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游/隼斗]Cabala-04

若归

·CP赤游,隼斗,游里素良友情向

·设定请走


04


准备就绪。

戴好手套,放好梯子,手举园艺剪,游斗仰视杂乱的树冠,神情严肃。

事情的开端是几天前,他在一旁守候黑咲琉璃用餐时少女突如其来的发言。“游斗,你对园艺有兴趣吗?”游斗想了想,答非所问:“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去学。”原园丁的房间架子上都是书,很方便。黑咲琉璃笑了,或许是为他明白自己心中所想而高兴:“那么大的花园就这样荒废下去很可惜嘛,麻烦游斗了!”游斗微微一笑,恭敬接下了任务。他也觉得花园荒废掉很可惜。

那之后在工作间隙,游斗阅读了许多园艺书籍,也检查过了园艺用具的状态和存放地,确保万无一失后终于在今天开始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游斗决定先从最复杂最艰难的下手,这样之后就没什么麻烦的了。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足足有他两倍高的树木的树冠修整。

游斗深呼吸一次,做足心理准备蹬上梯子开始工作。

原本还是很顺利的,如果不是他想要修剪旁边的树冠却忘了自己正踩在梯子上的话。坠落的瞬间为避免划伤树木或者伤害自己,游斗斜举着园艺剪上半身抬高,鞋子又被梯子顿了下,最终如同跃起的鲤鱼般的姿势,肚子先着陆。虽然没伤到哪儿,但果然还是会疼。揉了揉肚子,游斗费力地挪动梯子,而后蹬上去重新开始工作。

然而每次修完一边都会忘记自己站在梯子上从而摔下去,摔了不知多少次,不仅二楼的黑咲琉璃透过窗户看得惊心动魄,就连一楼的黑咲隼都看不下去。

他只是在忙碌的研究之余难得来客厅拿些材料,为什么会从落地窗看到有个笨蛋摔了一次又一次?黑咲隼莫名的来气。好不容易有个干活的,摔傻了怎么办!于是他打开窗户气势十足地吼了一句:“过来!”吓得游斗手一抖园艺剪脱手笔直地插在了地上。

他大概没有园艺的天赋。黑咲琉璃默默转过头,随手拉上窗帘,靠在床背翻开书本。


将园艺剪拔出土,游斗拍了拍衣服的尘土,小跑着进了客厅。

拿着需要用的材料的黑咲隼已经在等他了。

游斗站到男人面前,仰起脸等待指令。

黑咲隼沉默一阵,来回打量游斗直到他浑身不自在地开始发抖,终于开了口:“从这个宅子里选个你喜欢的东西。”

游斗愣住了,小心翼翼地思考却没理出个头绪,犹豫着只得询问:“请问……?”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直接问的话肯定会被罚,那究竟如何询问他也没有思路。

黑咲隼皱眉,不耐地抓住游斗手腕直接拖了出去。站在走廊里问他:“喜欢哪个?”游斗彻底懵了。但他还是本能地伸出了手,指向了他真的非常喜爱的物件。走廊摆设的骑士盔甲,被他擦得光亮。于是黑咲隼点了点头,无视游斗的存在召来了几只伯劳,围着盔甲环绕一圈用利爪抓起,生生运往工作室的方向。

再冷静也还是会受到惊吓。快要消失于走廊拐角,黑咲隼回头:“去修剪低矮的东西,别管树冠。”游斗微怔,点了点头。黑咲隼彻底消失。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游斗一边思考黑咲隼语言动作的意义,一边如他所说的那般修剪低矮的花丛灌木,整理草坪。大概是搬完了盔甲,伯劳飞出宅邸落回了草坪,流畅的身体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游斗不禁转移了思考方向。

原本他对这些伯劳是尤其忌惮的,甚至可以说畏惧。或许是最初见到时暗夜中发光的眼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那份不善始终留存在游斗心中,无法驱除。但现在已经好多了。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即便是这些以人为核无比血腥的合成兽游斗都能心平气和的面对了。

终于完成了花园的修整,看着仍立在树旁的梯子,游斗不禁思考要不要再尝试一次。就在这时手腕传来了痛感,熟悉的呼叫,是黑咲隼。游斗立刻看向宅邸,位置在一楼西走廊第五间,又是他没去过的工作室。下意识理了理衣服,迈出步子的游斗心中还是有些紧张。整栋黑咲宅都非常正常,工作室却是黑咲隼的个人空间,会看到什么还是未知。但游斗总觉得会是什么不好的东西,毕竟是那个黑咲隼。


规矩地轻敲三下,游斗推门而入。

第五间和第六间工作室被打通,宽敞的房间内堆放着无数游斗不知道的东西,大概是素材一类的,空旷的中央放置着一块布,上面是游斗选择的骑士盔甲,从胸甲到腹部的位置如同柜门般打开,原本空旷的内部填上了一些游斗看不懂的东西,隐隐能感知到魔力流动。“手。”黑咲隼头都没抬,向游斗伸出手。手?游斗看了看黑咲隼的手,犹豫着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而后被他握着手腕拽了过去。踉跄几步好不容易稳住,游斗抬头发现自己的手被按在了盔甲的中央,而后一股力量将他的魔力吸走,游斗控制不住地颤抖。

“好了。”掐着量,估计大概差不多了,黑咲隼放开游斗,突然损失魔力的少年摇晃着后退,跌在了地上。不理会埋头喘息的游斗,黑咲专注工作,双手忙碌着摆弄什么。待游斗平复呼吸,面前的盔甲已恢复原状,看不出中间曾被打开。这是魔法吗?还是运用了什么技术?没等游斗多想,体内的魔力流动一滞,他能够感应到盔甲骑士内有着和自己相同的魔力。头盔下眼睛的位置虚光闪烁,黑咲隼看着游斗:“起个名字,那之前不准说别的。”是什么特别的规定吗,游斗眨眨眼,绞尽脑汁起了名字:“BreakSword?”

眼部再次闪烁,伴随着喀拉喀拉的声响,盔甲动了起来。“BreakSword,待机听命。”声音质感与普通人类无异,只是听后留不下什么印象。或许是黑咲隼的特别设定。游斗瞪大眼。黑咲则颇为不满那些噪声,想了想拿过一个喷壶,闪烁金子般光芒的液体倾倒在盔甲身上,全部流下后盔甲动作流畅已然更接近人类。而那些液体渗入的布料同样散发着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光泽。游斗惊讶的合不拢嘴。

将喷壶丢在一旁,黑咲敲了敲盔甲:“魔导机器人,用你的魔力作为驱动力,只要你在这栋宅子里就能活动。只要在头脑里默念它的名字,然后告诉它该干吗就行了。”黑咲隼顿了顿,看着好奇打量魔导机器人的游斗补充道,“一般家务让它做就好。以后你只负责做饭。赶紧把这本书看完,按照上面说的输入指令编写固定程序,收拾屋子修整花园什么的都写进去,记得加上活动范围限止一楼。”

游斗接过黑咲丢来的硬壳书,粗略浏览目录全是他不了解的知识。但是他有兴趣。注意到黑咲隼拾起先前垫在魔导机器人、BreakSword下的布,轻软却莫名有种金属感,游斗低声问:“刚刚的液体……?”声音有些小,他不确定黑咲隼会不会回答。

“用某种魔晶石研磨成屑按一定比例混合清水制成的液体,相当于润滑液,只是用魔法强化了效果而已。”黑咲的口吻很是平常,但游斗觉得这大概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不过已经够了。游斗拿着书起身,抿唇后身体前倾:“感谢您的解释。”除非必要,否则他绝不会叫黑咲隼要求他的称呼,主人。不过今天的黑咲似乎心情不错,没有追究或刻意为难,指了指旁边的座椅示意他过去。

待游斗读完整本书,理解其中的内容到足以根据情况编程,天已昏黄。要尽快输入、准备晚餐才行。合上书放上书架,游斗走到魔导机器人前,BreakSword自动打开胸腔,这次他可以仔细看清了。人体内心脏的位置是一个小型驱动炉,发光的魔力团呈一柄剑的形态,从与他的呼应感来看应当是刚才黑咲隼抽取的属于他的魔力。魔力沿着黑咲隼置入的金属线一类的东西流转到魔导机器人全身,如同人体内的血管。好神奇。第一次亲眼见到魔导科技的结晶之一,游斗能给予的只有感叹了。胸腔的另一侧是一块小型金属板,游斗用手轻触,驱动炉流出的魔力肉眼可见的增加。游斗闭眼,感受着脑中映出的信息板,将早已构思好的程式用魔力印了上去。完成。手指移开,小巧的金属板上仿佛刻印了什么。游斗退后几步,没过多久BreakSword眼部闪烁,发出了声音:“开始执行。”向游斗的位置倾身行礼,魔导机器人走了出去。

按照预定,应该是去花园。毕竟每日事项中的大部分游斗已经完成,今日只剩高大树冠的休整了。

输入程序还算顺利,没出差错,游斗松了口气,马上开始紧张地筹备晚餐。而当他将餐点送到黑咲隼所在的第二工作室时被告知“稍后过来”,虽然对为自己开发魔力的房间全无好感,游斗仍只能听命。守候黑咲琉璃用过餐,游斗下楼后将需要清洗的餐具交给BreakSword,黑咲隼的那份已经被它拿去收拾了。有了它工作方便不少,一直压抑的心情稍微轻松些,游斗甚至幻想以后会有些许时间用来看书。原来的佣人们每人房间里都有书架,虽然大多是与工作相关的书籍但也足够他学习的。

前两次进入都怀抱恐惧,这次稍微平静后游斗才发现原来第二间与第三、四工作室是连同的,只是后两者之间打通,与第二间隔断的墙壁被打出个门状,却没有安门,作为代替是流动的魔力形成的更加安全的门,看上面繁复并不断变化的纹样没有主人的允许大概是无法进入。

“有了那家伙你的工作量减少时间也就多了,以后除了准备餐点就来给我打下手。”他人手严重不足。黑咲隼摘下手套,不理睬游斗的迷茫指示他:“坐到椅子上。”而后利落拿出针筒,背对游斗放了什么,转过身拉高游斗袖子,摸到血管注射。

而后,游斗心脏猛地跳动,他不由自主弯下腰,揪紧胸口衣服。“有什么感觉?”黑咲蹲下身,锐利的眼眸紧盯游斗脸庞,不放过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神情如同看待一只实验动物。或许在他的眼中,游斗的地位确实如此。

“魔力流动……变快了,魔力量的恢复也、加快了……”咬字有些艰难,游斗还算顺利地说出了他的感受。黑咲隼若有所思:“其他的呢?身体方面的?”“眼睛……视线有些模糊,听觉更敏锐了,触觉似乎也……”黑咲隼想了想,伸手抚摸游斗手腕。少年身体猛地颤抖,喘息更重了。看来敏感度也有影响。黑咲隼起身,这么多多余的效果,看来还要调整。思考着药剂的原料配比,黑咲隼猛地回头:“你现在有没有感觉?”指的是什么他们都很清楚。游斗咬紧嘴唇,不愿承认却也只得点头。这是事实,再怎么难堪他也无法忽略。催情……是那个的作用吗,适当调整搞不好可以做出个催情药剂。顺手将这个可能记下,黑咲隼丢掉笔开始思考下一个问题。魔力量和药剂作用的关系。

镇定药剂自三处束缚注入,魔力流动逐渐恢复常态,游斗刚轻松一下就被阴影笼罩。黑咲隼又要做什么,有了实验动物的自觉,游斗只得沉默着,任由男人在身上任意妄为,原本他就没有阻止的手段。紧接着他看到了熟悉的器械,魔力抽取装置。抽走了约莫三分之一,确保游斗没事——尽管脸色苍白了些,没有冷汗也没有呻吟,就算合格。黑咲隼再次注入刚才的药剂,得到的反应是剧烈的,游斗甚至无法发声。再次注入镇定用药剂,黑咲隼静静等待他的反应。“比刚才的,强烈好多。”游斗的声音还有些颤抖,“大概比刚才的药效猛烈了三分之一。”奇迹般的一致。

“不止他人,同一个人不同的魔力量效果也不同吗……”黑咲隼自言自语,眉头皱得死紧,“要大范围推广会很麻烦啊……”“划分区间呢?”刚说完游斗就后悔了,他不该擅自插嘴的。然而黑咲隼看着他的目光却仿佛在示意他说下去,于是他鼓起勇气说完了自己的想法,“魔力量在固定区间范围内的人服用相同的量,即便药量会有偏差但也会确保在一定范围内,不会对人体产生太大影响就好。”少年再次后悔,他预想到了自己再次成为实验动物的未来。

黑咲隼眼眸闪烁:“可行……”大脑飞快转动,他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方法。

把游斗拉来打下手、做实验,是个正确的决定。黑咲隼如此定论。


+++

目前出现细节总结(方便我自己):

1 一楼西走廊工作室,第一间:赤马做客+一般书画;第二间:魔力开发设备,设有魔力确认装置与第三四间连接;第三、四间:各种药材存储处,药剂相关素材;第五、六间:魔晶石等魔导科技相关素材存储处。

2 魔导机器人内置信息板:类似电脑编程的界面,通过魔导技术转换到驱动炉魔力供应者脑内,运用魔力输入程式刻在信息板上,确认无误后经由科技技术凝固在信息板,可以反复修改。


说到底我究竟为什么非要写这么个费事的设定呢……【虽然我很喜欢(。

评论
热度(29)
  1. 中二病患者若归 转载了此文字
    若归

© 中二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