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是用来向喜欢的人表达歉意的!

浅眠

今天是周六,一周的倒数第二天,本应该是被普通迎来的又一个休息日,但来自西方的文化洗劫,给东方的国家也赋有了另一个意义。

情人节,女孩用巧克力向心爱的男孩表达心意的一个特别的节日,或许是往常上帝看惯了学校,公司等地方的修罗场现场,特意给今年安排了一个不一样的设定,没错,今天是情人节,今天也是,周六。

舞网市xx街,在这里住着榊家的四位兄弟,长子游矢,次男游斗,三男游吾,四男游里,四兄弟的父亲榊游胜和榊洋子是著名的马戏团成员,经常世界各地的跑,虽然收入可观,但家里的一切以及四兄弟的吃穿住学玩还是得他们自己动手解决,就算不便之处诸多,麻烦频发,但这么多年下年也还算是平安度过。

今天,榊家四兄弟惯例迎来了……一如既往的星期六?

身为二男的游斗,本应该不需要承担起每天做饭的职务,但在领教过游里的黑暗料理,游吾的爆破能力,游矢的料理白痴后,依然决然的硬着头皮靠着美食节目和料理书经过可以说是惨烈的修炼总算是习得了一手让其他人眼睛发亮的好厨技,想着为游矢分担一下压力,顺便就接下了每天叫醒三人的任务。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游斗保持着打开房门的姿势,不敢置信的看着里面被整齐折叠好放在床尾的被子,房间里四处也找不到房主人的身影,他瞪大眼睛看了看手表,上面赫然显示着7:32,平时这个时间的游吾一定还赖在床上呈大字型睡得不分昼夜。

这是怎么了?刚才去叫游矢也是,敲了半天没有人应,打开门一看,屋子里的东西都整理好了,里面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游斗。”

熟悉的声音拉回了游斗的思绪,他退出游吾的房间顺手带上房门,回头果然就见游里站在那里,紫红色的眸子里写着和自己相同的疑惑,对视的下一秒就移到了门上,仿佛是要将那里看出一个洞来似的。

“你知道游吾这是什么情况么?”

你都不知道还问我?

自家这两个弟弟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平日里游里喜欢欺负游吾,据他自己说那是爱的表现,游里虽然性格恶劣但这么执着于一件事那就表示他是认真的,而每天吵吵闹闹一根筋想问题容易受挑衅喜欢动手动脚只会不停给人添麻烦找茬性子急燥没有优点就是唯一优点的游吾竟然没有因为游里的事发过一次火,这不就摆明了这一边也同样有这个意思么,更何况,自己对于游矢……不也是一样的吗。

想到这里游斗眼里的光不仅黯淡了几分,相比起这两个已经相互出入对方房间隔天再一起出现的家伙而言,他和游矢之间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进展,虽然他在表现感情方面很笨拙,但这么多次的试探游矢都没有察觉他的意思,再怎样坚强的人也难免会有挫败感。

不知什么时候转移了视线的游里看着忽然就气压低下去的游斗,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的光芒被很好的掩饰,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赫然一副就算知道恋人瞒着自己正在做什么事但又懒得管的好男人模样,瞥了一眼身周温度持续下降的二哥,想到方才窥见的东西就心情大好的他决定今天就不恶作剧了。

“算了,噢还有就是,家里没有食材了,游斗,今天去采购一下吧,晚饭我想吃汉堡肉。”

不仅不捣乱还帮忙,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拿他的三哥没有办法,反正偶尔这么几次他也乐得开心,相比毫无进展这两位,噢不是,其实毫无进展的就那么一位而已,自己就吃着香蕉看看戏就好。

“………游里。”

“嗯?”

“现在不是樱花飘落的时候么”

“当然。”

“那你脸上那两瓣翘得这么高干什么?”

“………我乐意。“

“等等游吾!那里不是这样做的!

“吵死了!老子乐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所以我就说了啊,不能这样整个丢进去啊。”

看着摆出你是说我做错了吗威胁表情的游吾,游矢很想就这样用力点点头,但这对于自尊心很高的游吾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游矢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将一块新的巧克力先切成丝状后再切碎。

“要先这样将巧克力切碎,像你刚才那样整个放进去的话,不仅很浪费时间,还可能融得不彻底,明白了吗?”

“………哦。”

身旁放着刚才被游吾煮糊了的巧克力,游矢抬眸看向料理台前用着笨拙的手法小心翼翼避开手指切着巧克力的弟弟,想起早上的那一幕还是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自己在半梦半醒间听见有人敲自己的房门,以为是游斗来叫自己起床了便挣扎着爬起来去开门,结果一打开就看见穿着休闲装的游吾站在门口,这样的场面简直就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游矢这下完全清醒了,看着眼前正瞪着自己的游吾,有些手足无措。

“发、发生什么事了么?游吾。”

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那个……”

让他向其他人寻求帮助这样的事简直不能容忍,但是想要给游里……

因为紧张和不好意思而涨红了脸的游吾想到这里,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猛的一握拳一闭眼。

“请请请教我做巧克力!!”

“………唉?”

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场面。

要不是知道他和游里的事,说不定他还会以为游吾终于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而吃惊一阵子了。

回过神的时候游吾正端着装有巧克力粉末的小锅站在自己面前,以为被弟弟看见自己失态表现的大哥顿时慌了手脚,只能微笑着询问明明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的问题:

“切好了吗?”

“嗯,我说,游矢。”

“什么事?”

游吾宝蓝色的双眼中闪过对于游斗和游矢来说无比熟悉的光芒,他指着方才游矢用来示范的巧克力,笑得爽朗。

“我觉得,比起说来你直接动手我会学得比较快。”

“唔……好像的确是这样,那好吧。”

考虑到游吾是实战派,游矢便点头同意了这个提案,转过身去的他并没有看见在他点头的一瞬间便握拳做出胜利手势的游吾。

靠着不算很熟练的刀功切着巧克力的游矢忽然明白了自己一直觉得很奇怪的地方。

“游吾为什么不找游斗帮忙?”

虽然他是大哥,但真正掌握着四兄弟伙食的人却是次男游斗,而且游斗做的料理真的很好吃,每次吃到时他都会觉得非常满足。

“游矢又不是不会。”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游吾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废话,要是让那个混蛋教的话,计划不就泡汤了么。

要问他为什么忽然就会安排什么计划了,起初是因为被游里趁虚而入明白了什么叫做喜欢后,每次看见游斗拐弯抹角的对游矢示好却都以失败收场,他就觉得又多了一个可以用来践踏游斗的理由而感到非常的兴奋,但每逢他用这个事情向游斗找茬后,就会发现餐桌上的饭菜会变成他所有讨厌的东西,虽然不久之后的一天再等他用这个事情嘲笑游斗后,不论是早餐,中餐还是晚餐,讨厌的料理都没有再出现,正当他以为游斗终于认输了的时候,晚上游里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门口,二话不说直接吻上来动手动脚的把他往床上带,好不容易抓住空隙获得了说话的机会,他愤怒的质问游里干什么,虽然脸上的红晕使得气势弱了几分。

“干什么?”

只见他的弟弟樱眉一挑,张口叼住了他的喉结。

“当然是收取应得的报酬了。”

从那晚之后,只要他用这件事开启日常找茬模式,伙食一如既往的正常,就是隔天腰就会像要断掉了一般,等他终于忍无可忍的要求游里说清楚后,只见那人无辜的对着扶着腰的他眨眨眼。

“我可是为了保护游吾你的胃的健康。”

明白让自己的恋人停止找死的行为是不可能的,所以游里才决定从游斗那里下手,做为不理会游吾小孩子吵架的交换,他教导游斗如何让迟钝的对象明白自己心意的方法,而所谓的收取报酬,那完全是他自己的私心,当然这话肯定不能说,游吾虽然性子急燥,但是那种有恩必报不喜欢欠他人人情的类型,香蕉这么好吃,哪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哦,那为什么我还是没觉得他们两个有什么进展?”

他教给游斗的方法就是直拳胜负,但那家伙却考虑这样做会不会给游矢造成心理阴影等诸多在他看来完全想都不用想的问题而畏首畏脚的继续着以前的战术,所以就算得到游里的亲传两人的关系也不见进展那么哪怕一点点。

反正他只管教,至于用不用会不会成功就不关他的事了,还能省下想怎样和游吾亲密方法的脑细胞,同时也保住了他的胃,一石二鸟的多棒。

但这在游吾看来,却是灾难无疑,每天早上醒来腰就疼得要命,造成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不能出去骑车,这样的事怎能忍!他宁愿吃那些讨厌的食物!所以,他决定采取行动,撮合这两个磨叽的家伙,为了他的腰和他的车!

相比这边下了莫大决心的人,游矢只觉得很欣慰,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能为弟弟做一些事了,虽然是大哥,但脾气温和的他对于个性突出的游吾和游里很苦手,料理也不擅长,家政这些也不行,最后还是从小就很优秀的游斗主动承担起了这些而不至于日子过不下去。

“但是你找游斗的话,肯定能做得更好,我只会做酒心的。”

柚子只教了他这一种,而游斗就不一样了。

游斗是他们家的骄傲,不仅料理做得好,能把家里的事情打理得有条有序,而且成绩优秀,身边也有很忠诚的朋友,会关心照顾他,处处为他着想,对他很温柔,虽然偶尔会因为一些小事和游吾杠上,但相比他这个大哥来说更像是家里的长子,但这也使得游矢感到担心。

会不会压力太大了?其实游斗也很想被宠爱吧?

每次看见游斗专注的身影,他都会产生一种想要变强的想法,他想要把游斗给予他的温柔百般的返还给他,他很喜欢游斗对他露出的那种笑容,他想要更多的看见那个笑容,他想要他开心,他希望自己能够和游斗并肩,他把这种心情看作是对弟弟的关心。

看着眼前通过隔水加热变成糊状的巧克力,游矢忽然想到了昨天在学校他向朋友柚子叙说这种希望时发生的事,当时柚子很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并问他:

“游矢你,对游吾和游里也会有这种想法吗?”

他很奇怪为什么柚子要这么问他,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啊,游吾和游里只是他的弟弟啊。

“那游斗就不是你的弟弟了吗?”

他瞬间呆愣住了,是啊,游斗也是他的弟弟啊,但是为什么,只要想到自己也用这种目光看待游吾和游里的话就会很别扭,而如果是游斗的话,却能自然而然的做到,甚至产生更多的欲望,为什么?

柚子看着面前低头沉思的游矢,忽然觉得很无奈,听他说的,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但是游矢却跨不过去,名为兄弟的这堵墙,而游斗呢,虽然已经越过了这道坎,但温柔的他却处处顾及着游矢的感受不敢做出更进一步的动作,所以才最终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形,她觉得自己需要推这两个笨蛋一把。

“游矢知道明天是什么节日吗?”

“明天?休息日。”

不行了这家伙……

柚子表示很无力,偏偏说出这种话的人却可爱的眨着眼睛一副怎么了的纯良表情。

追求这种人真是辛苦了呢,游斗君。

莫名的就对只听闻并没有见过面的榊家次男产生了忒大的同情。

柚子决定如果下次有机会见到一定要让他请自己吃一顿饭。

“游矢明天做巧克力送给游斗吧。”

“唉?为什么?而且,游斗并不喜欢吃甜的啊。”

“那就做酒心的好了,因为明天是向喜欢的人送巧克力表达感谢的日子啊,游矢不是很想为游斗做一些事吗?”

爱的丘比特请原谅我擅自篡改了情人节的含义。

“可是……我不会做。”

“我教你!”

所以当游吾让自己教他做巧克力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看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的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了。

看来自己得好好感谢一下游吾了,要不是他,自己肯定会将柚子的话丢到十万八千里开外的地方去。

将做巧克力的初衷从为游吾做示范变成自己为游斗做之后,游矢感觉手下的动作忽然轻快了起来。

“完成了!”

看着面前整整齐齐摆放在盘子上的巧克力,游矢和游吾同时松了一口气,虽然形状不咋地,但是按照柚子教的步骤做的,味道应该没有问题。

“那么接下来就是包装了。”

赤红的双眸弯成了月牙状,游矢的心情非常好,他很期待把它交给游斗的时候。

“喔、喔。”

“游吾?”

利索的将巧克力装进盒子再系上紫色的丝带,游矢兴冲冲的捧着奋斗了一下午的成果,扭头却看见游吾双手撑在摆着他那份巧克力的盘子两侧,瞪着中间那块巧克力不知道在想什么。

“游吾你不装上吗?”

“我………游矢你做好了吗?”

“嗯,你看。”

把盒子抵到他面前,游矢奇怪的歪着头。

“那游矢先去准备吧!厨房交给我收拾就好!”

“……唉?游吾你怎么…”

忽然变得这么勤奋了?

“啊真是烦死了!老子说了会收拾就一定会收拾!”

“可、可是。”

厨房变成这样一半是他弄的,他没有理由把这些全部推给游吾一个人来收拾。

可是还未等他把这话说出口,游吾已经把他推了出去并且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等听见门外的脚步声远去之后,游吾这才重新回到料理台前,拿过一旁盛有白巧克力的雕花用具,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开始将自己的心意写上去。

很奇怪。

游斗抬眸瞥了一眼饭桌上的情况:直到现在为止游吾除了我开动了以外没有说过一句话,低着头一个劲的吃,游里没有调戏游吾,用优雅的姿势安静的吃着饭,而游矢……

扭头看过去,坐在自己身旁的人绷着一张脸,手里夹着继前面掉落的第四颗土豆,一寸一寸的往自己的碗里移动着。

要掉。

“啊!”

果不其然,游矢手里的土豆在离碗只有三厘米时掉到了桌上加入了尸体阵营。

手足无措的游矢很可爱,虽然真的很可爱,但他为什么这么紧张?

游斗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情人节嘛,但在这家里这个节日真正有意义的就对面的那一对,他还没有告白成功,过不了。

难道游矢有喜欢的女孩了?!接下来要去和那个女孩约会?!

只能想到这个原因的游斗瞬间黑了一张俊脸,低头加入了无言吃饭的阵营,虽然他前面也什么都没说。

“我吃饱了。”

最先打破现状的是游里,只见他一如往常的收拾好自己的餐具,一如往常的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我也吃饱了!”

游里前脚刚离开,游吾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就跑了出去。

“什么啊游里这个家伙!平常黏得那么紧甩都甩不开,到这时候就忽然不理人了,他什么意思嘛!”

不得不承认对刚才晚餐的气氛感到不舒服的不止游斗一个人,全程下来游里看都没看他一眼,吃完饭也是什么都不说的就离开,他把他这个游吾大人当成什么了啊!亏他还低声下气的向大哥讨教做巧克力的方法,他就这个态度么!!

三步并两步的就冲到了游里的房前,游吾一把推开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开始质问:

“喂!游里你几个意思!别给老子说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唔!”

他的手腕被人抓住,身体被整个拉进了房间里,身后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后背就抵上了硬梆梆的门板,压在他身上的人用手将他的右手腕固定,膝盖穿过他的双膝间抵在门板上,别扭的姿势使得游吾有些慌乱,正准备抬脚踹上去,抬头就对上了在黑暗中闪着狩猎光芒的紫红色眼眸,熟悉的目光让他僵在了原地。

“喔——还是酒心的呢。”

被恶劣拉长的句尾更加说明了身上人的身份,游里咬着刚才从游吾身上顺来的巧克力,眯着眼微笑的望着身下涨红了脸的恋人,将手中的盒子一丢,慢慢的低头拉近两人的距离,巧克力融化后在嘴中剩下浓郁的酒味,他就这样直接吻了上去,细细的描绘过恋人的牙齿,再撬开城门大肆攻占着城池,邀请主公一同共舞。

“唔……”

直到身下的人发出虚弱的哼声后,游里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了对方变得红肿的唇,伸舌舔断牵引出来的银丝,他盯着仅靠着他压在对方手腕上的力量才没有瘫坐下去的游吾,或许是残留的少许酒精的作用,游吾半掩着眸,双颊变得绯红,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勾唇,游里凑到游吾脑侧,有意无意的用嘴唇蹭着他的耳廊,故意压低了的嗓音带着满满的蛊惑。

“亲爱的游吾,把你巧克力上写的东西自己讲出来。”

已经在吻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丧失思考能力的游吾索性缴械投降,他抬手环上游里的背,像只小狗一样轻轻磨蹭着恋人的脸庞。

“我爱你。”

“好孩子。”

“游吾游里他们……没事吧?”

游矢望着二楼游里房间的方向,丝毫不掩藏眼里的担心,刚才先是传来游吾的吼声,紧接着就是门被重力甩上的巨大声响,现在又是诡异的安静。

“他们不会是吵架了吧?”

“谁知道他们的。”

“……游斗,你在生气吗?”

按照平常的模式的话,游吾不收拾自己的碗筷就跑掉的话游斗肯定会指责他几句,而从游吾离开到刚才,游斗一句话都没有说,而刚才一开口就是这么冷漠的话,太不像他了。

“……”

游矢盯着一言不发背对他清洗着餐具的游斗的后背,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直到最后一个碟子洗完,哗哗的流水声停止,游斗都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游矢也不急,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等待着。

游斗很温柔,不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绝不会无视别人的话的。

游矢对此信心十足。

“?!”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他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呆呆的望着方才游斗呆过的清洗台。

就在刚才,游斗,转过身来,径直的从他的身旁走过。

等等……唉?游斗?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渐渐的流失,游矢感觉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大脑里有两个声音在叫个不停。

抓住他!

不行!你已经被讨厌了,那样做只会让你们间的关系变得更差!

可是游斗他很重要啊!

有多重要?

有多重要?

游斗对于自己来说,有多重要?

不明白!弄不明白!但是,只有一件事!

咬牙,游矢从凳子上站起身,抬脚向游斗离开的方向追去。

虽然我很笨拙,在感情方面很迟钝,虽然有很多东西还没有理清楚,但是,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

“游斗!”

他一直在自己身边,在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无条件的用温柔把自己包裹,无条件的扛起他无法承受的重量,告诉自己身边有他们在,不要一个人硬撑,他会在自己困扰时无言的推自己一把,他会在自己哭泣时无言的送过来一个肩膀,他用着属于他的方式不停的告诉着他:我在这里。

是他自己没有主动伸出手去握住那双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现在,那双手感到疲倦了,那就由自己去伸出这双手吧!

“抓住你了!”

对上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的灰瞳,游矢的左手紧紧的握着游斗的右手,嘴角上挑出灿烂的弧度,那是专属于榊游矢的魔力笑容,也是榊游斗最喜欢的微笑。

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被握着的右手,却被对方误解为想要挣脱的行为而被抓得更紧,游斗看着身前牢牢抓着自己手的哥哥,他的心乱了。

“游斗!就算你现在讨厌我了也请听我说!”

我什么时候讨厌游矢了?

被对方一句话敲上脑门,游斗从手心不停传来的灼热感中清醒过来,他望着游矢,那双赤红的瞳满满的写着认真,他决定先什么都不说。

见游斗并没有强行甩开他的手游矢松了一口气,开始尽可能的将脑中杂乱的字词拼接成句子,把心意传达。

“我不是很明白这种心情,也不能很好的表达,但我想要告诉游斗,我的感觉。”

仔仔细细的回想着,不放过哪怕一点,把一切完完整整的告诉他。

“刚才游斗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心口非常的疼,就像空气被抽走了一样喘不过气来,但当我握住你的手后,就觉得很满足,想要就这样一直牵下去,还有还有,心脏也跳得很厉害,感觉似乎像是要蹦出来了一样!很……奇怪吧?”

完全不敢抬头去看游斗的表情,游矢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

有这么恶心的想法,说不定已经被彻底讨厌了呢……

正当他自暴自弃的想着最坏情况的时候,头发被轻轻的揉了揉,温和的力度使得他不由得抬头望了过去。

游斗笑了,露出了他最喜欢的笑颜,不,比那个还要更吸引人。

赤红的瞳被灰色的柔波轻轻包裹着,游斗的眼中只有一个人。

“游矢,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唉?是向最喜欢的人表达谢意的日子。”

游矢快速的回想了一下柚子说过的话,非常郑重的回答到,却没想到游斗的嘴角微微抽动了几下。

怎么了?他记错了吗?

“今天是2.14号。”

“我知道啊…………!”

终于醒悟了,挑了挑眉,游斗看着瞬间被红晕盖住了的大哥,决定把误导游矢的那个人揪出来打一顿。

“谁告诉你的?”

“柚柚柚柚柚子!”

他知道,是那个在学校和游矢玩的很好的女同学,想到这里,游斗不经皱起了眉头,游矢没少提起她。

“游、游斗!情人节快乐!还、还有,我喜欢你!”

就在游斗告诉他日期的时候,他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会产生那种想法,原来他对于游斗已经不是普通的兄弟情了,他想要和游斗并肩,想要和他一起走得更远,他不能再逃避了,他喜欢游斗,非常非常的喜欢。

游斗觉得,坚持了这么久,是值得的,游矢不禁明白了他对于自己的感情,还产生了依赖感,这下,更不可能放手了。

他不禁开始期待起下一个情人节了,到时候就能够收到游矢亲手做的巧克力了吧。

“还有就是……这个。”

“!”

看着递到面前的黑色盒子,游斗着实吃了一惊,他以为刚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游矢肯定没有准备,居然……

小心翼翼的接过,游斗解开上面绑着的紫丝带,打开盖子,四颗做成圆形的巧克力整整齐齐的躺在里面,仔细看的话,巧克力边缘还有一些不规则的凸起,他知道这是因为模具没有压紧使得巧克力溢出来凝固形成的,恰恰也是手制的最佳证据。

“对不起……做得不是很好。”

“没有,能收到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捻起一颗送进嘴里,香甜的巧克力味后是略微发涩的酒精味,非常好吃……等等?!酒心?!

“味道怎么样?”

游矢期待的盯着游斗,赤红的瞳中似乎下一秒就会跑出星星来。

“?!”

盒子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游矢呆呆的看着压在他身上的游斗,就在刚才,游斗忽然丢掉了手中的巧克力,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摁倒在了沙发上,灰色的双眼微微眯着,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因为慌乱而露出来的脖颈。

“等等游斗,你干……呀!”

脖子上传来被吮吸的感觉,他慌张的摆动着手脚希望挣脱开游斗的怀抱,却在下一秒被抓住双手手腕压过头顶加强了束缚,几秒后,游矢停止了挣扎,因为他听见耳畔传来游斗的声音,他听见他说:

“游矢,我喜欢你。”

这是他欠他的回答,他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属于他的印记,游矢是他的,没人能够抢走。

“嗯…我也是。”

第二天当游斗问起游矢不知道昨天是情人节为什么却准备了巧克力时,他的哥哥兼恋人可爱的眨了眨眼。

“你很在意?”

“嗯。”

“为什么?”

“……我以为你是给其他女孩子准备的。”

“噢——所以说昨天是你以为我要去和其他女孩子约会才生气了?”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

“噗哈哈哈,游斗吃醋的样子真可爱,安啦,是柚子让我做的,还指名道姓的要求我送给你。”

……柚子小姐非常对不起,昨天还说什么要把你打一顿,我撤回前言,非常感谢你的帮助!!

在昨天如愿以偿吃到番茄肉的游斗同学非常正式的在心中向恩人道了谢,并且发誓有机会见面一定要请她吃饭。

“游斗。”

“嗯?”

“你的酒量真的很差。”

Fin.

评论
热度(18)
  1. 中二病患者浅眠 转载了此文字
    浅眠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