手的闪光,想起了空荡的额外,贝库塔感到了绝望。


—END—


终于写完了!原本觉得这篇居然写了两个半天就算有摸鱼也有点离谱,看了下字数……一万多写了两个半天也还说得过去?虽然这渣文笔说不过去就是了orz

 @平助たん 平助太太请验收,虽然是混杂了另两个cp的贝库游。

本来想试试一个cp一章,结果我果然还是更喜欢这种乱七八糟一锅炖的感觉(什么鬼

虽然文笔一直渣但这篇似乎特别渣……到底是为什么呢(。忍到最后的诸位真是辛苦了!万分感谢!

标题的意思大概是恋爱对于三勇士来说都是个新挑战,不知道能不能攻克这道难题。虽然正篇完全没能表现出来((

第一次写Zexal,缺点ooc大概会有一堆,留个言让我改进下好吗QAQ

评论
热度(42)
  1. 中二病患者若归 转载了此文字
    若归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